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自小野惯了(补五)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在路上的时候没有动手,但明显不是慕容澈的人。

  以那些人的手段,当然伤不了慕容澈,不过添些堵倒是可以。

  战影将消息放出去之后,慕容澈就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

  这河边太安静了,按理来说就算入了秋前来游玩的人少了也不至于一个都没有。

  宁月却还没有发现这一点,慕容澈走到一边,对陆烨说道:“让追风带人守着四周,本王总有些不安。”

  “是。”陆烨领命而去。

  刚入秋的天气并不冷,反倒像是夏天还未过去一般,有时也能叫人热到动也不想动一下。

  宁月脱了鞋子,将裙摆系了起来,在河里抓鱼。

  她就像经常做这样的事一般,有自己的技巧,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便抓了好几条。

  慕容澈按照她说的,在河边用树枝架起了架子。

  宁月提着五条鱼在他面前晃了晃,炫耀自己的战绩,笑得眉眼弯弯。

  慕容澈笑道:“月姑娘真厉害。”

  “那是……”

  宁月也不谦虚,自觉的在河边将鱼给处理干净。

  慕容澈想起月姑娘那布满茧子的手,眸底闪过一抹心疼,他自小从未亲自做过这些事。

  就算不得楚皇宠爱,这些小事也有下人去做。

  可看宁月那熟稔的样子,慕容澈心里却微微泛起了疼。

  她以前到底受过什么样的苦,做这些杂事都能信手拈来。

  其实宁月倒不是他想的那样凄惨,不是没人替她做这些事,只是她从小野惯了,喜欢自己动手。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这回烤鱼不像当初被上官倾墨禁足的那次,她带的东西很齐全,自己调配了孜然和辣椒面。

  河边就靠近小树林,里面常常会有野鸡,野兔子出现,慕容澈早就派人去树林里捉了几只回来。

  在河边蹲下身子学着她的样子处理野鸡和兔子,但他到底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反倒弄的越来越乱。

  连那玄衣上都浸染了野鸡的血,不过衣袍与鲜血同色,不仔细看倒是看不出来什么,只是那味道让慕容澈皱起了眉头。

  宁月见了笑出声,“你放在那里吧,我来就好。”

  慕容澈脸色微红,有些羞赧的看着自己的手,他真的是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需要她来做。

  就像三皇兄说的那样,他不仅保护不了她,还总给她惹麻烦。

  如果不是他当初没有筹粮,她就不会千里迢迢赶到东越,为他求粮,还因此答应了东越摄政王的半年之约。

  说起来,一切都是因为他。

  这样一想,慕容澈这两日的郁气都消散了下去。

  那些属下办事可靠,一共抓了两只野鸡三只只兔子,宁月处理干净后,将其中一只野鸡做成了叫花鸡。

  慕容澈看着那浑身包裹着泥巴的野鸡,皱眉:“这……能吃吗?”

  宁月将那一团埋在了地里,笑着说道:“泥巴里面还裹着一层荷叶呢,可以吃的。”

  剩下的她决定全部都烤了,虽然表面上看他们只有两个人,但宁月知道暗处还有慕容澈的人以及上官倾墨的人在守护他们。

  她没打算吃独食,她喜欢全部都做了一起分享。

  宁月的动作很利落,慕容澈在一旁看着,总觉得过意不去,也想帮忙的时候却被宁月给阻止了。

  “你别动!你好好待着就行了,别添乱。”她想到刚刚他处理那些野鸡时候的模样,连忙说道。

  “我就是想帮帮你。”

  宁月抬眸看去,那少年蹲在一旁,手中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圈圈,眼里满是委屈。

  “行,行,行。”吃软不吃硬的月姑娘最怕别人撒娇了,将手中插着树枝的鱼递给他,“那你烤鱼吧。”

  慕容澈握着树枝,那树枝上还残留着宁月掌心的温度,他凤眸弯了弯,学着她的模样烤鱼。更新最快s..sm..

  明明看着很简单的事做起来却一点也不简单。

  鱼烤糊了不说,连他那张俊逸的容颜上还蹭上了黑色的灰,看起来甚是狼狈。

  宁月‘噗嗤’笑出了声,从怀里拿出帕子给他擦了擦脸,不一会儿,那张脸又恢复了以往的俊逸非凡。

  “慕容子逸,你怎么这么笨呢?”

  她弯了眼睛,抬手摸了摸他的头,真可爱。

  剩下的那些,宁月也不敢再让慕容澈碰了,自己一个人做好后,招呼着慕容澈品尝。

  “很好吃。”

  他像是捧着什么山珍海味一般,极其珍惜月姑娘亲手做的烤鸡,是他以前从未尝过的味道。

  比不上真正的山珍海味,却是最能牵动人心的味道。

  她做的多,两个人也吃不完,再加上陆烨就在不远处,她便招了招手。

  陆烨犹豫了片刻,走了过来:“王妃。”

  “这些都拿去给兄弟们分了吧。”宁月指了指架子上的四条鱼和一只兔子说道。

  陆烨下意识的看向慕容澈,那可是王妃做的东西,他们这些属下没有王爷的命令,哪敢有什么想法。

  “怎么?王妃的命令也不听了?”慕容澈抬眸,淡淡的说道。

  陆烨身体立刻站直,“是。”

  宁月和慕容澈也就吃了一只叫花鸡,半只兔子,还有剩下的她送给了上官倾墨的下属。

  那些下属一个个受宠若惊似的接过那些烤兔子,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几分。

  摄政王府内……

  “王爷……”战影犹豫了片刻,开口道,“燕王太过警惕,那周围早就布满了他的人,那些人都被处理了。”

  他没敢说宁月烤了一些野味分给下属的事,连下属都能吃到她亲手做的东西,王爷却没有,仿佛是故意气王爷似的。

  “嗯。”他冷淡的回了一声。

  放下手中的密函,眸里缓缓蓄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慕容澈一到东越便来了摄政王府,消息已经传回了大楚,以楚皇那多疑的性子,一定会怀疑慕容澈与他的关系。

  那些人只不过是来打探消息的,楚皇想知道他是不是和慕容澈联手了。

  上官倾墨故意把消息放出去,让慕容澈自己的人处理掉了那些探子,若是被楚皇知道了,定然会多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