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摄政王妃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烨带人去抄家的时候仔细的将钱府搜了个遍,找到了五处暗室,其中两处堆放着金银财宝,另外三处则是钱三藏起来的粮食。

  他刚到的时候,那些女眷还挣扎着不肯配合,闹腾着要见他们家老爷。

  后来陆烨将钱三的头颅丢在她们眼前的时候,立刻就有几个眼一翻吓晕了过去,陆烨讽刺的笑了一声,派人将钱府众人收押在县衙的地牢。

  待西北之地的事情解决后,便将他们流放了。

  慕容澈让下人将从钱府搜刮出来的余粮尽数搬进了驿站,又派人做了些馒头和米粥,预备第二日继续派粥。

  做完一系列的工作后,已经接近子时,他穿着一身雪白中衣负手而立站在窗边,抬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隐隐约约变成了他心里的那个姑娘的模样。

  慕容澈眉眼一弯,不知道他的月姑娘在帝京可好,有没有被人欺负?

  真想、真想快点结束这一切,早日回帝京见到她。

  慕容澈此刻还没有发现宁月早已不在帝京,是以他写的信虽送了回去却并没有收到月姑娘回信。

  直到一个月后上官倾墨命人护送的粮食到达西北,他才知道他的月姑娘为了她,孤身一人前往东越京都求助去了。

  护送粮食而来的是上官倾墨身边的一个暗卫,将东西平安送到之后开口说道:“燕王殿下,这是我们摄政王殿下特意派我送过来的粮食,免费赠予。”

  慕容澈缓缓笑了笑,眸里却隐藏着一丝疑惑,“那就多谢摄政王了。”

  那暗卫拱了拱手,说道:“王爷说燕王殿下不必客气,他也是念在燕王殿下与我们摄政王妃有些交情这才施以援手。”推荐阅读sm..s..

  “摄政王妃?”慕容澈嗓音淡了下去,“不知道你所说的摄政王妃是何人?”

  暗卫早就得到上官倾墨的嘱咐,不可将风月的身份透露给慕容澈,他面无表情的回答:“自然是宁月姑娘。”

  他话音一落,一道掌风犀利的朝他袭了过来,暗卫脸色微变,翻身险险的避开。

  “燕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王爷好心相助,燕王殿下却要恩将仇报吗?”

  “回去告诉东越摄政王,他若敢动宁月一根头发,本王必追杀至天涯海角!”

  慕容澈冷声说道,果然是他的月姑娘,这一个月没有收到帝京传来的消息,他心里就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与东越摄政王从无交情,也知道那个人的手段,他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朝敌国伸出援手。

  是他的月姑娘为了他特意离开帝京,孤身一人前往那人生地不熟的东越,与虎谋皮。

  他还是太弱了,根本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慕容澈垂下了那双带着无措的眸子,拳头紧紧的握着。

  暗卫偏了偏头,说道:“我们王妃和王爷伉俪情深,恐怕不是燕王殿下能插足的。燕王殿下不过是王妃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若是王妃还记得你,又怎么可能连一封信都不托我带给燕王殿下?”

  暗卫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利箭一般刺痛了慕容澈的心脏,那眼中的坚定也有了皲裂的迹象,暗卫见此笑了笑。

  “东西已经送到,属下还要回去复命。燕王殿下放心,您说的话我会一字不落的回禀王爷。”

  等那暗卫带人离开后,陆烨才一脸气愤的开口:“王爷,您就这么让他们走了?还收下他们的粮食。”

  慕容澈喉结动了动,嗓音干哑:“那是月姑娘千辛万苦送过来的,与他们无关。”

  她在为他受苦。

  慕容澈缓缓吸了口气,“加快进程,一个月内务必要修建好新的大坝。”

  “是。”陆烨知道慕容澈是想尽快解决西北之地的事,然后去找王妃,顿时打起了精神。

  “属下有要事要报!”门外,一个侍卫喊道。

  “进来吧。”慕容澈坐在太师椅上,目光看了过去。

  侍卫弯腰行了一礼,说道:“有些灾民见粮食一波一波的运了过来,贪心不足,以往只是分发一碗粥一个馒头,现在要的更多。若是不给他们,他们就闹,扰的我等根本没有办法,现在秩序全乱了,那些人全都在抢馒头和白粥。已经……已经产生了伤亡。”

  慕容澈神色一冷,“呵!人性贪婪,以后将咱们之前收集出来的草根都加进去,不用顾忌里面的土腥味,真饿的人自然会吃。”

  侍卫领命离去,第二日那些灾民正在驿站门口等着慕容澈派粥。

  慕容澈从驿站内缓缓而出,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些围聚在门前的灾民。

  “排好队的人才有食物。”

  慕容澈的声音太冷,那些灾民等了许久心里也有些怨气,但也没有人敢说话,老老实实的排起了长队。

  见所有灾民都排好了队,慕容澈这才示意陆烨将那些白粥和馒头都端了上来。

  侍卫搬着食物一出现,那些灾民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慕容澈看了眼下方蠢蠢欲动的灾民,面色不变。

  第一个领粥的人长的尖嘴猴腮的,一看平日里就是个尖酸刻薄的主。

  满心欢喜的接了一碗粥喝了下去,片刻后‘哇’一声吐了出来,他又咬了口馒头,发现馒头里竟也包着草根。

  他指着慕容澈愤怒的说道:“好好的白粥里面为何要加草根进去,整碗粥都是草根带出来的土腥味,你让我们怎么吃?”

  “你们官家整日吃大鱼大肉,却让我们这些老百姓吃这些加了草根的白粥和馒头,还派什么粥,当真是虚伪至极!”

  有人不信这灾民的话,也上前领了一个馒头一碗粥,结果发现事实就像是那人所说的一样。

  顿时,所有灾民谴责的目光看向了慕容澈。

  “这种东西怎么吃?这草根连猪都不吃,更别说给我们吃了。”

  “就是,你们身份尊贵,吃的都是上好的白米饭,大鱼大肉伺候着,我们却连一碗粥都是带草根的。”

  “那是朝廷派给我们的粮食,把我们的粮食还给我们!”

  “就是!还给我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