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你们觉不觉得有点热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官倾墨竟然会那么无耻,故意在慕容澈面前佩戴那个荷包。

  宁月还未进前厅便先开口唤道:“慕容子逸!”

  慕容澈抬头看去,就见一袭红衣如火的少女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像是来的很着急。

  他笑了起来,见到月姑娘的那一刻,心里的失落全然消失,只余下万千欢喜。

  “月姑娘,我来接你回家。”他起身迎了过去,说道。

  宁月眉眼一弯,踮起脚尖抬头摸了摸少年的头,慕容澈微红着脸按住她的手。

  “月姑娘,男人的头是不能随便乱摸的。”

  宁月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到呢,西北那边已经处理好了吗?”

  “嗯。”他点头,还是忍不住上前轻轻拥住了那个姑娘,动作轻柔带着小心翼翼,“还要多谢月姑娘送过来的粮食。”

  他没说是上官倾墨送过来的,在他的心里,那是月姑娘为了他求到的,是月姑娘的一番心意。

  慕容澈低头看着怀里的姑娘,欠下的那些由他来还就可以了,月姑娘不应该被困在这里。

  他要带她回家。

  上官倾墨踏入前厅看见的就是相拥的一对璧人,他脚步微顿,眸光暗了下去,周身散发出冰冷的寒气。

  慕容澈早就察觉到上官倾墨的气息了,但他仍旧没有放开,倒是宁月拥抱了他一会后就松开他退了出去。

  上官倾墨的脸色这才舒缓了几分,抬脚走到主位坐下,声音低沉悦耳:“过来。”

  这一句明显是对着宁月说的,宁月抬眸看了过去,那眼神似乎在说你能不能别闹了。

  见她犹豫,那人神色不变,看着慕容澈的眼里多了抹若有若无的杀气。

  宁月立刻咽了下口水,走到他身边坐下。

  低声道:“那个……你、你冷静点。”

  “你若是不想他客死他乡,就不要做惹怒本王的事。”他用只有宁月才能听到的传音入密说道。

  想到刚刚那两人拥抱在一起的画面,胸口的怒意就怎么都止不住。

  不听话的东西,当着他的面拥抱别的男人,欠教训。

  慕容澈眼睛里的光暗了几分,初见到她的喜悦也淡了下去,他没忘记自己是怎么来的东越京都。

  没有国书便进入到一国首都,上官倾墨有理由将他诛杀,月姑娘定是被那个男人给威胁了,他给她带来了麻烦。

  “久闻摄政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慕容澈抬眸面对那极具压迫的气息,毫无惧意的与上官倾墨对视。

  上官倾墨狭长的凤眸缓缓眯起来,淡笑:“燕王客气了。远来是客,月儿,给燕王殿下上杯茶。”

  宁月:“……”

  她暗暗咬牙,瞪了眼那笑得不咸不淡的男人,这厮是故意的吧?

  慕容澈眸光暗了下去,片刻后笑着说道:“不必了,本王不渴。”

  他才舍不得让月姑娘为难,更不想让月姑娘为他做什么。

  慕容澈挑衅的看向上官倾墨,上官倾墨低低的嗤笑一声,单手撑着下颌,自成一派的慵懒。

  “燕王没有大楚的国书便进入我东越的京都,还堂而皇之的拜访我摄政王府,看来是十分有自信,本王不会动你了?”

  慕容澈面色不变:“多谢摄政王这些时日收留了本王的王妃,本王此次前来只是来接王妃回家,与国事无关。”

  上官倾墨闻眼神变得凌厉万分,宛若利剑一般射向了慕容澈,慕容澈抬眸同样的回视了回去。

  前厅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压抑,那两人的视线相对,仿佛能擦出火花一般。

  宁月看了看上官倾墨,又看了看慕容澈,小声道:“你们觉不觉得有点热?”

  “不觉得。”那两人同时回道。手机端sm..

  宁月:“……”

  行,行,行。

  上官倾墨像是想起了什么,指尖故意的摩挲着腰间的荷包。

  起初宁月还没注意到,直到慕容澈开口,“这荷包……”

  荷包?

  宁月顺着慕容澈的目光看了过去,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目光颤颤巍巍的看向那失了笑意的慕容澈。

  慕容澈看着那荷包上绣的‘月’字,只觉得心口宛若压着一块巨石,十分堵得慌。

  上官倾墨眉梢微挑,在宁月警告的目光下,将荷包拿在手中把玩,开口道:“燕王是问这个吗?前些日子是七夕,这是月儿亲手做的,送给本王的七夕节礼物。”

  完了!

  宁月脸色微变,下意识的看向慕容澈,只见那少年脸色发白,眸里带着一抹受伤,静静的看着她。

  宁月张了张口,好像想解释什么又无从解释,“我……”

  “王妃如今寄人篱下,受人胁迫也是正常。”

  慕容澈收了神色,朝宁月温和的笑了起来,只是那拢在袖中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上官倾墨撑着下颌,倒是没有反驳,就算慕容澈找了个借口安慰自己,可该添得堵也已经添了。

  他若是再得寸进尺,可要惹得小东西不高兴了。

  “那个……你们饿不饿?要不……一起吃个饭?”宁月担心上官倾墨又搞出什么幺蛾子,连忙说道。

  她本意是想缓和气氛,可她完全没想到吃饭才是她倒霉的开始。

  宁月看着一左一右两个男人,笑得脸都变得僵硬了。

  “那个……你们怎么不动啊?”

  “来,喝酒,喝酒。”她给两个男人分别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慕容澈拿起酒杯,刚想和宁月碰杯,宁月手中的那杯就被上官倾墨给拿了过去。

  那男人声音温柔,“乖……你身体不好,不能喝。”

  话音刚落,就将她杯中的酒喝了下去,酒杯重新放回了她的面前。

  宁月往旁边一看,果然就看到慕容澈脸色微变,手中的酒杯都快被他捏碎了。

  她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酒杯,心里有些后悔和他们一起吃饭了。

  “月姑娘,你瘦了许多,多吃点这个。”慕容澈给宁月夹了块红烧肉,低声说。

  “蔬菜对身体好,吃些蔬菜。”上官倾墨也不甘落后,笑着给她夹了点青菜。

  宁月先是看了眼上官倾墨,又看了眼慕容澈,然后拿起筷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