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如意算盘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凶是凶了点,不过真好看。

  宁月胳膊肘抵在桌子上,捧着脸,一脸垂涎的表情。

  沈思静见了两人的互动,心里涌出一抹酸涩,原来……他一直不近女色是因为心里已经有心爱的女子了。

  从一年前他救了她的那一刻起,她的一颗心就完全属于他了,可他身份尊贵,又岂是她能高攀的。

  所以她将这份心思隐藏在内心深处,谁也不敢倾诉,日日忍受相思之苦。

  她以为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子,因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子配的上他。

  可她今日见到了,沈思静看向正沉迷于上官倾墨容貌的宁月,苦涩的抿了抿唇。

  那么耀眼的一个女子,容貌倾城怕是号称东越第一美人的林妍也不及她一分绝色。

  最吸引人的是她周身那肆意不羁的气质,是她所没有的张扬自信,慵懒中带着说不出的魅惑,难怪他会喜欢,就连她一个女子,也在初见的那一刻动了心呢。

  沈思静不想再留在这里,只觉得这船舱内只剩下那对视的两个人,其他人似乎都是多余的。

  她行了一礼后低声道:“民女还需要回去主持琴诗会,就先告辞了。”

  然后看向回过神来的宁月,笑了笑:“宁姑娘日后若是有空,也可以来沈家坐坐,聊聊天的。”

  宁月笑着回道:“有机会一定会去拜访的。”

  等沈思静离开后,宁月才哼了一声:“你刚刚说的什么意思?”

  “嗯?”

  上官倾墨目光望向了船舱外,时间已近晌午,这太阳是越来越烈了,清澈的水面反射出粼粼光泽,在船舱内看过去只觉得有些刺眼。

  “小雨之时游湖最佳。”上官倾墨说道,“日后有机会再带你来。”

  宁月也没拒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很快,画舫渐渐远离四方亭,朝远处而去。

  一柱香后,画舫靠岸停下,上官倾墨和宁月上了岸,战影就等在岸边,手里还抱着宁月之前买的那些小吃。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那些吃食已经开始发硬了,宁月看了一眼,只觉得牙酸,摆了摆手,“我不吃了。”

  在回城的路上,路过了一片竹林,宁月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眉头一紧。

  还没开口,腰身就被身旁的男人揽住护在怀中,与此同时,从竹林里窜出来一群蒙面黑衣人,持着刀将他们围住。

  宁月从他怀里探出头,看着团团围住他们的黑衣人,连连摇头,“你看你,人品不好就是这个下场,出来游个湖都能被追杀。”

  上官倾墨低眸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勾唇,意味深长的问道:“是吗?”

  宁月清了清嗓子,对那群黑衣人说道:“那个……其实我不认识他,你们要杀他就杀他,能不能放我走啊?”更新最快s..sm..

  那领头的人冷笑一声:“都躲到人家怀里了,还说不认识。更何况,我们又不是来杀他的,我们的目的是你。”

  东越摄政王,他们还不想招惹。今日的目的,只是那个女人罢了。

  宁月闻摸了摸自己的脸,目光一瞥就看到那男人丹凤眸含笑的模样,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说道,“这长的好看也是没办法的事哈。”

  “呸!”那领头人明显是江湖中人,不是职业的杀手,现在竟有闲情逸致和他们对话起来,“我们的目的是你手中的东西,识相的就自己老老实实和我们走,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就算是东越摄政王,也不能在我们这么多人手下保全你吧?”

  宁月笑出声,指尖戳了戳上官倾墨的胸膛,语气低柔:“喂,被人瞧不起了。”

  上官倾墨薄唇轻启,是冷冰冰的一个字:“杀。”

  他话音一落,便从暗处出现许多暗卫,和那群黑衣人交起了手。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鲜血浸染了这一片土地,暗卫很快就清了场,众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沾染了黑衣人的血迹。

  可站在中间的上官倾墨和宁月身上却是一点血迹也没有沾到。

  他将她保护的很好,有一些暗卫来不及清理的,想要趁乱对她动手的黑衣人也被他亲手解决了。

  血腥味太浓重,宁月三年没有闻过这味道了,一时间觉得有些恶心。

  那男人体贴的将她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怀里,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像是在安抚。

  宁月嗅着他身上那幽幽的异香,才觉得好了一些,还没来得及探出头,整个人就腾空而起,被他横抱住离开了那尸横满地的地方。

  宁月透过他的肩膀朝那地方看了过去,桃花眸失了一贯的笑意。

  “他们是你引来的。”宁月斩钉截铁的说道。

  上官倾墨脚步微顿,低眸看着她,“哦?”

  “我手里能有什么东西吸引那些人,无非就是图纸。”宁月说道,声音淡了几分,“图纸在风月手中,这东越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是风月,除了你还会有别人吗?”

  “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派来这些人的吗?”上官倾墨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垂,引起她一阵颤抖,满意的勾唇,十分暧昧的在她耳畔问。

  宁月攥了攥手心,冷漠道:“我不想知道。”

  “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本王昨日刚放出消息,今日便遇到了刺杀。”上官倾墨低笑了一声。

  宁月冷笑:“你是昨日放出的消息?”

  她从他怀里跳了下来,嘲讽的扬唇:“是从我到达东越边境的时候,就放出消息了吧?”

  东越京都的消息要传到西宁京都,最快需要七日,恰好与她从边境到京都的时间吻合。

  她的行踪一直掌握在他的手里,自然是她入了边境的那一刻将消息送过去的。

  若说这世上有一个觊觎她手中的东西,却又畏惧她不敢下杀手的人就只有那一个——西宁皇帝。

  “二哥的如意算盘打的好响。”

  做了这么一出让她伤心难过,对西宁绝望,再收集刺杀的证据,日后他对西宁出手的时候,任谁都没有理由去阻止。

  就算双方都清楚那些人并没有想伤害他们的意思,可他们都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他只要送上证据就能轻而易举的出兵。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