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隐约察觉到的情愫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过碍事的人终于要走了,这次就饶了你。”他指腹摩挲着她的下颌,低低地笑了起来。

  “两个月后大楚的皇家狩猎我要去。”

  她被他按着像个孩童似的坐在他腿上,为了自己的目的,宁月忍着没有发作。

  “嗯。”

  一个淡淡的嗯字让宁月诧异的转过头。

  桃花眸盯着那双幽深的凤眸,像是想从里面看出什么来。

  “看本王做甚?本王又没说不让你去。”他低眸,唇角邪佞的勾起。

  “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坏点子?”

  他笑了起来,倾身逼近她,唇瓣轻咬了咬她的耳垂,眼尾微微上挑,凤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宝贝儿……”

  那低柔磁性的嗓音传入耳中,宁月只觉得耳朵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心脏猛地跳动起来,眸底掠过一丝慌乱。

  又来了!

  他离开她些许,笑意不减:“你知道这次的秋猎是四国一起举办的吗?”

  宁月一愣:“什么意思?”

  他偏头,掀开车帘看了眼外面,然后低声说道:“他们都想找出风家军的下落。”

  “是你提出的?”她心中一凛。

  “宝贝儿真相信本王的实力,本王甚欣慰。”他低低的笑了起来,胸腔一阵震动,“不过可惜,猜错了呢。”

  宁月撇了撇嘴,还以为有多厉害呢,原来不是他提议的。

  他笑着说:“是楚皇那边发来国书提议的。”

  宁月心脏又揪了起来,那颗心简直被这个男人搞得七上八下的。

  她仔细思索了他说的这番话。

  蓦地……

  她瞪大了眼睛。

  “你!”她指着他,颤颤巍巍的开口,“你在大楚朝堂上有人?而且……”

  她只觉得浑身冒起了冷汗,鸡皮疙瘩都起了,“地位不低。”

  这个男人,居然能够左右一国之君的想法。

  还不是自己的国家,这比是他提议出来的还要可怕。

  “本王就喜欢月儿这聪明的小模样。”他指尖点了点她的俏鼻,笑得雍容华贵。

  “你……”

  她恼怒的看着他。

  “你明明那么强,那当初为什么没把我抓回去?”

  身居高位,总会有那些一统天下的野心,历代皇帝几乎都是如此。

  那时西宁公主前往东越和亲,不到一年却死在了东越。

  西宁借此向东越开战,当时也是宁月带兵进犯东越边境。

  虽然和上官倾墨关系很好,但有些责任她不能忘他也不能忘。

  自然是打的热火朝天的。

  宁月带着她培养出来的风家军夜间偷袭,想要里应外合攻破东越防线。

  但上官倾墨和她相处过,她训练风家军的时候从不避讳他,他太了解她会做什么了。

  当晚宁月就被活捉了,那一众风家军他倒是放走了。

  上官倾墨有无数次机会杀掉宁月,可最终也不过是留她在东越军营陪他玩闹了几天。

  她虽是趁夜逃跑,但她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他有意放她走,她是不可能回到西宁的。

  他低哑一笑:“猎物,要撒网慢慢抓才好玩。”

  去你大爷的猎物!

  宁月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她磨了磨牙,问道:“那么……西宁和南疆也有你的人了?”

  他也没有瞒她,大大方方的说道:“本王当初游历四国,自然是各处都有本王的眼线。不过南疆少一些,毕竟……四弟是向着本王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话的意思就是,即便四弟向着他,他也没有撤回在南疆的探子。

  宁月忽的惊起了一身冷汗。

  他看着小东西懊恼的模样,眼底掠过一丝笑意,他没有说的是她身边……也有。

  所以她的一切,他才能知道的事无巨细。

  “混蛋啊你!”她一拳锤向了他的腹部。

  所以就连她在大楚的那三年,也并没有逃出他的手掌心。

  这天下遍地都是他的眼线,无论她去哪里,他总能找得到她。

  宁月咽了咽口水,慕容子逸啊,你拿什么和他争啊?

  “乖月儿,别怕,别怕本王。”

  看着她眼里的惊惧,他缓缓失了笑意,低柔着嗓音哄着。

  他不喜欢她这副模样。

  他不喜欢她一副惧怕他的模样。

  宁月乖巧得窝在他怀里,他抱得小心翼翼,生怕再吓到怀里这个小姑娘。

  不该告诉她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懊恼。

  她怕了。

  她怕他了。

  宁月挣扎着从他怀里出去,躲到了一处角落,背对着他面对这车厢,就像是面壁思过一般。

  上官倾墨薄唇动了动,到底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那双幽深的凤眸里闪烁着暗沉的光芒。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

  而且就算是再亲近的人,他也不会全然信任。

  就像面对东越皇帝,他也要把兵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四弟一向和他同流合污,他也在四弟身边安排了探子。

  他到底还做了多少事?

  宁月想着,脸色越来越沉。

  是不是……她的风家军里也有?

  可他如果真有一统天下的野心,早就该实施了。

  而且以他的能力,也是手到擒来的事。

  那他为什么没有那么做?

  就连当初把她活捉了之后,也没有对她做什么?

  她身边一定也有他的人,否则他怎么知道她在大楚的一切?

  但他做的这些事,似乎都没有威胁到什么。

  宁月越发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转头看了眼那男人,却发现那男人的目光一直都在她身上,神情缱绻。

  宁月身体一抖,连忙转了回去。

  心里隐隐有一种大胆的想法。

  难道——

  他……喜欢她?

  宁月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咽了咽口水。

  也不可能啊。

  他以前不是说喜欢猪都不会喜欢她吗?

  可之前的七夕,在月老树下,他又确实和她说他想和她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当时宁月还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如今看来……

  她又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那表情十分古怪。

  上官倾墨摸了摸自己的脸,莫非他脸上有什么东西?

  这小东西为何那样看着他?

  他不知道宁月心里的纠结,看着那姑娘古怪的神情,眉眼沉了下去。

  好像虽然他一直欺负她,但他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就连两国战争,他都没有下死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