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四章:我孙水落,有筑基之资!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0-22 04: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七虹所修炼的《青华内功》,乃洪阶中品,算不得顶尖,亦不算普通,虽无法直接增进杀伐之力,可于修身养性,温养肉身体魄方面,则有着奇效。

  随后数日的时间,朱七虹搬运内劲,调养伤势,已渐渐痊愈。

  不过这几日以来,松田庄满庄缟素,几乎家家户户挂白,身穿孝服,哭声几日来没有停歇。

  “最后的死伤,有结果了吗?”中午用饭的时候,朱七虹问大伯朱育晖。

  朱育晖叹了口气,说道:“统计出数字来了,因骊山大妖肆虐,死亡一百七十六人,重伤一百三十八人,轻伤两百六十人。”

  “对了,虹哥儿,你也是轻伤中的一员。”朱化石插话道。

  一百七十六人死亡……

  朱七虹沉默,而且除了死亡人数破百以外,重伤人数同样上百,轻伤人数虽过了两百,但轻伤毕竟不算严重,如朱七虹一般,修养个四五天的便好得差不多了。

  “唉,那些重伤的,恐怕下半辈子,都无力劳动了,除非……他们能于武道上有突破,或许有那么两分转机。”朱达弼也是叹息。

  他活了好几十年,经历了许多事,可像前几日那般死伤惨重的情况,最近十余年来都是不曾有过,上一次还是骊山鼠疫大灾之时。

  袁蔓一面催促朱化石多吃点,一面问道:“知道那头凶禽的来历了吗?安津城里头有没有什么消息?”

  “那头凶禽,乃骊山大妖,应是叫作银脊大鹏鸟,十分凶恶,为骊山深处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大妖怪!”朱清雅道,“出手驱赶银脊大鹏鸟的两名人族高手,一个是安津城安家的家主,另一人则不知其来历背景。”

  “能在面对了骊山大妖的时候挺身而出,无惧艰难险阻,不畏大妖之威,除了安家家主以外,那白雾刀客,想必也是侠义心肠的人族高手。”朱达弼道。

  朱化石嘀咕道:“这样的人族高手,我觉得啊,越多越好。”

  朱达弼、朱育晖、袁蔓、朱清雅笑了笑,小孩子就是会说胡话,天下再大,可又哪来如此多这种高手?

  用过午饭,朱七虹回转屋中静室继续修炼。

  他似乎摸到了后天境第四层的关隘。

  “《青华内功》,乃正宗玄门武功,虽仅得洪阶中品,但中正平和,无有走火入魔之虞。”朱七虹喃喃自语,道,“后天境第三层与第四层,是奠基的炼肉阶段,淬炼了全身肌肉等,便可自然而然升级,跨越炼肉境,至后天五层、六层的换血境。”

  后天一层、二层,乃淬皮境,朱七虹早几年前便就修行完成,后天第三层的炼肉初境,他同样有了不下三年的修行。

  按理来说,依靠时间用水磨工夫,也是到了他破境的时候了。

  因后天三层与后天四层,同样为炼肉境阶段,故而朱七虹的突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这一次受创,观摩骊山大妖凶威、人族顶尖高手的大能,于内于外皆对他有着触动,得以堪破后天四层关隘,实是再正常不过了。更新最快s..sm..

  当朱七虹从静室中走出来的时候,他的修为,俨然已从后天三层炼肉初境,抵达了后天四层炼肉后境。

  朱家人得知了消息后,大是惊讶。

  “哇,虹哥儿,你真的突破后天第四层了?”朱家内,朱化石等同龄人得知消息,当场就惊呆了。

  朱达弼老怀大慰,哈哈笑道:“虹哥儿,好样的,不丢你爹娘的脸!”

  朱七虹的父母亲,昔年也是松田庄有名的天才,只可惜啊,全部因鼠疫而去世。

  朱育晖、袁蔓、朱清雅三人也是高兴。

  而朱七虹破境的消息,最后甚至连朱家族长、筑基境的高手朱仁良都惊动了,他盯着朱七虹打量一阵,顿时脸露笑容,点点头道:“虹哥儿,好样的,继续努力,咱们朱家,又有一个筑基种子了。”

  “还有你们这群浑小子,一个个就知道玩耍,对修炼一事从来不上心。咱们朱家,亦算是庄子内的有底蕴的家族了,可年轻人中,除了一个虹哥儿,便再无第二个人,突破到后天三层以上的炼肉境了。”

  朱仁良转脸看向一旁的众人时,立刻沉了脸,喝道:“看看别人田家、水家、刘家、江家,还有卫家,哪一家年轻一辈,没个三五名炼肉境?”

  “就你们这些不中用的家伙,竟是给咱老朱家丢脸!”

  朱家族地上上下下,好几十号人都低头,朱化石等年轻人可没想到,观摩朱七虹,最终却给自己惹来了一通埋汰。

  “还看什么热闹,不抓紧时间修炼了?”朱仁良怒喝道。

  顿时一大群朱家年轻人鸡飞狗跳,老一辈人物都觉浑身坐立不安,他们中一些人,还不一定有朱七虹厉害哩。

  “哈哈,朱仁良,又训诫你朱家那一群小崽子呢?”忽然,一个大笑声自朱家族地对面的山坡上传来。

  松田庄上万人口,主要根据家族血缘来分开居住——不过上千年繁衍生息,其实各家各户,往上扯几代,总能找到点亲戚关系——山坡山腰山脚,皆住了许多人家,错落有致,房屋修筑得并不显十分紧密。

  而有一些地方,前人们甚至还搭建了浮空索桥,联通各山坡上的同庄人。

  朱仁良没好气道:“水同光,吵吵啥?别影响大伙修炼,谁要是走火入魔了,我看就是你水同光惹的祸。”

  “怎么就是我的锅了?”

  水同光当即不满,喊道:“明明是你朱仁良第一个大喊大叫,现在贼喊抓贼,真是可笑!朱仁良,你还讲不讲理了?”

  “不想和你废话。”朱仁良心情很不顺,水同光这家伙,因他水家年轻人不乏出色者,不像朱家一样,仅得朱七虹一根独苗。

  所以,水同光经常在朱仁良面前炫耀,让朱仁良感到十分恼火。

  朱仁良哼声,背身负手,慢慢悠悠回转他家大院,似根本不曾听闻水同光叫嚣。

  “爷爷,朱家那朱七虹晋升了后天四层,与孙儿同一个等级,不如让孙儿与那朱七虹一战,看看谁才是水朱两家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俊杰!”水同光身旁,一个长相斯文,面色白皙的年轻男子淡淡道。

  他看向朱七虹的目光,显得意味深长。

  “哈哈,好,不愧是我水同光的亲孙子!”

  水同光哈哈大笑,向朱仁良邀战道:“朱仁良,你朱家那朱七虹,可敢与我水家水落一战?”

  “我孙水落,有筑基之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