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夜间偷袭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时必然是一封接一封的信送过来,逼他回去,上官倾墨单手撑着头,薄唇微微一勾,还想留在东越和他抢女人?

  战影也没想到自家王爷这么腹黑,压根就不是添一点堵,那是能将人气到心肌梗塞。

  他这是直截了当的要逼慕容澈回大楚。

  此时的慕容澈并没有发现问题所在,在他的心里和月姑娘游玩才是最重要的。

  慕容澈和宁月在外面玩了一整天,直到临近傍晚慕容澈才将她送了回去。

  摄政王府门前……

  “天色不早了,你快回去吧。”宁月上前整理了他的衣襟,笑着说道。

  “月姑娘,你答应我的。”他看着面前那绝色少女,低声说。

  “知道,我不住主院。”

  慕容澈听她这么说,才弯了眼睛,挥手与她道别。

  他离开后,宁月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慕容澈不提倒也还好,他一提她就想起昨晚被打屁股的事。

  当时她还说不住摄政王府了,没想到睡了一觉之后就完全忘了那茬,等她回去指不定要被上官倾墨怎么笑话呢。

  这个时间上官倾墨应该还在处理公务,宁月气势汹汹的走进了书房。

  摄政王府的侍卫都认识她,也得了王爷的命令,并没有人敢阻拦她,就这么让她进去了。

  那男人撑着下颌,坐在扶椅上一副慵懒的模样,宽大的袖子呈暖云状摇曳在扶手旁,见她进来懒懒的掀了掀眼皮。

  “我要换院子!”她走到他面前,隔着桌案,桃花眸瞪着他十分理直气壮。

  “思月轩早就给您准备好了。”上官倾墨还未开口,一旁的战影便微笑道。

  宁月只觉得一口恶气憋在胸口,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十分难受。

  本以为这个男人不会轻易同意,她还打算大闹一场,最好让所有人看笑话,反正她不嫌丢脸。

  结果这个男人根本早就猜到她要换院子的事了,提前给她安排好了,让她有气无处发泄。

  见她没动,战影诧异道:“姑娘,您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

  既然那男人安排好了,想必她的东西也早就送过去了,她连回主院收拾东西都没必要了。

  直接朝思月轩的方向走去,虽说不是主院,但距离主院也不过是几步路的时间,与她之前在主院并没有什么区别。

  之前她霸占主院的时候,上官倾墨就是住在思月轩。

  院内的陈设与主院一般无二,若不是门口那思月轩三个字她都要怀疑这就是主院了。

  若说不同的,大概就是床榻的区别吧,思月轩的床榻像是为她专门准备的一般,比主院的床整整大了一倍。

  宁月撇嘴,他还知道她睡觉不老实,特地准备了这么大的床,怎么滚都掉不下去。

  这些天她睡他的床确实难受的要命,不少次夜间从床上滚了下去,摔得她连觉都睡不安稳。

  她一回房就脱了鞋子扑到了软软的床榻上滚了两圈,那叠好的锦被上还有男人独有的馥郁幽香,好闻的紧。

  正在床榻上翻滚着,腰间突然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她拧了拧眉掀开锦被。

  一个木制锦盒就放在锦被的下面,宁月好奇的拿了过来,打开后里面是一个玉制盒子,那盖子是横着滑开的。

  里面装着碧绿色的药膏,隐隐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

  “这是什么东西?”

  她鼻尖凑上去嗅了嗅,也没发现什么不对,上官倾墨送给她却又不告诉她是做什么用的,这东西送的也太不走心了。

  宁月撇嘴,随手将玉盒丢在一旁,陪慕容澈在城外玩了一整天,她有些累了。

  本想先眯一会再去沐浴,然后再睡觉的,结果沾上带有上官倾墨味道的锦被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她又做了一整晚的梦,和昨晚一样,她手中的鞭子抽在他身上虎虎生风,抽的他哭的‘梨花带雨’一般的像她求饶。

  现实里她是被压迫的那一个,在梦里就完全反了过来,宁月可劲的欺负他,恨不得揍的他娘都不认识他。

  可梦里的上官倾墨也不是单纯的好欺负,梦里宁月脸都气红了,昨晚那喘不过气的感觉再一次袭了上来。

  她怒了,居然还敢捂她的嘴!

  宁月张口便咬了上去,力道太大嘴里都蔓上了血腥气。

  她咬着他捂住她嘴巴的手,眸底掠过一抹疑惑,这梦的感觉也太真实了。

  浓重的血腥气让她松了口,梦里看着上官倾墨手上的牙印,心满意足的走了。

  床榻前,男人唇角还挂着一抹血丝,俊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明灭的烛火照映下无端多了抹邪佞之色。

  不知在床前站了多久,宁月翻了个身睡得更沉之后,那烛火颤颤巍巍的晃了晃,最后一丝火光也灭了下去,屋内再没有那男人的身影。

  翌日。

  宁月难得起了个大早,倒不是她有多勤奋,而是莫名觉得嘴巴里面很难受,好像是血腥气。

  她坐起身,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在床上坐了许久才清醒了几分。

  下床拖着步子走到铜镜前看了眼,衣衫完整,除了发丝凌乱,红唇微肿外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蓦地——

  她摸了摸唇角处一块红色的印记,眯着眼睛仔细的瞧了瞧。

  “什么东西?好像是血?”

  难道……昨晚的梦成真了?

  她嘴角怎么会有血呢?

  怀着疑惑的心理,宁月招呼绿桃进来,伺候她洗漱了一番后,随意的穿了件红衣。

  用手抓了抓凌乱的发丝,看起来没那么狼狈了就往上官倾墨的主院而去。

  上官倾墨也是刚起身,正在屋内穿衣,冷不防的门就被一股大力踹开了。更新最快s..sm..

  他抬眸看了过去,少女一袭红衣,桃花眸里像是含着万千星辰,晶莹透亮。

  宁月压根不在意那男人穿没穿衣服这件事,倒是一眼就看到了那男人破掉的唇角,桃花眸瞬间眯了起来。

  上官倾墨收回视线,当着她的面不紧不慢的穿衣。

  半晌,宁月才飞起一脚踹了过去,怒斥:“你这个禽兽王八蛋!你居然敢偷袭本姑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