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三十四章:田盼夏送剑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都说了,先祖遗物何其多?一柄紫云剑,在其中虽算显眼,可又不是最珍贵的东西,如何就送不得了?”田广文皱眉道,他的确很欣赏朱七虹这个松田庄的年轻人。

  尤其是两天前的一系列事件,稳住战局,支撑到他率众抵达,随后又在面对平村挑衅时,最后一个出战,三战三捷,平村有名的天才荣明光、史焱,全都败在了朱七虹的剑下。

  也是因此,田广文对朱七虹青眼有加,十分看重。在听闻了朱七虹打破他的记录,晋升后天第七层后,有赠送朱七虹紫云剑的想法。

  在他看来,这是一种传承。

  田承福见父亲生气了,心头一怵,但还是忍不住规劝道:“爹,咱们家里头那么多宝贵的好东西,你送什么不行,非要送出去紫云剑?”

  “朱七虹出身朱家,虽比不得我们田家,但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什么好东西没有?”田广文没好气道。

  田承福讪讪一笑。

  “曾祖,你为何要将先祖留下来的紫云剑,送给朱七虹呢?他值得这样一桩重礼吗?”一旁,田盼夏亦忍不住开口问询。

  她修炼的就是《紫云剑诀》,家族内练剑的武者同样很多,可千年来,能使用此剑的人,又有几个?

  板着手指头都能数得着,朱七虹真值得他们这样看重吗?

  并不惜将紫云剑送出去!

  田广文闻,顿时露出感慨的神色,叹道:“朱七虹真正让我侧目的,并非完全是他生猛的一塌糊涂的修炼速度。”

  “那是什么?”田盼夏好奇。

  “战斗能力!”田广文肃然道,“两天前的战事,生死危机间,朱七虹展现出来的风采,就是我这个老人——勉强称得上见多识广了——亦惊叹连连,我认为,朱七虹有望登临筑基之上的玄奥之境!”

  “筑基之上?”

  田承福和孙女田盼夏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筑基之上,是松田庄从未出现过的境界,千年来,最厉害的松田庄武者,如田广文,也就是筑基境的后几层,或许勉强触摸到了筑基之上的边角,可始终不曾有人真正突入进去。

  这是松田庄人们代代引以为憾的一件事。

  在朱七虹的身上,田广文看到了筑基之上的希望。

  “曾祖,你对朱七虹的评价未免太离谱了吧。”田盼夏愕然,道。

  要知道,田广文本身就是百年一遇的天才,但如今濒临大限,亦仅得筑基境,基本上可以宣布,他此生无望筑基之上。

  筑基之上,那是松田庄千百年来无数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玄奥境界,朱七虹……他真有那成就史无前例的本领??

  田盼夏表示怀疑。

  “曾祖什么时候看错过人?”田广文晒然道。更新最快s..sm..

  田承福的情绪平复了些,不再那么激动。

  “爹,紫云剑……”

  田广文打断了唯一还活着的二儿子的话语,直截了当,道:“紫云剑,终究不过是一桩百炼精兵,筑基境后便基本无用,先祖遗物还有不少,无须看得太重。”

  “紫云剑,赠送朱七虹,也是一个人情!”

  最终,田承福还是勉强同意了,也是因为他心底同样欣赏朱七虹。

  “盼夏,你到家族武库取了紫云剑,给朱七虹送去。”田承福安排道。

  “啊?我?”田盼夏眨眨眼,白皙的手指指了指自己,一脸懵。

  看着两个长辈的眼神,田盼夏知道也只有自己去送剑了。

  “好吧,跑腿的人总是我。”田盼夏嘟囔着,径直往武库取了紫云剑,有田承福手书,驻守武库的族人看过之后,未表示异议。

  他们只是小兵,大佬决定了的东西,还是别擅自质疑的好。

  田盼夏走出田家族地,过浮空桥梁,穿过几个住人的山坡,往朱家族地而去。

  一路上,她听到了非常多议论朱七虹的话音,心里头思绪繁杂,终于抵达朱家族地,敲响了朱七虹的房门。

  其实不用她敲,朱七虹屋内,还有不少人,有老有少,皆恭贺朱七虹,除了一些礼物之外,更带上年轻人,是为了沾沾才气。

  谁不想自家孩子像朱七虹这样厉害呢?

  于是,当田盼夏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那些人借朱七虹的事迹与成就,不断教训自家孩子。

  朱化石、江智等人想跑出去,避避风头,结果被拉着不让走,此刻在屋内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朱七虹无奈地摇摇头,起身送走刘巧儿。

  刘巧儿也亲自送了礼物过来。

  “咦,田盼夏?”刘巧儿显得讶异,尤其看到田盼夏掌中长剑的时候,更是惊愕。

  田盼夏是田家的娇女,天资过人,素有才名,此刻提剑至朱七虹家中,不会是想要邀战朱七虹吧?

  可朱七虹才情再高,受限年龄,目前修为依旧输了田盼夏一层啊!

  田盼夏身份有些特殊,因此众人停止了谈话,纷纷把目光望将过来。

  “田姑娘,你这是?”朱七虹亦摸不着头脑。

  田盼夏打量了朱七虹两眼,特意看看曾祖认为有望筑基之上的朱七虹,是个什么样的风采。

  朱七虹因为几个时辰来人们的蜂拥祝贺,显得无奈且疲惫,决定以后闭门谢客,再不兴此事,而且要明令禁止。

  这种状态,自然谈不上什么独特风采了,泯然众人。

  田盼夏顿时暗暗摇头,曾祖怕是看走了眼!

  不过紫云剑都带了过来,也没有带回去的道理。

  她单手握住剑柄,倒提起紫云剑,递到朱七虹面前,神情严肃地道:“朱七虹,这是我田家先祖佩剑——紫云剑,今奉曾祖之命,特转增于你,请你收下。”

  “送我的?”朱七虹有些吃惊,紫云剑乃百炼精兵,就这样平白无故地送给他,田家再家大业大,也无如此败法吧?

  “当然!你收下吧。”田盼夏点点头道,仍提着紫云剑,紫色光晕流转,绚烂摄人。

  一刹那,所有人都安静了。

  寂静,一片死寂。

  整整十息,没有任何人发出任何声音,直到十息后,围观的众人才仿佛突然醒来,喧哗之声,立即此起彼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