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绿茶月姑娘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月是他们王爷的人,就算是圣女也不能对其动手。

  双方持剑而对,气氛剑拔弩张。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脚步声整齐的从身后传来,隐隐带着一抹馥郁幽香。

  宁月掰开那暗卫捂住她嘴的手,桃花眸看了过去。

  最前方是一袭明黄色龙袍的上官寻,身旁是华贵黑袍的上官倾墨,以及身后的众大臣。

  周围的百姓这才恍惚反应过来,那是他们的陛下,纷纷下跪行礼。

  “平身。”上官寻笑意温和,缓缓抬手。

  他走到几人面前,站定。

  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宁月,然后看着笑道:“听闻圣女今日进京,朕也想一睹风采,便亲自来迎接。但想到圣女长途跋涉应是累了,不如先入宫休息一番?”

  圣女掀开纱幔走了出来,有宁月珠玉在前,此时他们再见到圣女的容貌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波澜了。

  圣女见此袖中的手微微收紧,但面上却依旧冷淡,“劳烦陛下亲自前来了。还有……摄政王殿下。”

  接着她将目光放到了上官倾墨身上,那眼神顿时变得温柔似水,深情缱绻。

  上官倾墨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抬脚走向宁月,圣女脸色微变,一抹难堪一闪而过。

  “你!”她身边的侍女顿时怒了,下意识的开口。

  圣女冷眼一扫,那侍女不甘心的咬了咬唇,闭上嘴扭头看向了一边。

  上官倾墨笑意温柔,倾身附在宁月耳畔低语:“宝贝做的不错。”

  宁月看了眼那好像要把她吃了一般的圣女,眉头一挑。

  委屈的瘪着嘴,桃花眸里微微泛着水润,挤出两滴眼泪就开始告状:“刚刚……有人想让人家做婢女,还是贴身的。我不愿意,她就要杀我。”

  她伸手抱住上官倾墨的腰,脸颊埋进他的胸口蹭了蹭,哭唧唧的说道:“夫君……人家好委屈。”

  一旁的战影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看着扑到自家王爷怀里撒娇卖委屈脸的宁月。

  这……这还是刚刚那个泼妇一般的风月姑娘吗?

  刚刚还指着别人鼻子骂的欢,如今却跑到王爷怀里恶人先告状,战影简直都没眼看了。

  战影欲哭无泪的捂着眼,太丢人了!

  上官倾墨被她那一句娇软的夫君唤的心神一动,恨不得立刻咬住她的嘴巴好好欺负她一番。

  可是,人太多了,他还没有被人围观的嗜好。

  夫君?!

  不仅是圣女,就连周围的百姓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相拥的那一对璧人。

  摄政王什么时候有王妃了?

  圣女咬着唇,低声呵斥道:“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嘤嘤嘤,她凶人家~”宁月眨巴着水润桃花眸,楚楚可怜的看着上官倾墨。

  上官倾墨心头一颤,喉结上下动了动,完全无法承受怀里姑娘柔柔软软的撒娇。

  他俯身在她耳畔哑声呢喃:“这里人太多了,你要乖。”

  众人都觉得这画面太过友爱,然而某人怀里的姑娘却暗暗掐了掐他的腰,咬牙切齿道:“不要趁机吃小爷的豆腐,你就说你教不教训她?”

  他要是怜香惜玉了,宁月就晚上自己去教训这该死的自大女人。

  他低笑一声,再抬头时已恢复了一贯的冷淡,甩了甩袖子冷漠道:“阁下虽是圣教圣女,却无权干预东越,更遑论本王与王妃之间的事。念你是初犯,此次便算了,若再欺负本王的王妃,即便你是圣女,本王也绝不轻饶。”

  就这啊?

  这算个屁的教训!

  就一句话不痛不痒的。

  还不如让她上去揍那什么劳什子圣女一顿呢。

  宁月在他怀里翻了个白眼,磨着牙掐住他腰间软肉,用力一拧。

  在他低头看过来的时候,轻哼一声撇开头。

  这话一出,圣女的脸色顿时变了,铁青着脸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那双美眸恶毒的盯着他怀里的宁月。

  倒是她身边的侍女忍不住了。

  直接说道:“原来贵国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如果东越不欢迎圣女的到来,那我等回去便是。只是东西……只怕不能交给你们了。东越陛下,摄政王殿下,因为一个平民女子而得罪圣教,似乎不是一个明智之举。”首发..m..

  上官寻似笑非笑的没有说话,闻只是眉头一挑。

  “玲儿,不可。”圣女淡淡的说。

  有些事,不该放在世人面前所说。

  转而看向上官倾墨:“此先并不知姑娘是摄政王心仪之人,是静怡的错,还望姑娘海涵。”

  “算了,既然圣女道歉了,本姑娘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先前的无礼吧。”宁月从上官倾墨怀里探出头,懒洋洋的说。

  哼!

  怜香惜玉是吧?

  看小爷今晚怎么收拾她!

  这一番话气的赵静怡胸口上下起伏,袖中的手紧握成拳,指甲刺入掌心泛出丝丝血迹。

  上官寻合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两声,生怕这两人再擦出什么火花来。

  “既然误会解开了,便请圣女随朕一同入宫吧。摄政王和……”他看向上官倾墨怀里的宁月,似笑非笑的勾唇,“未来的王妃也一同来吧。”

  “他好像好像有点面熟。”宁月达到目的,立刻就翻脸不认人,推开面前的男人看向上官寻。

  “就是你以前经常欺负的小寻子。”

  一行人准备朝皇宫而去,上官倾墨牵住她的手,低声说道。

  声音不大不小,倒足够让上官寻听见。

  上官寻黑着脸走在前面,那可是他一生的黑点,上官倾墨就这么说出来了。

  “啊?他以前不是小胖子吗?现在长这么好看啊?”宁月笑眯眯的看着上官寻的背影,不怀好意的摸着下巴。

  哪知身旁的男人,捏了捏她的手心,似有不悦。

  她话音一转,说道:“当然二哥是最好看的。”

  宁月和上官倾墨走在最后,上官寻身后的众大臣虽从开始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但一直在后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还时不时的看一眼宁月,或是赵静怡,眼里带着怪异的光芒。

  上官倾墨见惯了那些目光,如今倒是没什么感觉。

  宁月却是有些不习惯,皱着眉头。

  上官倾墨冷眼一扫,那些大臣立刻收回了目光,不敢再看。

  他侧眸低着磁性又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低语:“再叫一声夫君可好?”

  宁月偏头看着他……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