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她如今是个废物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太子能在风家军刚出凤栖山就把人抓了,想必是盯了凤栖山很久了。

  宁月手指微微曲起,骨节处根根泛白,足以证明她使用了多大的力气在忍耐。

  木屋里一时间陷入了寂静,宁月沉浸在悲痛中没有开口,宗政宇也因为想到当时的画面,觉得过分残忍也没有说话。

  追风没多久就拎着两只兔子回来了,见两人面色有异微微皱眉,“姑娘,怎么了吗?”

  宁月摇了摇头,“没什么,追风我饿了。”

  追风看了眼心情低落的宁月,心里清楚刚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她不开心了,但他也没问,只是那双眼睛冷冷的扫了一眼宗政宇。

  宗政宇察觉到追风的视线,觉得自己有些无辜。

  刚刚被威胁的人是他。

  差点被杀掉的人也是他。

  宁月心情不好,他心情还不好呢。

  追风将兔子处理好后,放在架子上烤了起来,条件太过简陋,也没有调料,三个人就那么简单的吃了些兔肉。

  夜间的树林并不是很安全,哪怕在木屋里也是一样的。

  宗政宇受了伤,精神不好,宁月便和追风商量着轮番守夜,追风却拒绝了。

  “姑娘,您休息吧,属下一个人就行了。”

  追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外袍,经过火烤之后已经干了。

  他将外袍扯了下来铺在了地上,好让宁月更舒服一些。

  宁月见此微微挑眉,想不到追风还挺细心的。

  后半夜往往要比前半夜难守的多,宁月也不推辞,躺下没多久就睡了。

  追风坐在一边的火堆旁,微闭着眼睛,耳朵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屋檐上雨滴‘嘀嗒嘀嗒’的落下来,没多久那漏雨的地方便湿透了,但好在他们现在的地方并没有漏雨。

  前半夜一直很安静,别说野兽了,连只老鼠都没有。

  一直到后半夜宁月睡醒,正坐起身揉眼睛,追风听到动静连忙睁开眼睛去看。

  “姑娘,您怎么醒了?”

  宁月打了个哈欠,懒懒的瞧了他一眼。

  “你睡吧,后半夜我来守。”

  追风摇了摇头:“姑娘,属下一个人可以守夜,您还是休息吧。”

  “追风,从明天开始我们要加快行程了,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京都,我不希望你拖后腿。”宁月起身,捡起他的外袍,抖了抖上面的灰尘后递给他。

  追风脸有些红,是被堵的,“属下不会拖后腿的。”

  “行,行,行,我知道了。”宁月单手托着下颌,揶揄道,“快睡吧。”

  追风仔细看了下她的神情,发现她并不是很困后才缓缓闭上眼睛。

  当然他也不会睡得很深,如果有动静他还是会第一时间醒过来。

  宁月在追风睡着后,起身走到了那有些破烂的窗子边,目光朝外看去。

  心里难免又想到宗政宇之前说的那些话,她的风家军啊,都在等她回去呢。

  宁月垂了垂眸,看向了自己的手心,无声地笑了起来,可她如今是个废物了。

  时间过的很快,雨也渐渐的停了,追风睡了两个时辰后就醒了,睁开眼就看到宁月站在窗边。

  他起身,低声唤道:“姑娘。”

  宁月问声回头,笑了起来,“起了,早上好。”

  宗政宇还在睡,那张俊脸还是有些苍白,昨晚找到木屋后,追风简单给他处理了伤口,但因为身上没有带伤药,也只是给他包扎了一下。

  如果他想平安无事,还是需要尽快处理身上的伤。

  荒郊野岭也没有什么大夫,宗政宇只能选择回到边城。

  而宁月和追风将他送到城门口之后就决定要走了。

  宗政宇说道:“你们不留一下?等我处理好伤口,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走。”

  宁月摇头,冷淡:“东西我会送去,其他的你不用管。”

  她这话一说,宗政宇也只能无奈的点头。

  追风没有问宁月是什么东西,宁月是主子,主子的事不是他该多问的。

  分别之后,宁月和追风只能朝最近的一个村落走去,希望能买两匹马,边城他们是不能再回去了。

  若是被发现了,反而引来一身麻烦,更不好走了。

  好在他们还算幸运,那村落里恰好有村民因为生计的原因要卖点家里的马。

  虽然只有一匹,但好过没有。

  追风得知只有一匹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之前和她靠那么近还是因为有危险,他当时什么想法都不敢有。

  可如今要和王妃共乘一匹马,他有些接受不了。

  他再三询问是否还有其他的马匹,那些村民都是摇了摇头。

  宁月牵着马,笑得不以为意:“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您是主子,属下怎么能冒犯您。”

  “切!”宁月切了一声,翻身上马,“之前抱我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

  “之前是因为……”追风想解释。

  “闭嘴,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宁月一心想着赶紧到京都找二哥买粮,根本不想和他争辩。

  等了许久没见追风有动作,她撇了撇嘴,扬起马鞭抽了下马屁股,马蹄高高扬起后,撒开蹄子就冲了出去。

  追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月骑着马飞奔而去,耳畔还留有她的嗓音,“那我就先走了,你在后面慢慢追。”

  追风:“……”

  有了马,宁月的行程快了很多,不过半天的功夫就赶到了下一个城镇。

  她随便找了家客栈,准备吃点东西再走。

  正点菜的功夫,客栈突然来了四五个壮汉,看起来像是这里的地痞流氓。

  她注意到这些来吃饭的人,见到他们进来都停下了交谈,似乎都不敢说话。

  宁月只想着快点吃完然后赶路,不想招惹一些麻烦,让店小二随便上了几个菜之后就低下了头。

  那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一脚踢翻了一张木桌,声音粗噶无比:“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

  那店小二连忙去找掌柜了,掌柜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敦厚的中年人,个子不高,见到那些人颤颤巍巍的。

  “几位大人……”

  他刚开口,那壮汉就一手拎起他的衣领,说道:“这个月的银子是不是该交了?”

  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