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七章:第一人!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0-22 04: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仁良、朱达弼等朱家人站在山坡上下,遥观朱七虹与水落一战,看到最后这一幕,水落惨遭朱七虹掌力打伤,双腿尽皆负伤,一头扑倒地面泥土中后,便再爬不起来。

  即便他们是朱七虹亲族,但这个结果,依旧对他们有极大的冲击,水家百年来的第一天才、被水同光称赞为“吾孙有筑基之资”的水落,居然被重创,像一条死狗般趴在地上!

  说实话,连他们都未想到朱七虹能赢,而且是以这种干净利落的方式展获胜利!

  “啊……”水落咆哮,在泥土中扑腾,想再度起身,攻伐朱七虹,只可惜,他双腿负伤,已无起身之力了。

  “哥哥!”水梓童自震惊当中回过神来,神情焦急,连跃下山坡,几个点指,替水落止住了流淌的鲜血。

  “我们……输了!”

  水梓童扶着她哥哥水落,抬脸看向不远处的朱七虹,神情苦涩地道。

  水同光等水家人,如梦初醒,纷纷跃下,救治水落,望向朱七虹的目光,或多或少掺杂了几分敌视。

  可他们没指责水梓童,他们同样担心水落发生意外——现在伤势虽重,但调养十天半月的就能痊愈——因为朱七虹的战力实在太强了!

  松田庄年轻一辈,也许无人能抵挡朱七虹了!

  山上山下,对面诸山坡上,同样有松田庄人观望,他们都很吃惊,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朱家刚初破境的朱七虹,可以大败水落。

  此时,所有人都惊住了。

  短暂寂静后,便是热烈无比的喧哗,所有人都沸腾了。

  “朱七虹……”

  “朱家朱七虹,十招之内,将水落打得无起身之力?!”

  “太强了!!”

  朱七虹捏掌印,于十招之内,将水落打败,一头栽进泥土无法爬起,这是何等惊人的场面!

  所有人都震撼,松田庄沸腾了。

  “水同光,快带你有筑基之资的孙儿水落回家疗伤去吧,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朱仁良笑眯眯,道。

  他心情很好。

  朱家人此刻心情都非常棒,笑容满面,许多人简直笑得合不拢嘴。

  水家人则像吃了苍蝇一样,脸色铁青且难看,因族中年轻一辈第一高手水落,已然落败于朱七虹之手,没法再说什么,只好带着水落灰溜溜地转回对面山坡上了。

  “虹哥儿,你太厉害了!”朱化石等朱家年轻人振奋,一直以来,因水家、朱家毗邻,隔了一座浮空浮桥相望,导致水家年轻一辈,经常奚落朱家年轻人们。

  他们心里头早憋了一肚子火,此刻朱七虹大败水落,他们也觉扬眉吐气。

  朱七虹神色依旧平静,丝毫不因为战胜了水落,就得意忘形,洋洋自满。

  朱仁良、朱达弼等老一辈人物,纷纷点头,暗暗赞许朱七虹。

  宠辱不惊,虹哥儿有大将之风!

  “朱家可真出了一个筑基种子!”田家、刘家、卫家、江家等松田庄大家族,都是惊叹。

  水落虽输给了朱七虹,可水落实有筑基之才,二十三四岁,便至后天第四层,放眼松田庄年轻一辈,在朱七虹强势崛起之前,无一胜得过他,便是田家、刘家、卫家、江家等族中的年轻俊杰,亦顶天了与水落相当,不会有无敌之资。

  但朱家的朱七虹崛起了,松田庄年轻一辈中的局势,便将彻底改变且瓦解。

  朱七虹,将是很多松田庄年轻一辈挑战的对象!

  “唔,这也是好事一桩,有一个同龄人能压着他们,起码能叫那些小兔崽子,不像以往那般骄傲自满了!”也有人如此低语,认为这并非一件坏事,反而是大好事一桩。

  这一场风波,将前些日子上百族人身亡的惨讯掩盖,毕竟逝者已矣,生者总要继续生活。

  而松田庄位于骊山深处,时刻面临妖兽的威胁,极度推崇武力,强者为尊。

  朱七虹的强势,不仅没让人们感觉不安或忌惮,恰恰相反,人们都为松田庄有此俊杰而高兴。

  这意味着数十年后,也许松田庄便有一尊筑基后几层的大高手坐镇!

  朱七虹的名字,因此一战,算是彻底扬名松田庄全庄上下,基本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不过朱七虹自己却不曾理会外界的议论,而是回到了家中,闭起门来刻苦练武。

  “以我肉身体魄之强度,本不该那么多招方才击败水落,虽然我是刚刚晋升了后天第四层,但也还是不太应该如此拖沓!”

  静室内,朱七虹喃喃道:“洪阶中品的《青华内功》,是我主修功法,根本内功。《震山二十掌》,却是我习练的掌法,拳脚功夫,洪阶下品,立意高远,在后天一十二层境,应有无匹之威才对!”

  “看来,我还是修炼得不到家啊!”

  他暗暗叹息。

  这一番话语要是叫外面的人得知了,绝对会一个个气吐血。

  年轻一辈第一人还不够??

  人们一个个都会翻白眼的。

  《震山二十掌》,洪阶下品的位阶,是朱家品阶最高的一门掌法,共有二十掌的修炼口诀。

  前一十二掌,对应的是后天一十二层,后八掌,则对应了筑基前八层。

  换之,朱家历代先人中,最厉害的那位,便是筑基第八层的高手。

  “筑基第八层……那是让我仰望都看不到的强大境界!”朱七虹暗道,后天第四层与筑基第八层之间,实在相差得太远太远。推荐阅读sm..s..

  “虹哥儿,族长找你!”

  突然,屋外有人在喊他。

  族长找我?

  朱七虹奇怪,族长朱仁良日理万机,朱家许多事情要他拍板,庄子的一些事同样要他参与,好不容易空闲了,又要闭关修炼武功,他哪来时间找我?

  朱七虹走出去,果见朱仁良和朱化石站在屋外。

  “族长。”

  朱仁良笑道:“虹哥儿啊,你既然在武道修行方面,有筑基之才,我回去和族中老人们商议了后,决定取出一门武功绝学,让你习练,增进战力。”

  武功绝学?

  朱七虹一愣,旋即目露喜色。

  能让族长一位筑基高手如此珍而重之,必为洪阶绝学!

  虽然他已有家传玄功傍身,但武功绝学这东西,谁又嫌多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