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男子汉当顶天立地,保家卫国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追风是王爷派来保护王妃的,并不是监视。追风只是一个下属,王妃要去哪里不用与属下商量。”

  “算了,你别去了。”宁月按了按太阳穴,回屋子里换了一身男装,手执折扇,风度翩翩。

  就连容貌也做了修整,追风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宁月。她几乎没有改变五官,似乎只是擦了像是胭脂一样的东西,却掩盖了原本的容貌,看起来没有那么惊艳,但也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最让追风觉得讶异的是,一个人的眼睛也能改变,宁月此刻站在他面前,如果她不是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他也许丝毫不会认出来她是宁月。

  “这白天花楼也不开。”宁月小声嘟囔了一句。

  追风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王妃,您刚刚说什么?”

  “叫什么王妃?哪里有王妃?”宁月有些心虚,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叫公子。”

  追风觉得自己有些无辜,他不过是没听清问了一句而已,怎么就被王妃瞪了。

  宁月不允许追风跟着她,追风无奈,只能隐藏在暗处,若是她有危险,他再现身。

  月公子手执折扇,一袭白衣风度翩翩的走在大街上,那张脸眉目如画,倒引来街上不少姑娘的注视。

  她一眼看过去,那些姑娘便面带羞涩的转过了头,宁月眉头一挑,一双桃花眸含笑的眨了眨,眼尾处的泪痣微微泛着光,更显魅惑。

  此时已近中午,正值夏天,温度越发炎热起来,月公子正被一群姑娘围着,面上保持着春风和煦的微笑,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心里在暗暗叫苦,早知道就不调戏姑娘了。

  自从月姑娘前几日在皇宫里大胆的表露心意后,帝京便传出了这样的一种风气,姑娘家若碰到自己心仪之人也可表露心迹。

  姑娘们会做好香包,若遇到自己喜欢的公子,会将香包赠予那位公子,若那位公子也喜欢姑娘,便会欣然接受,若是不喜欢,便会含笑送回。

  如此说来,月姑娘觉得她是做了件好事。

  什么女子不应该抛头露面,不应该向男子示爱,都是毫无道理的事。

  追风在暗处看着这一幕,心里为自家王爷感到无奈,王妃太过招人喜欢,男人也就算了,连女人都不放过。

  不过他还是没看出来,宁月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王爷喜欢,连陆烨对她赞不绝口。

  陆烨与他一同跟在王爷身边,出生入死,他们是最好的兄弟,他也十分了解陆烨。

  在陆烨心里,没有任何女人配得上自家王爷,他很好奇宁月到底是怎么收服陆烨的。

  月姑娘一出门就收到了不少香包,此刻正有些发愁,香包太多,月姑娘已经不知道谁是谁的了。

  就在此时,一辆马车从街道的拐角处冲了出来,在街道上横冲直撞的,撞翻了不少摊位,顿时引起了众怒,宁月眉头一皱,侧身避开。首发..m..

  “让开!让开!别挡道!”那车夫凶神恶煞的开口,手中的马鞭挥动着,有些更是打在了一些百姓的身上。

  一时间,街道上乱成一团,众人纷纷躲避那冲过来的马车,就在前方不远处,一个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小男孩正蹲下身子要拿掉落在地面上的玩具,那马车直直的朝小男孩冲了过去。

  追风见了,心里一紧,飞身就要去救人,奈何他离得太远,以他的速度根本来不及。

  宁月瞳孔微微放大,收了折扇,想也没想的冲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抱住小男孩一个翻滚躲过了那马车,由于动作太过用力,身上倒留了不少的擦伤,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王……公子,您没事吧?”追风看着蹲在小男孩面前的宁月,有些担忧的问道。

  天知道他刚刚看到宁月冲过去的时候有多害怕,万一她出了什么事,王爷还不扒了他的皮?

  “没事。”宁月摇了摇头,低着头检查了一下小男孩,没有发现伤口才松了口气。

  小男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不许哭!”宁月声色俱厉的开口,“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

  那小男孩被她的语气吓得立刻收了声,但还是一抽一抽的,宁月放缓了神色,擦了擦他的眼泪,“你是男子汉吗?”

  “是。”小男孩抽泣着回答。

  “真正的男子汉是不会哭的,长大后当顶天立地,保家卫国,区区一辆失控的马车怎么能吓到我们的小男子汉呢?”

  “是,我不怕。”小男孩擦了擦眼泪,眼神缓缓坚定,他以后也要像这位大哥哥一样,做个男子汉。

  “不错。”宁月摸了摸他的头。

  接着站起身,眼神渐渐变得凌厉无比,那马车差点撞到人,如今也是停了下来,车夫心里颇为忐忑,在看到小男孩平安无事的时候也是松了一口气。

  接着神色再次变得凶恶起来,马鞭甩在了地上。

  “长没长眼睛!不知道躲开吗?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马车?”那车夫指着宁月,恶狠狠的说道。

  “谁的马车?”宁月活动了下手腕,桃花眸看了眼那车夫手里的马鞭,心里想着她三年没动过手了,不知道身手有没有下降。

  虽然内力没了,但是打个普通车夫应该也是绰绰有余,宁月唇角冷淡的勾了勾。

  平生最见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小人,既然被她遇到了,刚好她心情也不太好,算他倒霉。

  “这是我们孟侧妃的车架!”车夫冷笑出声,“孟侧妃知道吗?是我们五皇子的人。”

  “是吗?”宁月笑了起来,笑意灿烂,目光落在了那毫无动静的马车上,“孟侧妃好大的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五皇子亲自来了呢。”

  “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你们当街纵马,扰的帝京乌烟瘴气,怨声载道,还差点撞死一个人,不仅不觉得自己错了还反咬一口?是什么道理?就凭一个五皇子的侧妃?好大的架子!”

  月姑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