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十一章:裴采音背后的隐秘故事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0-24 14:29: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虹哥儿,你觉得田老家主和族长他们商量,会同意上青峡的这个条件吗?”朱化石站在朱七虹身侧,提了一柄战刀,并未出鞘,他低声问道。

  朱七虹望着那神情幽冷的上青峡匪团林三当家,同样轻声回答,道:“会同意的。”

  “我也这样觉得。”朱化石喜滋滋道,“一万多个成汤通宝啊!不少了,我们一年到头,也就一两千文,虹哥儿你多些,可总也超不出三千去!”

  “对了,虹哥儿、化石,你们说,上青峡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一个明显不利的条件来呢?”一旁,来自江家的年轻人疑惑。

  “或许,上青峡出了问题?”朱化石猜测道。

  “那我们还交十万文铜钱?太便宜上青峡了吧?!”那江家的江智顿时怨念满满,道。

  朱化石耸耸肩,说道:“我只是猜测,万一是因为其它原因,又或者……上青峡转性了?”

  “拉倒吧!狗改不了……好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江智话说到一半,突然改口,因为那上青峡的林三当家,阴冷目光忽扫视过来,如毒蛇窥视,他立刻有如芒刺背之感,头皮都是阵阵发麻。

  “小心些,别肆意谈论上青峡。”前头的老人回身叮嘱。

  “是,三叔公。”江智连低眉顺目。

  朱七虹轻声道:“听说上青峡高大当家,已快突破了筑基境?”

  “唔,或许快了吧,但突破筑基境,乃极难的关隘,纵使那些武道大宗的天才弟子,也是十之八九难以成功。”那江家的三叔公淡淡道。

  “江家三叔公,我听其他人说,那高大当家,是从四极大陆上其他国家逃到骊山的,不知犯了什么事?”朱化石好奇问道。

  白发飘飘的江家三叔公摇摇头,说道:“那便不为人所知了,不过高大当家,好像的确是燕国的通缉犯。”

  “好了,三个小屁孩——唔,朱七虹除外——江智、朱化石,别一天关注这些有的没的,好生修炼,修为提升上去了,到时候去外界闯荡闯荡,想知道什么讯息不行?”

  江家三叔公训斥道:“看看你们,哪里比得上朱七虹?武道修行,才是我们松田庄的立身根基!”

  “我们也不想啊……”朱化石、江智咕哝。

  朱七虹若有所思,燕国,位于四极大陆北方,乃最古老的王国之一。

  据传,燕国立国已有一万多年的历史,国中高手如云,强者如雨,连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圣道,都是有着。

  不过燕国与骊山相隔甚远,毕竟骊山属于十万大山之一,位于四极大陆西南角,和魏国、楚国毗邻。

  骊山最东部,便位于楚国登州境内。

  “好了,林三当家,我们决定,答应你们上青峡这一次对规矩的变革,十万文成汤通宝,我们这便清点了送来。”田广文等松田庄宿老商议停妥。

  林三当家笑道:“田老家主,实在铜钱不够,用银两与黄金都是可以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田广文笑笑,未答。

  白银与黄金,无论什么时候,可都是绝对的硬通货,只要铜钱足够,他们便绝不会动用积蓄的白银与黄金。

  最终,全庄人又多凑出四万多块铜板,由林三当家的手下清点完毕,并无错漏。

  林三当家一拂袖,几个大箱子便凭空飞起,越过十数米距离,徐徐降落那狰狞恶兽背上。

  “田老家主,诸位,告辞。”林三当家一抱拳,喝令恶兽掉头,咚咚咚的地动山摇中,带着一群土匪离开了松田庄。

  这件事就算结束了,今后将有一年的安生日子了,朱七虹默默地想。

  回到家中,朱七虹继续修炼《催心拳》与《震山二十掌》,震劲锻身,涤荡血液,渐渐透露出如草木之清新味道。

  便在这时候,朱达弼忽然找上了门来。

  “虹哥儿,你武道修行,已有了一定根基,这本功法,也是时候交到你手里了。”朱达弼说道,自怀中取出一册泛黄的册子。

  他随手将那册子递给朱七虹,说道:“这是一门剑法,叫作《梅花快剑》,是你母亲生前留下来的。”

  “我娘?”朱七虹茫然,娘亲所修行的功法,不是与父亲一样的吗?

  他分明已经修炼了啊!

  朱达弼沉吟了一会儿,似在思量什么,最后他叹了口气,道:“虹哥儿,你大了,修为也渐渐提升起来,关于你娘的事情,也是时候与你说一说了。”

  “?”

  “你娘走的时候,你还小,才八岁,可能没什么印象。”朱达弼叹道。

  朱七虹心想:“我印象可深了!”不过娘亲的模样,他确实已记不起来了。

  “你娘不是咱们松田庄人,你母亲的娘家,那些人还活得好好的,当初那些说词都是骗你的。”朱达弼道,“你娘叫裴采音,安津城裴家人,虽在安津城内,那不算一个大家族,可也有筑基之上的高手坐镇,比咱们松田庄还要厉害!”

  朱七虹一怔。

  小时候父母对他的那些说辞,都是骗他的?这他还真没想到!

  朱七虹一直以为,母亲娘家人,已因病全部死绝,他母亲裴采音,是最后的那个幸存者,最后嫁给了朱育澜——也就是他父亲——孕育了他,灵魂则来自地球。

  “安津城裴家……爹娘他们,为什么要瞒着我?”朱七虹询问道。

  朱达弼轻轻叹息,说道:“他们不是有意隐瞒,而且你娘的许多话也非错误,你母亲那边的直系亲人,确实已经死绝了。”

  朱七虹心中不由微愣,旋即脑中转念,蹙眉道:“难道……那些人的死因,另有隐秘?”

  “是的。”

  朱达弼无奈点头,叹道:“安津城裴家,既有筑基之上的高手,便自然发展壮大,有上千族人。各分支旁系嫡系,为了资源,为了地位与权力,争夺得也是异常激烈,你的外公外婆等直系亲人,就是因此丧命,死在了裴家的内斗倾轧当中,只剩下当时还小的裴采音一个人活着。”

  “你娘打小便差不多是一个孤儿了,孤苦无依,后来她远离了安津城,来到骊山深处,被我们松田庄收留,最后与你父亲看对了眼,结为夫妇,生下了你。”

  “作为两人唯一长辈,我也是在你爹娘临终前,才得以知晓这些事情,并让我在合适的时候,将这些事情告诉你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