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我忘了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只要有人肯救她,让她报仇,日后她这条命就是那个人的了。

  林妍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双手虽被绳子捆住,但她的脚并没有,她蹬着双腿企图挣断绳子。

  好像是老天听到了她心中的仇恨,那捆着她双手的绳子陡然间就断了。

  悬空的林妍直直的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众人站的虽近,但离林妍多少还是有些距离的。

  林妍如今这番模样,也没有人愿意去接着她,她就这么摔在了地上,口中呕出一口鲜血。

  围观众人间发出一阵唏嘘之声,林妍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断了,伏在地上泪眼朦胧的。

  若是以往,她容貌清绝,哭的梨花带雨一般定能引起别人的怜惜之情,可如今她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看起来像个女鬼一般。

  那些曾经阿谀奉承她的人如今就连靠近她都觉得恶心,林妍趴在地上,将那些神情一一的记在了心里。

  她手指紧紧的扣着地面,眼中恨意浓郁。

  就在有人想要上前拨开她盖住脸颊的发丝时,一阵狂风袭来,风沙弥漫,迷了众人的视线。

  待风沙停下,那里早已空空如也,哪还有林妍的身影,一阵浅淡的异香在空气中渐渐消散。

  而宁月只觉得心口有些发烫,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过了一会后那情况才平复。

  她捂着心口,桃花眸里闪过一丝疑惑,她这是怎么了?

  宁月坐着马车准备回摄政王府时,突然又被人拦住,带出来的侍卫似乎都认识那人,并没有阻拦。

  也就令那人掀开车帘,直接上了马车。

  “殿下。”那人一上来便激动的开口。

  宁月靠坐在软垫上,眼尾一挑,“是你?”

  宗政宇一愣,目瞪口呆的盯着宁月,“你你你,你不是那个?”

  她眯了眯眼睛,一脚将人给踹了下去,宗政宇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揉着腰一脸不悦,“你踢我干嘛?”

  “谁允许你上来的?”

  宁月一手撑着车厢,微微倾身,眸里划过一抹兴味。

  她看向那些侍卫,声音冷了几分:“下次再放一些不明不白的人靠近,就滚回你们主子那里去。”

  既然上官倾墨把这些人派到她身边,那一切就是以她为先,这些人只因为和宗政宇相熟便将他放了过来,丝毫没有为她的安全考虑。

  宁月低笑了一声,想不到二哥身边也会有这样不知轻重的下属,等她回去可要好好嘲笑一番。

  那些侍卫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不答应也不拒绝,但到底是将宗政宇给拦住了。

  “喂!这可是摄政王府的马车!你怎么能坐?”宗政宇站起身,不悦道,“难道是你用我给你的那东西换来的?”

  宗政宇一脸怀疑的看着宁月,他若不提宁月也差点忘了,那个要交给某位摄政王的手枪,她至今还没有给他。

  “我还没有给他。”宁月实话实说。

  “什么?”

  宗政宇闻顿时怒了,那是他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才从边城得到那个东西,他那么信任她,结果她根本没有将东西交给上官倾墨。

  他就说,为什么这一个月以来,上官倾墨没有派一个人去寻他,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在骗他。

  想至此,宗政宇连忙对那些侍卫说道:“这个女人就是个骗子,不知道她故意接近摄政王有什么目的,先把她抓起来再说。”

  宁月嗤笑一声,托着腮看他表演。

  那些侍卫不仅没理他,甚至将他拖离了马车附近。

  “不是,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连我也不相信吗?”宗政宇整个人被两个侍卫架住,像是拖尸体一样将他给拖走了。

  “你这个疯女人!你快点让他们放开我!”

  那声音渐行渐远,宁月唇角一撇,放下了车帘。

  朗声道:“回府。”

  她回府的时候上官倾墨还没有回来,宁月乐的自在,躺在院子里的吊床上休息。

  倒是宗政宇一直在摄政王府门前闹,管家没办法只能前来询问宁月的意思。

  宗政宇管家也认识,只是这位月姑娘一入府的那天,王爷就吩咐过府内的重大事务都要询问宁月的意见。首发..m..

  如今王爷不在府内,这宗政宇他也不知道是请进府内还是打发他离开,也只能询问宁月。

  “他不是要见上官倾墨吗?让他去前厅等着。”宁月不耐烦的说道。

  管家应了一声后,临走前还特意看了眼宁月,恐怕也只有宁月敢直呼他们王爷的名字了吧?

  “管家,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殿下会把她留在身边?”宗政宇一想到刚刚被她踢下马车的事情就来气,忍不住问道。

  管家命人给他上了茶之后,笑得不咸不淡:“宗政公子这个问题,恕老奴无法回答。”

  他们这些下人也很想知道那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可王爷没说,只是一味地宠着她。

  宗政宇一直在前厅等了一个时辰,上官倾墨才回府。

  一入前厅,狭长的凤眸便眯了起来。

  “殿下,你可终于回来了。”宗政宇一见到上官倾墨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激动的冲了过去。

  战影上前一步,制止了他的行为。

  上官倾墨抬脚,坐到了主位,一旁立刻有下人上前奉茶。

  他懒懒的掀了掀眼皮,华贵黑袍摇曳在扶椅旁,单手撑着下颌,唇角微勾,整个人狂魅不羁。

  “你想说什么?”

  “我就想问,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宗政宇本来有一堆问题想要问他,但他刚刚听了一些下人的话,才知道宁月在上官倾墨心里的地位有多不同,让他有些好奇。

  “摄政王妃。”上官倾墨看起来心情很好,难得的说了一句。

  “你们以前就认识?”他这话刚问出口。

  宁月就进了前厅,手里还拿着手枪,闻眉头一挑,抬手便朝他脚边开了一枪。

  吓得宗政宇跳了起来躲到了上官倾墨的身后,咽了咽口水,看着宁月的眼神里都带着一丝后怕。

  “给。”宁月眼睛一弯,将手枪递给了上官倾墨,“这是你的手下拜托我送给你的,不过我忘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