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容澈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好像对她产生了一些好奇,之前对她用刑的狱卒已经被处理了,但处理前他还是问了几句话。

  狱卒说宁月受到那些酷刑的时候一声都没哼,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

  她的身份是个迷,确实与死士有些像却又不同,她是个有感情的人,不是死士只知道服从主子的命令,除了杀人便是杀人。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慕容澈擦了擦她额间的汗水,低声地开口。

  宁月的身体素质过硬,不过睡了一晚上便恢复了意识,按照张太医的话来说,本该是翌日傍晚才醒的,她倒是第二日一早就醒了。

  宁月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极尽奢华的房间,只看了眼屋内陈设,宁月便知道这是谁的房间。慕容澈不在府内,他一大早便被皇帝召入了宫。

  宁月动了动手脚,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痛让她眸光暗了些许,她想起身,却发觉浑身无力。

  外面有人守着,即便她现在能动,也绝不是那些训练有素的侍卫的对手,这样一想,宁月就放弃了逃跑的想法。

  慕容澈知道皇帝为什么把他召进宫,无非是为了兵权以及杨将军的事,他觉得着实有些无趣,随手就将兵符还给了皇帝。

  皇帝针对他这个儿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外面都说燕王是楚皇最疼爱的儿子,其实不然。

  他倒认为皇帝恨不得弄死他,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到现在也没有对他下手。

  慕容澈看了眼窗外,眉眼间是难以掩饰的担忧,也不知道宁月现在怎么样了……

  宁月很安静,在知道自己的状况后,就没有想起床的心思,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她的动作很小,没有惊动守在门口的侍卫。

  听外面侍卫小声的交谈,宁月才知道慕容澈进了宫,联想到之前虎符丢失的事,再想到当今楚皇多疑的性子,宁月就知道慕容澈进宫是因为什么。

  她微微一笑,身居高位,多疑的性子倒是一样的。楚皇的做法无疑是将自己的儿子越推越远。

  慕容雪认为是因为自己发现的太晚才害的宁月被抓,还被严刑逼供受了这么重的伤。

  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派人去宫里带了些楚皇曾赏赐给她的宝贝过来,想要向她赔礼道歉。

  未曾想,还没靠近屋子,就被侍卫给拦住了。

  “公主殿下,王爷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扰月姑娘休息。”侍卫面无表情的开口。丝毫不管面前站着的人是谁。

  “本公主就是进去看看她,不会打扰她的。”

  慕容雪起先还试图和侍卫讲道理,但她在那里苦口婆心的讲了许久后发现眼前的侍卫依旧面无表情将她拦在外面,她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我可是公主,你敢忤逆我,你信不信本公主让皇兄砍了你的脑袋!”

  侍卫眼中坚定不移,宛若雕塑一般立在屋前,王爷临走前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扰。

  其中的任何人在他看来自然也包括公主,若是王爷回来要惩罚他,他也认了,只是现在他要执行王爷留下的命令。

  慕容雪依依不饶的在这里闹,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侍卫担心她声音太大会吵到里面那位休息,于是冷声开口:“公主殿下还是不要为难属下了,若是公主殿下执意不走,属下就只能将您敲晕送回去了。”

  慕容雪从小娇生惯养,更是被楚皇宠的无法无天,虽本性善良,却难掩骨子里的高傲,这一时间被一个小小的侍卫给顶撞了,顿时就怒了。

  正要发火,宁月就说话了。

  宁月本来抱着看戏的心理,不想多管闲事,但是慕容雪实在是太吵了,她本来伤得重,闻着那药味就容易昏昏欲睡,更是有起床气。

  本想着睡觉的结果耳边嗡嗡嗡的像是有只苍蝇在飞,她有些无奈,也只能开口救这侍卫一命。

  慕容雪和慕容澈一母同胞,慕容澈自然十分宠爱这个妹妹,若是真的起了冲突,一个小小的侍卫和自己的妹妹比起来孰轻孰重,慕容澈还是分的清。

  但这侍卫又是因为慕容澈的命令守着她,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让她进来。”

  侍卫听到屋里女子低柔的嗓音,先是愣了一下,沉默许久才退开,若是月姑娘的话,他这样应该也不算违反了命令。

  慕容雪提起裙摆瞪了那侍卫一眼,临走前还不忘放下狠话,“我一定会让皇兄治你的罪。”

  侍卫:“……”

  “月姐姐……”慕容雪走进内室,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双手缠着纱布,脸色苍白的宁月。

  她咬了咬唇,“都是我的错。”

  宁月眼睛弯了弯,心里有些愧疚,明明是她的错,慕容雪却来和她道歉。

  她虽然被宠的无法无天,但心地倒是好的,性子张扬跋扈了些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慕容澈将她保护的很好。

  “不怪你,命运使然,注定我要受这苦。”

  宁月笑了笑,她正愁没有借口接近这个小王爷,如今倒是有机会了,思前想后,这众多京城子弟中,也就这个小王爷她没有接触过了。推荐阅读sm..s..

  “月姐姐,我给你带了很多首饰,还有一些药材。”慕容雪看向一旁站着的一位婢女立马就明白慕容雪的意思,上前一步将手里捧着的盒子打开。

  那都是宫里的赏赐,宁月不喜欢佩戴首饰,只笑了笑就让她收回去了,另一个盒子里装的是一些补身体的药材,慕容雪不容她拒绝,让婢女将药材放在一边。

  宁月的雁归来是在来到京都后的第二年才逐渐名声鹊起的,也是那时候,慕容雪一次偷偷的跑出宫玩,却不曾想没带银子,在酒楼吃白食被抓,恰好宁月当时正在和酒楼谈酒楼用酒的合作。

  小姑娘年纪还小,不懂人情世故,再加上自己理亏,就是被伙计恶相向也只是红了眼眶,抿着唇一副倔强的样子。

  那时的宁月不知为何看到慕容雪突然就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就产生了恻隐之心,替她把银子给付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