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我来送送你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月趴在桌上,桃花眸半眯,随意的说道:“大概我杀人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

  追风:“属下……没玩过泥巴。”

  他有些诧异的看向宁月,那话的意思是,她很早之前就会杀人了吗?

  “这只是打个比方。”宁月笑了笑,不太想谈以前的事,“行了,别八卦了。”

  “你要是没事,你就去帮小六子酿酒,左右我这里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追风无奈,还想追问,可她的样子分明就是不想再说,他也只能放弃。

  他走后宁月却陷入了回忆,是什么时候开始杀人的?

  似乎是她五岁的那年,风家忠义,保家卫国却也因此招惹了不少仇家。

  那晚风将军被皇帝召入宫,携带女眷参加宫宴,而她因为年纪太小,并未一同入宫。

  风将军只有她一个独女,从小就教育她要好好习武,长大后代替他镇守边疆,保家卫国。

  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院子里练习,将军府却突然迎来了不速之客。

  一群黑衣人宛若死神降临一般,来到了她的院子,那群黑衣人的目标显然就是她,并没有惊动其他人,她院子里的下人尽数被打晕。

  她的反应很快,也很清楚自己不敌那群人的实力,好在她曾经学过的东西来到这里后也没有忘记。

  利用自己对将军府的地形熟悉,用这一有利的条件,躲了一次又一次,那群黑衣人似乎并不想引起太大的动静,也没有选择杀害那些下人。

  她也因此躲得顺利,可最终还是被一个黑衣人找到了。

  那人太过自负,找到她的第一时间并没有通知他的同伴,似乎是想要一个人杀掉她,然后独自领功劳。

  不过可惜,她虽然年龄小,但胜在天赋不错,再加上那些古灵精怪的点子,也用了毒,就这么硬生生的把他给磨死了,当那黑衣人想求救的时候,她丝毫没有给他留机会,一刀结果了他。

  那算是她第一次杀人,鲜血喷涌而出的滋味,她至今还记得。

  当晚,她差点把胆给吐出来。

  后来她藏起来一直等到风将军回来的时候,她在暗道里睡着了,最后被风将军给找了出来。

  想想当时那老头找到她时那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宁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次是真心的,柔软的笑容。

  可只维持了须臾,那笑容又变得苦涩起来,眼眶微微泛红。

  老爹,你女儿如今在这世上可真是孤立无援,一个亲人都没有。

  宁月以前从不知孤独为何物,还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有那些同生共死的兄弟,来到这里之后,她有家人,可后来那场巨变让她没了依靠,失了信念。

  从此,再不信任何人。

  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七日过去,慕容澈也不得不踏上前往西北的道路。

  他表面上带的人不多,但暗地里却安排了许多隐卫。此次带去的有当初宁月用六万两购买的粮食,慕容澈打算用它来安抚在路上遇到的灾民。

  至于西北之地的灾民,慕容澈不相信当地的地主和县官会一点余粮都没有,就算不够,也足够他们撑一个月。

  一个月,他也能从西宁南疆那边找到门路购买粮食,只是东越有那位传说中的摄政王把关,他想暗中购粮也是难题。

  宁月虽说会替他想办法,但他是男人,怎么能让姑娘为他鞍前马后的,是他担下的事,自然也要由他来解决。

  他只希望他回来的时候,能在相思亭见到她来接他。

  慕容澈骑着马,目光看向相思亭的方向,迟迟不肯有动作。

  “王爷,时间不早了,再不走可能赶不上下一个城镇了。”陆烨提醒道。

  “再等等。”

  心里还是会有期待,到后来,时间一点点流逝,他依旧没能见到想见的那个姑娘,丹凤眸里隐隐带着一丝失落。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时的月姑娘,正因为前几日打了孟侧妃的事,被五皇子给查出来,堵在了城门处。

  宁月看了眼拦路的人,冷声呵斥:“滚开!”

  天色不早,想必慕容澈一行人早已离开,但她还是想要去送一送。可她还没来得及出城,就被五皇子的人给拦住了,宁月心里难免有些着急。

  “月掌柜,我们五皇子想邀请你去宫里喝杯茶,谈一谈前几日孟侧妃被打之事。”说话的人是五皇子身边的小厮,惯会阿谀奉承,欺软怕硬。

  宁月冷笑一声,“打便打了,有什么可谈的,不仅孟侧妃我打了,你们我也要打。追风,给我打!”

  她话音一落,追风上前便动起手来。五皇子身边的下人哪里是慕容澈培养出来的暗卫的对手,三下五除二便被追风放倒了。

  宁月也趁此机会骑着马出了城。

  相思亭,慕容澈垂了垂眼睑,低声道:“启程。”

  一行人走了不久,慕容澈隐隐听到身后传来少女的呼喊声。

  “慕容子逸!”

  慕容澈下意识的回头,一眼就看到了那骑着马,一袭红衣,笑容张扬自信的少女。

  慕容澈原本灰暗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骑着马迎了过去。

  “吁!”

  “我来送送你。”宁月下了马,眉眼弯了起来,笑意盈盈。

  “我会很快回来的。”慕容澈将面前的姑娘拥入怀里,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眉梢是掩盖不住的喜色。

  “嗯,我等你回来。”宁月难得没有推开他,任由他抱了一会后,又说道,“路上小心,一路顺风。”

  “月姑娘。”慕容澈放开她,低笑着喊了一声,“等我回来,成亲可好?”

  宁月愣了愣,半晌后红了耳根,低声:“嗯。”

  这下,燕王殿下是真的心满意足了,喜欢的姑娘不仅来送他了,还答应等他回来就与他成婚。

  “那我走了?”

  “快走吧,再不走,可要露宿荒野了。”宁月笑着说。

  “启程。”慕容澈朗声道。

  马蹄踏起的风沙迷了她的眼睛,黄沙滚滚,宁月站在那里,看着那少年的背影缓缓消失,相思亭其他为心爱之人送行的姑娘也渐渐散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