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三十一章:剑败强敌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战!”史焱大喝,长啸当空,一头黑发飘扬,浑身缭绕赤色火焰,宛若一尊火焰神灵,脚下的地面开始燃烧,落叶与枯木焚烧成灰。

  这个景象太恐怖,他一上来就动用了绝招,在边上观战许久,明白朱七虹的厉害,剑气锋锐难当,与之持久战,怕是不利。所以史焱打定主意,要在五招之内分出胜负。

  田广文和荣易年对视一眼,同时出手,将这火焰封锁在了五十来米的范围内,不然这骊山恐将有火灾爆发,危及诸多村镇的田土,引来安津城大人物们的干涉与问责。

  大战开始了,史焱掐诀,凝练了一颗玄丹,燃烧着赤焰,焚毁山林草木,炙烤泥土地面,景象骇人之极。

  那玄丹……似蕴含深层次的可怕力量!

  松田庄这边,很多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手心紧张得出汗。

  朱七虹今夜以来,已不知历经了多少次战斗,他还有内劲支持着与眼前的大敌史焱争雄吗?

  铿!

  朱七虹无惧,抖动铁剑,发出清脆剑吟,回响这一块山林,剑气纵横,千百道剑光撕裂熊熊大火,劈开赤炎,生猛得一塌糊涂。

  众人都是一惊,谁也没有想到,朱七虹的应对方式居然这样暴力!

  剑气激荡,火焰冲天!

  “杀!”

  长空下,史焱暴喝,凛冽的话音响彻,若虚空绽放花朵,一条又一条赤色火焰升腾而起,光华冲霄,比月亮清光还明亮,比星辰光芒更盛大。

  那一颗玄丹滴溜溜一转,如同长了眼睛一般,东拐西折,拉出一道道火红光带,绚烂之极。

  史焱一边操纵那玄丹,一边出拳,猛力攻伐朱七虹。

  当!

  剧烈爆响,那一颗玄丹坚硬的可怕,让林中所有人都动容,那是何等玄奇的一颗火丹啊。

  朱七虹亦微微色变。

  他确未料到,史焱催使的这一粒玄丹,居然有精炼铁器一般的质地。

  “但无妨,我的剑器,足以匹敌史焱的那一颗玄丹!”朱七虹暗想道,毫不拖泥带水,剑光一个转折,就又挡住了史焱杀来的拳头。

  深夜时分,星月微光下,山林深处,在两拨人马的密切关注下,有两名年轻人在激烈大战,浴血搏杀。

  剑气与火光此起彼伏,斩开了泥土,切断了古树,又被火焰点燃,顷刻间成为灰烬,显露出两名年轻人非同凡响的能力。

  在各自村镇,他们分别是后天第六层的最强者!

  轰隆……

  玄丹、拳头与剑气碰撞,爆发剧烈狂澜,天青剑光泼洒,同赤色火光交击,每一个呼吸,都会发出巨响,震动山林,慑服无数山中野兽。

  史焱催动玄丹,空中的赤色光带,既绚烂美丽,又给予朱七虹致命的危机感。

  噗噗!!

  最终,那些赤色光带流动,如同河水一样,凝聚在一起,化成一口古钟,宏大而质朴,仿佛上古先民铸造之物,借由史焱之手,浮现千年万年后的尘世。首发..@@@m..

  当!

  玄丹降落古钟顶部,顿时,古钟爆发赤芒,滔滔火海,威力摄人。

  轰隆!

  这一口古钟摆动,一下子砸了下来,向着朱七虹镇压,誓要将他打得半死,无再战之力,为平村赢得这一场胜利,为平村带走那许多猎物,将松田庄踩在脚下。

  “要赢了?”平村武者眼神贼亮,期待地目注场中。

  荣易年也露出久违的笑容。

  松田庄这边则人人面色沉凝,心头如被压了一块大石,沉甸甸的。

  田广文微微眯眼,神情木然,无任何情绪流露,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中,不过他拢在袖子内的手掌,却握紧了。

  砰!

  朱七虹提剑,一剑将那古钟劈退,剑器与古钟交击,发出铮铮的响声,震耳欲聋。

  “收!”

  平村的史焱一声大喝,勾动玄丹与古钟,滴溜溜地飞速旋转,携带炽热气息,有镇杀万敌之力,再度向着朱七虹镇压,并且滔滔火光泼洒,笼罩朱七虹身周方圆数米之地。

  蓦然——

  朱七虹收剑而立,在面对了史焱绝招时,竟未出手反击,而是束手就擒?!

  “啊!!”很多人瞳孔收缩,低呼出声。

  “嗯?”田广文与荣易年神色都是一变,察觉到朱七虹这一次收剑的异样之处。

  他体内力量,好像更凝实了?!

  是以退为进的战略?

  “呼~”朱七虹吁出口气,眸中猛然绽放璀璨光华,不单单是天青色泽,更掺杂了两分紫意,青与紫混合,一瞬散发出远比先前更加锋锐犀利的剑意。

  “《紫云剑诀》?”人们低呼,认出了朱七虹的剑法,那是松田庄田家的压箱底绝学、洪阶武功——《紫云剑诀》!

  荣易年看向田广文,语气复杂地道:“你倒舍得。”

  “同族人,谈什么舍不舍得?荣易年,你私利心太重。”田广文淡淡一笑,道。

  平村武者这一刻亦神情复杂,心中有诸多情绪涌动,但也就只能局限胸腔之内了。

  场地内。

  史焱眼神狠辣,冷冷道:“《紫云剑诀》,我照样打败!”

  古钟与玄丹喷薄赤炎,席卷朱七虹身周,天上地下,已无朱七虹退路。

  轰隆隆!!

  剑光犀利,青紫二色交错闪烁,照亮漆黑的夜空,破入那一口古钟之内,那口古钟居然被朱七虹一剑刺穿了,斩成五六块碎片,玄丹也是裂开,崩毁成为七八团火焰,砸落坑坑洼洼的地面,让火势越发地大。

  “哇!”

  史焱倒飞出去,嘴巴咳出鲜血,染红衣裳,最后重重砸落地面,山林好像都震了一震。

  史焱咳血,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好!”

  后方,松田庄阵营,一群武者振奋,忍不住振臂高呼。

  被平村骑到头上,每人心里头都有怒火,而今朱七虹这般强势,连败三名敌人,大获全胜,令许多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朱七虹收剑,翻滚的气血平复,脸色冷静,看向平村的主事人荣易年,泰然询问道:“荣家主,这一场比斗,是我们松田庄胜了,你们平村败了吧?”

  荣易年等平村武者苦涩,有人扶起史焱,替他疗伤,而在听闻了朱七虹语后,史焱怒急攻心,也晕厥过去。

  “唉,荣家主,你们平村的年轻人,心性修为还有待加强啊。”田广文呵然笑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