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本王仁义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容澈心里冷笑,怕是平日里没少吃大鱼大肉,关键时刻给他装,这回就拿他开刀。

  慕容澈拍了拍手,立刻就有人端着那些处理过的草根上前,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钱三面色有些不好,有一部分是因为饿了一天的缘故,他们在场的人几乎都是饿了一天才来赴宴的。

  本想着装的像一点,他们总归是当地的地头蛇,就算慕容澈再厉害也压不过他们。

  本以为慕容澈会好生招待他们,低声下气的请求,可没想到慕容澈不仅没有开口求他们,甚至连一个馒头都没有,给他们吃这些猪都不肯吃的草根。

  他顿时不悦道:“王爷今日设宴邀请我等,就是让我等吃这些东西?”

  “钱老爷这是何意?”慕容澈闻脸色沉了下去,“本王念在你们同情灾民却有心无力的份上,这才邀请你们与本王一同吃饭。这如今西北之地已无余粮,除了这草根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还是说……诸位如今这副模样是装给本王看的?”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慕容澈那幽冷的嗓音里已然带了些杀气。那双丹凤眸冷冷的注视着那脸色微变的钱三。

  钱三闻脸色微微一变,片刻后又赔笑着脸说道:“是草民不识好歹了,还望王爷恕罪。”

  慕容澈面色如常,淡淡的开口:“既然如此,诸位便请用吧。”手机端sm..

  那几位地主和官员面面相觑,眼中浮现出一抹无奈,慕容澈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们也不能公然违抗他的命令。

  几人暗暗咬了咬牙,拿着筷子怎么也下不去手,慕容澈眉头一挑,“怎么?莫不是要本王喂你们?”

  众人再不敢犹豫,夹了一些草根放在口中,忍着呕吐的欲望,如同嚼蜡一般咽了下去。

  有忍不住的当场便吐了出来,慕容澈脸色一冷,“刘大人这是何意?是对本王不满吗?”

  刘大人干呕了几下后,哭丧着一张脸说道:“微臣、微臣不敢。只是这草根实在难以下咽,这才……”

  “刘大人若是不肯吃,本王也不逼你,只是如今没有余粮,只怕刘大人只能饿肚子了。”慕容澈笑了笑,声音不大不小,“诸位若是难以下咽,也可不必再勉强,等到诸位饿了的时候这草根自然就吃的下去了。”

  “时间也不早了,也该让诸位好好休息了。”

  他此话一出,那些正在低头啃草根的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们已经饿了一天了,这草根又实在难以下咽,他们早就想回去了。

  只要回到了家,还怕没有大鱼大肉吗?

  慕容澈看清众人的神色变化,故意装作没有注意到那些人的兴奋,淡淡的说道:“陆烨,带诸位大人下去休息,明日本王与诸位大人还有要事商谈。”

  钱三闻第一个脸色变了,声音也沉了下去,“王爷这是什么意思?要软禁我等?”

  慕容澈惊诧的看了过去,“钱老爷说的什么话?本王不过是派人带诸位下去休息罢了。这西北之地灾民众多,晚上难免会有一些暴动,本王也是为了诸位的安全着想。”

  “你!”钱三顿时大怒,指着慕容澈的鼻子怒骂道,“不让我等回家,你这不是软禁是什么?”

  慕容澈淡淡的笑了笑,一旁的陆烨见此神色一冷,“对王爷不敬,杀!”

  话音未落,剑已出鞘,不过一个呼吸钱三的人头便落了地,吓得众人双腿一软跌坐在地,浑身瑟瑟发抖。

  “钱三对本王不敬,那就是藐视皇权,自然要受到处罚,诸位不必如此害怕,本王还是很好说话的。”

  慕容澈指尖不紧不慢的敲着扶椅的把手,一下一下的缓慢,对于众人来说却仿佛死亡的倒计时,没有一个人敢再开口。

  “钱三藐视皇权,当诛其九族,本王仁义,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判钱府男丁流放矿山,终生不得离开,女眷流放烟花之地,世代为奴。”

  他的命令一下去,陆烨就派人去钱府抄家,而那些钱府隐藏起来的粮食自然也被收入了慕容澈的手里。

  小魔王的称号果然不是徒有虚名,之前见慕容澈一直没有找他们的麻烦他们便放松了警惕,以为他的名声都是以讹传讹。

  可如今亲眼见到他身边的下属一剑斩了他们其中一人的头颅,他们这才明白慕容澈不是不会处置他们,只不过是在给他们一个机会。

  在场的众人能做到西北之地的首富行列自然是精明奸滑的,也听得出来慕容澈那威胁的语气。

  脸色顿时难看了下去,本想发作,可一看到慕容澈身旁那些带刀侍卫以及地上那钱三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头颅,就怎么也不敢说话。

  只能心中含着怨怼,任由陆烨将他们带了下去。

  不仅如此,慕容澈还派人守住了他们院子,美名其曰贴身保护,其实就是变相的软禁。

  慕容澈虽不允许他们离开,但也没有阻止他们碰面,总归现在的驿站守卫重重,任他们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

  “怎么办?那小魔王分明就是要拿我们开刀,钱三死了,钱府的东西也充了公用。”

  说话的是当地县令,便是那个当众呕吐的刘大人,此时的声音也是颤抖的,明显还没有从钱三死亡的阴影里出来。

  “现在驿站守卫森严,全是那小魔王带来的人守着,我们根本逃不出去。而且……”其中一个人苦笑道,“我们也没有力气逃跑。”

  众人沉默,他们一天没吃饭了,晚上吃的那草根几乎快让他们把胆都吐出来了,此刻是又饿又累,连说话都带着无力。

  “他究竟要做什么?”另一个人愤怒的拍了下桌子,片刻后又颓然的瘫坐在地上,“早知道我就上交一些粮食,也比现在被软禁饿着肚子还要警惕会不会掉脑袋的好。”

  不管这些人如何颓丧,慕容澈那边倒是心情颇好,很快就有人将钱三的尸体拖了下去,处理了地上的血迹。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