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六瓣雪莲

小说:王妃每天都想劫色 作者:付九月 更新时间:2020-10-01 01:2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们对视了许久,宁月突然嫌弃的眯了眯眼睛,然后傲娇的把头转了过去。

  “刚刚不是叫的挺自然的?”他低笑着说。

  “那是形势所迫。”宁月翻了个白眼,不仅转过了头,连手也甩开了他的手。

  “没良心,用完就丢。”他控诉道。

  “那你也没教训她啊。”

  说起这个宁月就十分不爽,明明是让他教训那圣女一番,结果他就语教育了一番就算了。

  “钻牛角尖了?你不是喜欢黑吃黑?”

  他看了眼四周,无人再注意他们这里的动静,他才笑着将人拉到身边,低语道。更新最快s..sm..

  “你说的有道理奥。”

  宁月点了点头,那个赵静怡的侍女刚刚说圣教有东越皇帝需要的东西,恐怕这圣女来的目的不简单。

  宁月最喜欢黑吃黑了,圣教在四国的地位还是不低的,总会有百姓去信仰他们。

  宁月如果真的和圣女对上,也是讨不了好的。

  “他们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六瓣雪莲。”

  他低头看向她,一眼就看到了那邪恶微翘的嘴角,低低的笑了起来。

  “我听说六瓣雪莲能活死人肉白骨是不是真的?上官寻是想救什么人吗?”

  眼见快到宫门口了,上官倾墨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就在宁月准备再问一次的时候,上官寻等人停下了脚步。

  宁月没注意到这点,若不是上官倾墨拦着,她差点就撞上前面那人的背。

  上官寻眉梢微挑,朝这边看了过来,宁月冲他做了个鬼脸。

  上官寻收回视线,带领一众人走进宫门。

  东越的皇宫宁月还是第一次来。

  以前宁月来东越都是待在上官倾墨的府里,即便上官倾墨有时会入宫,宁月也不想跟着他。

  骨子里,她很讨厌皇宫。

  在她印象里,皇宫都是吃人的地方。

  这里的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而她一向喜欢自由,是最不适合也最不喜欢这里的。

  她四下张望着,看着四周金碧辉煌的殿堂啧啧出声。

  “这得耗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啊。”

  上官倾墨抬手按住她乱动的头,凤眸里闪烁着幽深莫测的光。

  “都说了不要摸头,我长不高就是因为你们总是摸我头的缘故。”

  宁月气恼的将他的手拿开,桃花眸瞪着他,不满的说道。

  “从现在开始,跟紧本王。”他不容拒绝的牵住她的手,严肃道。

  皇宫比不得摄政王府,宫道弯弯绕绕十分复杂,她又是个不记路的,很容易迷路。

  万一跑到了冷宫那边,惹上了不该惹的,他就是能处理,也会很头疼。

  早在圣女进京前,上官寻便在皇宫设了宴。

  只是没想到赵静怡的动作会那么慢,他们在皇宫等了许久也没能等到人。

  上官寻有求于人,只能亲自前往京都城门迎接。

  他是一国之君,如此下面子的事,多少还是有些不悦的。

  一行人走到了栖霞殿,皇后早已等待多时。

  见到上官寻连忙带着身后的一众嫔妃上前行礼。

  “平身。”上官寻将皇后扶了起来。

  “早听闻圣女天人之姿,如今一见果真不同凡响。”皇后看向宁月,眼底掠过一抹惊艳,笑着说道。

  上官倾墨低笑出声。

  上官寻:“……”

  宁月指了指自己:“我?我不是圣女。”

  真正的圣女赵静怡脸色都黑了,站在一旁冷着一张脸。

  她身边的侍女气的脸色通红,目光带着杀意的盯着宁月。

  上官寻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说道:“皇后,你看错了,这边这位才是圣女。”

  他指了指赵静怡。

  “这……”皇后一愣,但能生活在皇宫能稳坐一国之母的位置,到底是有本事的,连忙说道,“倒是臣妾有眼无珠了,还望圣女莫要怪罪本宫。”

  赵静怡还未说话,上官寻便开口了:“圣女宽容大度,怎会与你计较,皇后宽心。”

  欺人太甚!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模样,赵静怡脸黑的像锅底,袖中的手微微收紧,她还没说话呢。

  “圣女远道而来,本宫特地设宴款待,快请入座。”皇后看了一眼赵静怡,笑着说道。

  赵静怡甩了甩袖子,入了座。

  她出使其他国家的时候,也没现在这么憋屈过。

  如果不是圣尊的命令,赵静怡恐怕早在城门时就回头离开了。

  上官寻为了彰显东越对圣教的重视,特地将赵静怡的座位安排在了自己的右手边。

  巧的是,以上官倾墨的地位,也是在上官寻的下首,正对着赵静怡的位子。

  上官倾墨还没入座,宁月就一屁股坐在了本该属于他的座位上。

  殿内的视线全部都看了过来,宁月只觉得这座位有点发烫,朝后挪了挪。

  赵静怡神色一冷,讥讽道:“听闻东越宫宴,主位是留给在座的诸位大臣,而女眷则应该坐在侧位。这位姑娘,莫不是不懂东越的礼数?”

  “你真了解我,我还真不知道。”宁月回了她一句。

  然后抬头看了眼还站在她身后的上官倾墨,问道:“是这样吗?”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动作宠溺十足。

  冷眼扫视了一圈,逼得那些大臣不敢再用谴责鄙视的目光看着宁月后才收回视线。

  撩了衣袍坐在她身边,低笑说道:“你喜欢就好。”

  宁月点了点头,故意说的很大声:“那我是挺喜欢的。”

  赵静怡脸色一沉,抿着唇看着上官倾墨,眼里压抑着复杂万分的情绪。

  如果这份殊荣是给她的,该有多好。

  上官寻一直看着上官倾墨和宁月的一系列动作,也没有出手干预,唇边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众人入座后,宴会很快就开始了。

  从殿外走进多名舞姬,丝竹悦耳,舞姬们配合着翩翩起舞。

  下方,大臣们在小声交谈,也不乏有欣赏舞姿的,但赵静怡的目光一直在上官倾墨这里。

  “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六瓣雪莲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趁着没人注意,宁月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问。

  上官倾墨剥了一颗葡萄放在她唇边,宁月张口就咬了下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