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第一百零一个男宠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掌柜苦着一张脸,结结巴巴的开口,“上、上回不是已经交过了吗?”

  “有吗?”那人四周环视了一圈,冷笑,“谁看见了?”

  宁月余光扫过,发现竟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的,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些人给她的感觉并不像是会武功的,怎么这些人却是反抗都不敢。

  宁月本想出手,可她突然想到万一这些人并不是主谋,而是走狗就糟了。

  她可以离开,但这些人不行,最后还是会被报复。

  是以,她也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这些城镇离京都太远,二哥的手伸不了那么远,不然哪有他们嚣张的份。

  那人见掌柜不想给银子,就一把将他丢开,对身后的那些人说道:“既然他不想给钱,那就给我砸!”

  他身后那几个壮汉,面色狰狞的抄起东西就开始砸店。

  宁月:“……”

  宁月心想他们是不是和陈娅琪有关系,怎么都这么喜欢砸店呢。

  宁月不想惹麻烦,就躲在角落里冷眼旁观,那掌柜瞪大了眼睛,眼神带着绝望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些人不知道砸了多少店了,不是没有人去报官,可那些官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仅包庇这些人,还逼死了那些告状的百姓。

  所以他们不敢说话,也不敢反抗。

  等那些人砸完离开后,那掌柜才瘫软在地上,哭了起来。

  所有人都觉得心情沉重,却没有人去安慰他。

  宁月也没有吃饭的心思了,起身将一锭银子放在他手里后,安慰道,“很快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你是何人?”那掌柜将银子丢了出去,面色痛苦,接着恶狠狠的开口,“那些人嚣张跋扈惯了,是这里有名的混混,杀人放火,烧杀抢掠,什么没做过。他们背后有人撑腰,成天欺压我们这些百姓,至今都还活的好好的,怎么可能凭你一句话就能解决。”

  宁月闻,眸光一冷,郑重开口道:“你放心,不需要太久,这里的一切都会改变。”

  说完她又笑了起来,眉目如画,自信飞扬,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就是比后台吗?”

  这东越,谁能比她家二哥厉害?

  “掌柜,实不相瞒,我现在想尽快到京都去,我需要一些干粮和上好的马匹,不知道你这里可有?我到了京都之后,一定会将这里的事禀告上去的。”

  那掌柜看起来并不相信宁月说的话,但他到底心地是好的,还是为宁月准备了干粮和马匹。

  宁月将干粮和马匹的银子递给他,然后又塞给他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多谢掌柜,这些算是我当时没出手的补偿。”

  说完,不等掌柜拒绝,骑着马离开了。

  这一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宁月。

  距离京都越来越近了,三日后,宁月成功抵达京都。

  京都确实与之前经过的城不一样,这里很繁华,宁月一入京都就能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多热闹。

  大街上买卖声、吆喝声连绵不绝,宁月穿过一条街道,脚步却顿了顿。

  看着那街道两旁站立的训练有素的侍卫,眸里带着一丝疑惑。

  这是怎么了?难道皇帝出宫了?

  “听说了吗?今天摄政王出府游街呢。”

  “当然听说了,好像是说什么视察民生。”

  “摄政王一表人才,才华无双,还一心为民,有他在,真是咱们东越的福气。”

  “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才配得上摄政王殿下。”

  “还是别想了,摄政王不近女色是东越公认的事情,上回那瑾安郡主只是靠近摄政王一丈以内就被摄政王身边的手下给打飞出去了。”

  不近女色?

  宁月听完那些女人的议论,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来了来了,是摄政王府的马车!”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喊一声。

  宁月顺着声音寻了过去,只见一辆雕梁画柱的马车从街道尽头缓缓朝这边而来。

  半透明的纱帘掩盖住了马车上那人的容貌,若隐若现的,宁月一看就知道里面那位是个绝世大美男,虽隔着纱帘,但那周身冰冷的气息却能很好的释放出来。

  马车周围守护的是一群看起来武功极高的侍卫,大概和追风差不多。

  宁月摸了摸下巴,看着那马车缓缓而行。

  听着身边那些女人近乎疯狂的尖叫声,掏了下耳朵。

  就在所有人都注视着马车的时候,月姑娘突然就冲了出去,拦住了马车的去路。

  “什么人!”战影拔剑怒斥,身后一众侍卫纷纷拔剑。手机端sm..

  “自然是美人。”宁月笑得张扬肆意,朝战影抛了个媚眼。

  战影却不吃这一套,冷声:“滚!打扰王爷游街者,杀无赦!”

  “啧!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呢。”宁月看了眼横在自己脖子上的剑,笑道。

  “我是来打劫的!这本来是想劫财,可是听说你们摄政王是东越第一美男子……”宁月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纱帘后的男人,笑意盎然,“我就改变主意了,我不仅要劫财,我还要劫色,抢了你们摄政王,做我的第一百零一个男宠!”

  宁月这话一出,街上顿时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场面十分寂静,没有任何人敢说话。

  所有人都觉得这姑娘死定了,居然敢调戏令人闻风丧胆的摄政王。

  还有一些爱慕摄政王的姑娘投来了幸灾乐祸的眼神。

  战影以及众侍卫听了,顿时怒了,王爷在他们心中是不可亵渎的神。

  而宁月却说要抢他们王爷做男宠,这是在折辱他们家王爷,无疑是踩了他们的脸。

  “找死!”战影眼睛瞬间变得凶狠,拔剑就要杀掉宁月。

  宁月柔柔一笑,避开了那来势汹汹的杀招。

  两个人就这么在大街上打了起来,宁月虽没了内力,但身手还在,战影也没有用内力,两个人单凭身手几乎是旗鼓相当。

  战影内心都有些惊讶,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样想着,他更加怀疑宁月是别有居心的想要靠近他们王爷。

  宁月只是一贯躲避他的攻势,并没有反击,战影久攻不下,心里也有些浮躁起来,被一个女人戏耍这么久,简直丢王爷的脸。他眼神一冷,运起了内力。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