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上梁不正下梁歪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真是世风日下啊。”有人连连摇头,一脸厌恶。

  “这个女人是谁啊,头发遮住了那张脸,不过这身材……”有一脸猥琐的男人摸着下巴,那眼睛邪恶的盯着昏迷不醒的林妍。

  宁月听上官倾墨简单给她解释了一番后,沉默了片刻。

  她没有那么圣母,林妍昨晚想让那些侍卫对她先奸后杀,尸体还要丢到乱葬岗任野狗啃食,本就心思歹毒。更新最快s..sm..

  如今也算是自食恶果,只是……

  宁月愤愤的捶了捶柔软的床铺,桃花眸暗了下去,可惜不能让她亲自报仇。

  上官倾墨以为她是觉得他的手段太过狠毒,心里不舒服了,忙倾身逼近她,唇瓣贴在她耳畔。

  “本王承认,挂在城墙上是过分了点,应该直接丢到乱葬岗喂狗,但三妹不可生本王的气。”

  宁月一脸茫然的眨了眨桃花眸,他靠的太近,以至于她的鼻尖都萦绕着他身上独有的馥郁幽香。

  香气迷人,令人沉醉。

  宁月推开他靠近的脸,眸底闪过一丝慌乱,“这都什么和什么?你还不处理伤口?”

  “等着罪魁祸首给本王处理。”

  男人坐在床边,修长如玉的手指慢条斯理的解开自己的外袍,脱到只剩一件雪白的中衣。

  肩膀处那深可见骨的伤口告诉罪魁祸首月姑娘,她昨晚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捅了他一刀。

  中衣上的血迹也已经干了,变成了暗红色,宁月仔细想了想这个男人故意的成分更多一点。

  毕竟昨晚她印象中是上官倾墨抱着她去王府里的寒潭解毒了,他怎么也该换身衣服才对。

  想至此,宁月撇了撇唇角,动作‘温柔’的撕开粘在他肩膀上的中衣,力气太大还扯下了那男人的一些碎肉。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溅到了宁月的脸上,她抹了把脸,目光看向上官倾墨的俊脸。

  那张脸苍白了些许,但依旧挂着浅浅淡淡的笑意,仿佛不知道痛一样,丹凤眸宠溺的盯着她,看的她一阵毛骨悚然。

  “药呢?”

  上官倾墨起身,也不知道他按了什么机关,一侧的墙壁缓缓分开,露出里面的木架,木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瓷瓶。

  有毒药,也有一些用来救命的药。

  宁月看着那‘琳琅满目’的木架,桃花眸亮起一抹精光。

  上官倾墨拿出一瓶外伤药递给宁月,凤眸含笑的看着她。

  撕开粘在伤口周围的衣料,按照宁月以前的处理方法,应该还要消毒,她偏头又说了一句,“再拿一坛酒过来。”

  男人依照做,宁月小心翼翼的用烈酒给他伤口周围消了毒,然后处理那伤口。

  上完药之后,她才缓缓松了口气,心情放松下来,眼睛便往那不该看的地方看去了。

  那黄金倒三角比例的完美身材,那蜜色的诱人胸膛,那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还有那八块腹肌……

  宁月眯了眯桃花眸,一脸花痴的揉了揉脸颊。

  “先擦擦口水。”上官倾墨低笑一声,穿好衣服,看着月姑娘那十分可惜的神情,眉梢微挑。

  宁月下意识的抬起袖子擦了擦嘴角,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干净的袖子,猛地涨红了脸,“骗我!”

  哪有什么口水!

  事情一解决,月姑娘还想要去看铺子,她准备开个连锁店,争取在四国内都开一些雁归来的酒馆,类似于全球连锁那种。

  上官倾墨为了防止昨夜的情况再出现,不顾她的反对给她安排了二十个自己的隐卫。

  宁月这才想起来还有追风这个人,连忙问出口。

  “没什么大碍。”上官倾墨面容冷了下去,若不是因为她身边有了追风便不喜欢再收旁的人,他昨夜也不至于那么晚才找到她。

  慕容澈手下的人,不过如此,连她都保护不了,凭什么娶她?

  宁月一起床走动就觉得浑身都疼,有些是被林妍打的,有些是因为反抗那些侍卫时被他们给揍的。

  她虽然身手利落,但到底只是一个人,一个女人,那些侍卫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力气大与常人,她一时之间也很难对付好几个,这才被钻了空子。

  宁月疼得龇牙咧嘴的上了象征摄政王府的马车,这一回她身后跟了浩浩荡荡近乎十多个侍卫,暗处更是有二十多个隐卫守护她。

  她一出府没多久,马车就被人拦住了。

  “摄政王殿下,妍儿她还小,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还望殿下念在老臣多年来对东越忠心耿耿的份上,开恩饶了她一命吧?”

  “怎么回事?”宁月掀开车帘,眉头一挑。

  拦着她的正是林府的林晟,他已经守在了王府一整夜了,毕竟他就这一个闺女,即便她做了错事,他身为父亲也不能置之不理。

  摄政王不允许他靠近王府,他见不到摄政王,也只能守在门口等摄政王出府。

  由于上官倾墨处理林妍之事都是暗中命人做的,林晟也不知道如今林妍正被挂在城墙上供人围观。

  他本以为马车里的是上官倾墨,却没想到掀开车帘的人是宁月,他伸了伸头仔细的看了看,马车里就只有宁月一个人,并没有上官倾墨。

  他脸色顿时变了,“王爷呢?”

  宁月见此笑了起来,好心的告诉他,“王爷有要事,已经入了宫。林大人若是想见到自己的女儿,不妨去城门那边看一看,说不定还能趁人少把人给救下来。”

  “你什么意思?”林晟脸色微变,眼睛死死地盯着宁月。

  “我什么意思,林大人去看看就知道了。”宁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本姑娘还有事,希望林大人不要挡道。”

  林妍能长成如今这副模样,这个林晟也逃不了干系,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种人居然也配做官。

  这样看来,她家二哥虽为摄政王,手握重权,却从来不管朝堂上的事,否则以她二哥的手段,这林晟怎么还能活蹦乱跳的。

  她话音一落,摄政王府的侍卫便上前将人给推开,马车缓缓的朝店铺的方向而去。

  林晟盯着马车远离了视线后,才转身朝城门口而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