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八章:练武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0-24 14:29: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族长,是什么武功?”朱七虹连问道。

  朱仁良哈哈一笑,自怀中掏出一小本书册,递给朱七虹。

  “《摧心拳》?!”朱七虹接过了,喃喃念道,这名字可不像正宗玄门武功。

  “别因为《摧心拳》的名字而轻忽了这门武功。虹哥儿,我直接告诉你吧,《摧心拳》,乃洪阶中品的拳法!比你修炼的《震山二十掌》,都还要高出一个位阶!”朱仁良郑重道,“此功别外泄出去!你背熟之后,烧了这本副册。”

  “是。”朱七虹肃然应道。

  朱化石挠挠头,想着自己离远一些。

  朱仁良又一笑道:“其实只要别外泄给外人就行了,自家族人,只要满足修行条件,私底下传授了也没什么关系。”

  略略一顿,他脸色郑重,叮嘱道:“但《摧心拳》乃阴狠之拳法,有伤天和,更伤武者,寻常后天境武人,得之修炼,不过是自毁根基。”

  “虹哥儿,你要切记这一点!”

  朱七虹连连点头。

  “好了,虹哥儿,你好生修炼吧,争取早日进入后天第五层,突破到换血境。”朱仁良走了。

  “化石,你很闲啊?!”朱七虹挑眉,看向堂弟朱化石道。

  朱化石顿有不祥预感,连连摆手道:“没!虹哥儿,我很忙的!”

  “你忙什么?”

  “现在不是二月份了吗,春耕要人手吧?驱赶妖兽,查看水渠,清理杂草,这些都需要人做吧?”朱化石嘿然笑道,“虹哥儿啊,我不是修炼的料子,种地更适合我。”

  朱七虹无语,没好气道:“你别本末倒置了,练武才是根本,没有武力保障,我们如何在这骊山中生存下去?”

  他原先亦跟随族人们春耕播种,因此才遇见了骊山深处大妖出没,受了轻伤,吐血而归。

  但现在他修为又有了突破,人们便不愿他再涉足这些琐事了,认为这会浪费、挤占他修炼的时间。

  好生修行,早日突破后天第五层换血境,早日达至后天后几层,才是人们对他的希望与要求!

  “这不是有你嘛?!”朱化石笑道,“虹哥儿,我也很忙的,不与你多说了,我先走了啊。”

  说着朱化石一溜烟地跑远了。

  朱七虹望着堂弟的背影,轻叹一口气。

  “唉!武力……果然,无论哪一个世界,都是拳头大的才有道理啊!”朱七虹低语,回入屋内静室,借着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认真翻阅这一本《摧心拳》拳谱。

  “洪阶中品拳法,若能习练入门,我之战力,便必将更上一个台阶!”

  《摧心拳》拳谱,乃洪阶中品,比他现修炼的《震山二十掌》,要高出一个位阶。

  当然,两种拳法掌法,各有各的好处,不可一概而论。任何一门洪阶绝学,都有自己独到之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重要的是,按照朱七虹翻阅了的部分《摧心拳》拳谱内容来看,《摧心拳》与《震山二十掌》并不冲突,甚至还有互补的地方。

  这也是为何朱仁良选择了《摧心拳》交给朱七虹的原因。

  他作为筑基高手,又知晓朱七虹自幼修行《震山二十掌》,怎可能会选择一门与之有冲突的拳法?

  他又不是想废掉朱七虹!

  《震山二十掌》,刚猛霸道,震劲冠绝松田庄,隔山打牛,一掌击出,外表毫发无损,内里却已然破破烂烂,成为一滩烂泥了。

  早些时候,迎战水落之时,《震山二十掌》的精义,朱七虹并未完全使出。

  唔,他对《震山二十掌》的修炼,同样也还不算十分到家。

  《摧心拳》,则为阴狠之拳法,旨在“摧其心,毁其身”,使的是暗劲,阴狠毒辣,与刚猛霸道的《震山二十掌》,恰好形成鲜明对比。

  “同为洪阶绝学,如果能将这两门拳法掌法融合,一掌拍出,一拳击出,既有刚猛震劲,又有阴狠暗劲,那我的杀伤力,岂不立时攀升两三个台阶?!”朱七虹呼吸有些火热,眼神贼亮。

  他认真研究《摧心拳》。

  依照他的设想,拳掌不分家,本来就都是肉身战技,改拳为掌,改掌为拳,相比起改拳法、掌法为剑法、刀法来,实在是要简单太多。

  当然啦,他初习《摧心拳》,这仍然是一个重大工程,短期内难见成效。

  朱七虹本就没想着一口吃成个胖子。

  ……

  没了春耕播种的劳动,朱七虹确实修炼武功的时间,比以往要多出了一倍,而他在《摧心拳》上的修行,已经初见成效。

  只不过,关于《震山二十掌》之震劲,与《摧心拳》之暗劲融合的想法,现在依旧还只是一个脑海中的想法,无法落到实处去。

  武功融合,尤其这还是两门洪阶绝学,有此难度,朱七虹一开始便预料到了,所以他一点不着急,慢慢修行。

  在内功心法《青华内功》上,朱七虹的进步倒更为显著。

  只因他一日突发奇想,既然震劲可与暗劲融合——虽说他现在只是略有眉目,尚无确切成果出来——但这个想法,很明显是可行的。

  那么,以震劲、暗劲淬炼肉身,岂不比单纯的温和内劲,如水滴石穿一般打磨肉身体魄要好得多了?

  “也许可行!”朱七虹心动了,因《摧心拳》是初初习练的拳法,算不得精通,而肉身体魄关乎重大,他也不敢肆意妄为,乱加修炼。

  因此,一开始他调用了天青色几缕内劲,沿袭《震山二十掌》路子,蜕变为了震劲,不曾宣泄出体外,而是在体内游动,熬炼肌肉皮肤。

  哧哧哧……

  一阵细微响声自朱七虹体内传出,身体不断颤动,像是有一柄铁匠重锤,在敲打肌肉、皮肤。

  朱七虹吃了一惊,如果不是他的肉身体魄比之同一境的武者要强壮许多,体质在魂力压迫下,有大幅度的进步,就这么一次震劲流转而已,他非得咳血不可!

  难怪无人以此淬炼肉身体魄,果然凶险重重,稍不注意,便会损伤了武道根基之肉身!

  “看来无法轻易告知亲人们了。”朱七虹暗叹,如朱化石、朱清雅等亲戚,以此法淬炼肉身,恐怕一两次便会咳血重创,终生难再有进步,武道至此而止。

  朱七虹当然不愿见到这样一幕场景发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