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随时攻打大楚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绿桃闻先是愣了半晌,然后眸里划过一丝冷光,淡淡的回道:“王爷的事,绿桃作为下人不好评判。”

  宁月知道上官倾墨在他们这些人眼里,都是不可亵渎的,对他十分尊敬,对于她的话虽然不喜却因为他的命令而收敛了那份敌意。

  “太无趣了。”宁月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起身朝外走。

  绿桃见了连忙跟了上去,这王府内还是有许多禁地,王爷吩咐过任何人不得靠近,万一这姑娘不小心闯了进去,惹得王爷发火就是她的罪过了。

  宁月以前也来过这里,但当时住了两天就偷偷的跑了,也没有仔细的逛过摄政王府。

  这一路走下来,宁月忍不住啧啧摇头,这王府内表面上看起来朴实无华,内里乾坤可大着呢。

  这一路闲逛,宁月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书房,书房外守着几位侍卫,还有战影。手机端sm..

  宁月眉头一挑,走了过去。

  战影上前抬手制止了她的脚步,冷声:“书房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我偏要靠近,我不仅要靠近,我还要进去。”宁月双手环胸,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

  战影脸色一冷,冷漠道:“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书房。”

  任何人三个字,被战影咬的很重,像是在提醒她,这其中也包括她。

  但宁月是什么人,她的厚脸皮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哎呀,这快马加鞭、千里迢迢从大楚而来,就是为了见某人一面,结果倒好,被人家的下属给拦在外面,行,行,行,我走,走还不行吗?”

  宁月说着转身就要走,战影见她准备离开,浑身放松下来,可没成想眼前一闪,书房的门就被人踹开了。

  宁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了进去,坐在桌案后的扶椅上,抬起双腿搭在桌子上。

  战影等众侍卫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战影脸色一变冲了进去,只见月姑娘手里拿着密函,笑意盎然的看着他们。

  “哎!别过来啊,这些密函他肯定没看过,你们只要敢动一下,我就敢撕了它们。”宁月见战影上前,似乎有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连忙抖了抖手中的密函。

  战影等人瞬间一动也不敢动,绿桃在书房门前见此神色一凛,匆匆忙忙的去通知上官倾墨了。

  上官倾墨不在府里,因为今天的事,被皇帝召入了宫。

  东越的皇帝和楚皇不一样,他对这个摄政王十分信任,无论是任何他拿不定主意的大事亦或是小事,都会询问上官倾墨的意见。

  绿桃拿着令牌,一路无阻的进了宫,见到了上官倾墨。

  “她怎么了?”上官倾墨见绿桃一副慌张的样子,声音泛着一抹凉意。

  绿桃低声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后,本以为自家王爷会很生气,抬头却发现摄政王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模样。

  她愣了愣,“王爷……”

  “随她闹,让战影他们守在门口,不许动她一分一毫。”上官倾墨说道,眸光落在了绿桃身上,眼神冰冷,“若是本王再见到你来说她的不是,就不用留在王府伺候她了,滚。”

  绿桃跪下行了礼,低声应了。

  等绿桃离开后,东越皇帝才挑了挑眉,笑道,“是今日在大街上说要把堂堂摄政王带回去做第一百零一位男宠的那位姑娘?”

  身为一国之君,消息自然也很灵通,这事刚发生不久,他就知道了。

  甚至对那姑娘产生了一丝好奇,不知是哪个奇女子敢招惹这位阴晴不定,令人闻风丧胆的摄政王殿下。

  “是风月。”上官倾墨起身,淡淡的说。

  “原来是她。”上官寻诧异道,片刻后才无奈的说,“也只有她才会做出这种事了。”

  “皇叔,你真的要援助大楚?”上官寻不知道宁月来东越的目的,也不知道她和慕容澈之间的弯弯绕绕。

  只是他这位皇叔,连自己的子民都懒得去管,怎么会在意其他国家的百姓死活。

  “高价卖粮,收回来的银两用来征兵。”男人单手撑着下颌,冷淡的说。

  “征兵?”上官寻皱眉,“为何要征兵?”

  上官寻不喜欢战争,虽能扩张疆土,但战争中受苦的还是百姓,他只想做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随时攻打大楚。”

  他暂时留不住这个小狐狸,她心中有结需要别人去解,但只要她敢嫁给慕容澈,他就敢率兵灭了大楚。

  他只要想到她以后会为别人穿上嫁衣,心里的那股杀意就怎么也遏制不住。

  上官寻没有错过刚刚那一瞬间,上官倾墨周身隐隐散发出来的杀意,那是真的动了怒。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后,上官倾墨才离开皇宫。

  回到王府时已经是晌午时分,众人见到上官倾墨回府,纷纷行礼。

  上官倾墨一路朝书房而来,战影之前收到绿桃带回来的命令,守在门口。

  众侍卫见到上官倾墨后,刚要开口行礼,上官倾墨就抬手阻止了那些侍卫的动作。

  宁月在书房闹了一上午,将他书房里的密函、书籍、宣纸丢的满地都是。

  上官倾墨推开门就看到里面一片狼藉,而罪魁祸首却趴在桌案上睡着了。

  战影在他身后见了都有些不忍直视,王爷到底带回来一个什么东西,这根本就是个混世魔王。

  上官倾墨抬脚走到她身边,微微倾身将她横抱了起来,宁月察觉到动静,睁开一双迷糊的桃花眸。

  嘴巴微微嘟起,像是在撒娇,“二哥……我饿了。”

  “备膳。”上官倾墨淡淡的吩咐道。

  他低了低头,将她放在书房的软榻上,倾身逼近她,宁月只能感觉到有股淡淡的幽香萦绕在鼻尖,让她更觉得昏昏欲睡起来。

  战影听到宁月对自家王爷的称呼后,先是愣了半晌,然后瞪大了眼睛。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喊他们王爷二哥,战影看向软榻上睡意朦胧的宁月,心里隐隐有些激动,她就是那位西宁的风月将军?

  可他转而一想,脸色又有些发黑,怎么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