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风凌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爷,您若是再不来东越,王妃就真的要被抢走了。

  这两个月,追风多少也了解一些这个传闻中的摄政王,他是决计不会让宁月嫁给自家王爷的。

  王爷若是再不来接王妃回大楚,上官倾墨就不会让宁月回去了。

  那两人感情升温太快,他觉得宁月可能什么都没发现,但上官倾墨不同,他那样心思缜密的男人,定然能发现宁月与以前的不同。

  上官倾墨和宁月并肩而行,今日是七夕,十里长街灯火辉煌、人声鼎沸。

  上官倾墨紧紧的握住宁月的手,人来人往间容易走散,城内卖着各式各样的花灯,有栩栩如生的鲤鱼灯,宁月一看那模样便想起那被她烤了的鲤鱼。

  抬眸看向身旁的男人,他侧眸问道,“喜欢?”

  宁月摇头,笑着回握他的手,除此之外还见到了东越古朴典雅的宫灯,造型优美,做工精细,各式各样的彩灯看的她眼花缭乱,美不胜收。

  人群越来越多,上官倾墨将她半揽在怀里,防止其他人碰到她。

  她就像个未经事的孩子一般,对什么都能产生兴趣,一会看看花灯,一会看看摊位上的小饰品。

  在城内逛了许久,他们才到了城外的月老树,那里已经有许多少年少女在一旁写自己的愿望。

  宁月看着那高大的月老树睁大了眼睛,“我刚来京都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这里有这么大的一棵树。”

  看样子要四人合抱才能围住这棵树,这得成精了吧?

  “想许什么愿望?”上官倾墨拿着两个木牌,递给她一个。

  “说了就不灵了。”宁月接过木牌,走到一旁放置毛笔的木桌旁,弯着腰拿了一支。

  像是担心上官倾墨偷看,她特意跑到了一旁写下了几个字。

  木牌上挂着红绸,红绸尽头还绑着一颗石头,那是用来挂在月老树上的,只是需要丢上去。

  若是能一次就丢上去,那就说明这个愿望被月老所听到了,日后一定会实现。

  宁月当然不信这些东西,但也是求一个心安。

  上官倾墨还没写完的时候,宁月就已经写好,手腕活动了一下,眼眸半眯着,瞄准一处枝桠,用力的丢了上去。

  那木牌在树枝间弹了几下,隐隐有掉落的趋势,宁月桃花眸紧张的看着那木牌,摇摇欲坠。推荐阅读sm..s..

  最终,还是在宁月的目光下滑落,宁月有些失望的垂了眸,准备掉下来后再丢一次。

  然而……身旁突然飞出去一个木牌,击打在她的木牌上面,将她的木牌弹了回去,与那个木牌一起稳稳的挂在了树上。

  宁月偏头看了眼手还没有收回来的上官倾墨,笑了起来:“二哥真厉害。”

  “本王写的是……”上官倾墨微微弯腰,薄唇贴在她耳畔,那低醇醉人的嗓音在她耳畔处回响,“愿与三妹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宁月呼吸一紧,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出现了,脸色微变的离开了他些许。

  上官倾墨眸光暗了下去,片刻后问道:“三妹写的是什么?”

  “不告诉你。”宁月揉了揉发烫的耳朵,到底也没敢说那句说了就不灵的话。

  上官倾墨也没逼问她,下颌抵在她的发顶,“本王会查出你身体异状的原因。”

  他忍不了气氛正浓的时候她的异状却发作的事情,他无数次想欺负她,但因着她的身体忍了下去。

  慕容澈再过几日也快到京都了,他倒要看看慕容澈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

  “好啊,等我武功恢复了我第一时间就要和二哥切磋。”宁月笑得眉眼弯弯。

  “慕容澈快到京都了。”回城的路上,上官倾墨说道。

  宁月脚步微顿,桃花眸失了笑意,她仰头询问,“我能早点回大楚吗?”

  “你答应本王的。”

  “大楚皇宫有一颗舍利子,我需要它,那舍利子只有祭天的时候我才有机会接触到它,与慕容澈成婚那日会举行游街祭天,再上皇家玉牒。”

  “舍利子?”

  宁月点头:“嗯。你还记得当年风家被灭那事吗?其实除了我,还活着一个,只不过……”

  她语气低了下去:“生不如死。”

  “是那位失踪的二房公子?”上官倾墨想到之前查出来的消息,风家被灭,但那日二房公子并不在风府,便问道。

  “嗯,他还活着,不过中了毒。那毒很复杂,他至今昏迷不醒,后来我把风凌藏在了凤栖山。

  当年曾遇到过一个游历四国的民间神医,是他告诉我这种毒的复杂,似乎来自南疆。”

  宁月皱了皱眉,“其中一味药材就是百年之人的舍利子,我找了许久也只知道大楚有那么一个,我很久以前就想接近皇室中人,可我观察过,那些皇子不值得信任。

  后来我便想到了慕容澈,虽然我一直有接触他妹妹,但他妹妹并不傻,虽和她有些交情但怎么也接触不到他,如果不是慕容澈打了胜仗,慕容雪心血来潮带他去喝酒,恐怕我依旧接近不了他。

  慕容澈虽然年轻,但上将军到底也不是白来的,我若是主动接近,他必然会发现我有其他的目的,到时我在帝京孤身一人,即便拿到了舍利子也很难脱身。”

  “是他主动与你合作。”上官倾墨眯了眯眼睛,“那就意味着,他不会发现你是有目的接近他的,本王也不好插手大楚的内政,但搅动一番还是可以的。”

  他倾身逼近她,“做你想做的,一切后果有本王承担。”

  如果她失败了,他就举兵攻打大楚,逼楚皇交出舍利子。

  “将风凌送到神医谷去吧。那里有楚昭在,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办法。”

  一听到神医谷,宁月心中就有种十分古怪的感觉,眉头轻蹙,似乎不想让风凌去神医谷。

  “若你不愿,本王便让楚昭去凤栖山。”他看出来她的不愿意,便说道。

  “二哥真好。”宁月弯了眼睛,又问道,“那我能早点回大楚吗?”

  “不能。”

  “切!”

  宁月一脸不满,甩开他的手朝摄政王府的方向走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