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六章:巨力震山庄!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0-22 04: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水同光、水梓童等水家人登时松一口气,复露笑容。

  原来水落是念及了同村情分,不愿闹得太僵,因此才输了朱七虹一招,现在他认真起来,要全力出手,朱七虹势必很快便会败下阵来!

  胜利不可能脱离水落手掌!

  朱家人本来都准备欢呼,此刻闻听水落语,内心顿时又揪了起来,神色紧张。

  虹哥儿应该能应付……的吧?!

  除了水家、朱家人外,还有松田庄的其他人,都闻讯赶至,饶有兴致地观望朱家、水家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俊杰对战。看热闹嘛,谁还没有这种心思呢?

  “朱七虹不知还能撑几招?”

  “我赌五招!五招之内,水落必能将朱七虹打倒在地!”

  “我看哪,他依靠水落的留手胜了一招半式,便是他最辉煌的时刻!”

  无论哪家人,全部更认可水落,皆认为朱七虹败局已定。

  水落负伤,一贯在年轻一辈中所向披靡的他,此刻面对了朱七虹时,却被打伤吐血,这让他心中冷意更盛,瞳孔内光束暴涨。

  “朱七虹,给你捡了一个便宜,这一次,我要强势将你打败!”水落冷喝道。

  轰!!

  他浑身内劲缠绕,通体绽放璀璨白光,如同一轮白色大日,照亮天宇,爆发出极其可怕的力量波动,冲向朱七虹。

  “废话真多!”朱七虹平静道,脚下步伐游移,捏了掌印,家传的《震山二十掌》,他已修至第四掌,抬掌按拳间,有恐怖的力量涌动。

  水落眼神冷冽,他快速横移,避开朱七虹这一掌,同时伸出左手,猛力打在朱七虹指掌上,砰的一声,青白二色劲力迸溅,在那里炸开。

  他的左手缠绕了一层清光,有鲜血溅射,他被朱七虹一掌再度打伤。推荐阅读sm..s..

  两次碰撞,两度负伤!

  水落神色微变,瞳孔越发冰冷,这一次接触,他彻底明白,朱七虹力量强到没边,与之硬碰硬,就算他内劲更加浑厚,依旧有负伤之险。

  “不过,我水家的《御元灵掌》,便是轻盈之绝学,从来不推崇正面战场的硬碰硬,而是擅长游击攻掠!”水落暗想,立刻调整策略,围着朱七虹游走,不时出掌,极速攻击朱七虹要害,白色劲力灿烂。

  若朱七虹回防及时,他便立时抽身急退,从不恋战。

  “好!水落这个战略,发挥了他的所长,值得夸赞。”水同光等水家人抚须微笑,点头露出赞同之色。

  他们同样发现了,朱七虹不知为何,肉身体魄力道极大,在后天前几层,内劲尚不十分浑厚凝练的情况下,肉身力量,亦有决定性作用。

  与此同时,他们也明白了为何朱七虹胆敢应战,原来是有这个依仗在身。

  可惜啊,水落调整策略,朱七虹内劲不足的现实,便体现得淋漓尽致。

  战斗智慧方面,看来依旧是水落独占鳌头。

  朱七虹内心暗暗摇头,我是后天第四层,你水落同样是后天第四层,就算因为时间缘故,水落内劲稍显浑厚,可既然水落尚未突破后天第五层,那也就强得有限,不比朱七虹的内劲多出几缕。

  当朱七虹内劲耗光的时候,水落内劲也是宣告枯竭。

  不过朱七虹不准备拖时间,他两世为人,导致此世精神力量强大,给肉身带来了极重负担,因而肉身体魄主动地寻求淬炼,他力量实是远超同龄人、同一境的武者。

  体魄健壮,精神力量亦强,他之内劲又如何会弱了?

  嗤嗤嗤……

  朱七虹连续出掌,他动用了浑身所有力量,天青色内劲加持,掌力若三尺青锋,钢刀一般。

  是的,朱七虹先前也是不曾动用全力,无论内劲,还是无匹肉身巨力,他皆只动用了八九成。

  别看朱七虹刚初突破后天第四层的炼肉后镜,但因他两世魂力叠加,于肉身而,负担极重,自然而然内劲将肉身淬炼得十分厉害。

  不然的话,他便是一个病秧子了,因肉身难承载沛然魂力。

  朱七虹甚至根本无须巩固境界,只要突破了,便基本上就已稳固修为。

  所以,水落寻他挑衅,想将他打压,实在打错了如意算盘。

  水落心惊,他发现自己的速度,竟似乎比不过朱七虹了,而从朱七虹掌指间传来的力道,一浪高过一浪,如无尽头,在天青色内劲气浪中,皮肤被划开,有血液淌落。

  这对他来说,是一件极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他已晋升了后天第四层足足有了快一年光阴,而朱七虹不过是方初破境,朱七虹的实力,为何能比他更加厉害?!

  “是那恐怖的肉身巨力!”水落眼神越来越冷,不再执行游击策略,他明白,在速度已渐不及朱七虹的现在,游击策略,俨然是行不通的了。

  他向前俯冲,誓要逼近,将朱七虹打倒在地,重振他之声威!

  迟迟难以拿下朱七虹,水落明显感觉到,山上山下,对面山坡,人们看着他的目光已发生了微妙变化。

  这是水落无法容忍的事。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败北!

  轰!

  朱七虹凛然无惧,掌力犀利无匹,宛若战刀利剑,有断木切树之能,内劲鼓荡,方圆一两米,被染成了一片青色,景象骇人。

  噗!噗!

  接连两道血光炸开,水落闷哼,小腿上亦有伤口,血液浸染衣裳,每一个脚印,都是血红色。

  他甚至险些脚下一软,直接栽倒在地。

  “啊……”水落大吼,声音震动山上山下,他满身是血,忍受着剧痛,睁大眼睛,冷冷的盯着朱七虹,向他逼近。

  但是,这一次他又遇上了大麻烦,密集如雨的掌力,穿云破空,将他另一只脚打伤,鲜血飙射,已可见骨。

  扑通!

  他失去平衡,一头栽进了泥土当中。

  松田庄,本来很多人围观这一场战斗,人声嘈杂,议论纷纷,都看好水落获胜,大败朱家的朱七虹,可是现在却全部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震撼莫名,看着一个地方。

  那是水落?

  他栽倒地面,爬不起来了?

  朱七虹大败水落,将他重创,别说再战之力了,连从泥土中爬起来的力量都已不存在!

  人们全都瞠目结舌,震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