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三十七章:妖怪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蟹兄,都跑了这么远了,追杀我一路,火气也该歇歇了吧?你不怀念你的巢穴?”朱七虹一面跑,一面回身向那巨蟹喊道。

  巨蟹挥舞着大钳子,有一人来高,烈日下反射光线,行动极为迅捷,不比朱七虹稍慢。

  所以朱七虹没能摆脱得了这巨蟹。

  巨蟹眼珠子紧盯着朱七虹,一对大钳子仿佛大砍刀,锋芒摄人,随意一划,拦路的参天古树便拦腰砍断,切口光滑平整,一点凸起也无。

  朱七虹见状,左手反射性地一痛。

  他刚才就险些让那大钳子斩断了左手,幸好紫云剑足够锋利,亦坚韧不可摧,他方得了空隙反手还击,逼退巨蟹,逃过断臂之劫。

  朱七虹纵身飞跃在丛林中,暗想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突然,他神情猛地一变,立刻止步。

  后方,巨蟹亦察觉到危险,停住嚣张霸道的身形,有些犹疑,它不愿放过那可恶的人类,但林中浮现的一股气息,又让它如临大敌,暗暗凛然。

  “吼……”一声嘶吼传来,林中一株七八人合抱的参天古树之上,有沙沙声,跟着古树摇晃,一条水桶粗细的巨蛇倒挂下来,一对三角形的头颅,一双竖瞳冰冷,蛇信吞吐,一股腥臭味扑鼻。

  “吼。”

  这巨蛇居然发出的是兽吼,而非咝咝声。

  它似乎在警告朱七虹和巨蟹,这是它的地盘,不允许人类和螃蟹擅自入内。

  当!当!

  巨蟹大钳子一碰,望着那色彩斑斓的巨蛇,传达出一种威胁,示意它也不是好惹的,有能切断巨蛇躯体的兵刃,杀伤力极强。

  朱七虹面色沉凝,提着紫云剑,剑上紫色光晕流转,天青色泽亦慢慢萦绕,空幻美丽。更新最快s..sm..

  一人一螃蟹一蟒蛇陷入了对峙状态。

  三者谁也不敢率先动手,同样谁也不敢率先离去,那会招致另外二者的打击,是一种杀身威胁。

  就在这时——

  “呦~~”

  天穹之上,飞来一只猛禽,翼若垂天之云,展开了足足有五六十米,鸟喙闪烁寒光,双眼冰冷,充满了杀机。

  那是一头雄鹰,翱翔云层之巅,俯瞰辽阔疆域,眼神锐利,发现了林中对峙的三个不同种族、不同体型的生命,它迅猛地从云层上扑击而下。

  瞄准的赫然是那条五彩斑斓的大蛇!

  鹰吃蛇,乃天性使然,人类与螃蟹在它眼中口味比不上蛇类。

  最主要的是,大蛇体型最大,能让它充分饱腹,朱七虹和巨蟹体型较小,塞牙缝都嫌不够。

  大蛇惊慌,尾巴一甩,自树梢摔落地面,潜入原始丛林,并张开嘴巴,喷吐出一片五颜六色的光华,有刺鼻气味弥漫,同那雄鹰对抗。

  噗嗤!

  雄鹰巨爪带着一片绚烂灵光,以泰山压顶之势扑下,可怕的气息笼罩山林,无数野兽瑟瑟发抖,瘫软在地,向此方向叩首膜拜。

  雄鹰扑击大蛇,摧毁了古树丛林,让一片地域陷落,成为废墟,那大蛇也被打中,坚硬若岩石的蛇躯粉碎,裂开了七八段,兀自在不停扭动。

  可雄鹰降落,已开始享用这一顿丰盛的午餐。

  朱七虹趁机逃走,远遁入丛林,并抹去沿途留下的气息。

  巨蟹亦惶恐不安,顾不得追杀朱七虹,连掉转头折返山溪,回到水中,不愿再上岸了。

  实在太过危险与可怕!

  “筑基!”

  “绝对是筑基境的大妖怪!”

  朱七虹惊骇,一溜烟地跑没影。

  筑基境的妖兽,比之同等级的人类武者基本上都要更厉害,他仅仅后天第七层,驻留于此是想给雄鹰加一份餐后甜点吗?

  这就是骊山深处的蛮荒丛林,到处都是危机,凶险无比,稍不注意,便会沦为妖兽腹中餐,最后滋润大地。

  强者为尊的自然法则,在此地展现得淋漓尽致!

  外界人类社会,总有几分道德的约束,可在妖兽看来,什么仁义礼智信,什么道德,什么信义,全都是扯淡。

  强者生,弱者死,就这么简单,一切都是血淋淋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故而才有所谓远古蛮荒的说法。

  朱七虹在这样凶危四伏的环境中,又渡过了六七天的时间。

  他觉得大半个月以来,收获颇丰,不停歇的战斗磨砺下,《紫云剑诀》掌握得非常熟练,与《摧山术》配合得十分圆融和谐。

  朱七虹甚至认为,后天第八层的磨筋后境,也是距离不远矣,要不了多少时日,便可再度破境。

  ……

  数日后的清晨,朱七虹端坐古树顶部,迎着朝阳光辉吐息,修行《青华内功》。

  突然,他耳朵动了动,听到了清风送来的几许低微话音。

  “该死!该死!”

  有男人的咒骂,这话音当中,似蕴含极致的怨憎和愤怒,如地狱恶鬼在嚎叫,非阳间生命所能为。

  “嗯?”朱七虹睁开眼眸,抬手撑着下巴,露出思索的神色。

  人类武者?

  二十多天来,这可是他除了自己的声音以外,首次听到人类的说话声。

  不过朱七虹又非稚童,前世便活了二十多年,今生又是二十二载,算得上一个老成持重的人了。

  他知道,蛮荒丛林,能深入此地的人类武者,除了像他一样的历练之士外,大部分还是各国通缉犯,穷凶极恶的魔头,邪魔外道盘踞于此。

  他当即停止吐息,收敛了浑身上下所有气息波动,像一块死寂古木,挂在参天古树茂密的枝叶内部,身形被遮蔽得几乎严严实实,然后抬眼望向那话音传来的方向。

  过不多时,一道身影闪烁,出现在了朱七虹的视线当中。

  那是一个较为年轻的男人,约莫三十来岁的样子,脸庞俊秀,剑眉星目,气质却阴沉孤戾,眼神中饱满怨憎恨与愤怒不甘之意,让那人俊秀的面貌平白生出几分惊悚的感觉,宛若地狱恶鬼复生,占据了这男子的躯体一般。

  “该死!该死!该死!”孤戾男子恨恨道,不住重复“该死”二字。

  他忽然回身望了一眼,杀机凛冽。

  朱七虹看见了孤戾男子咬牙切齿的模样,目中放射出怨恨的神光。

  孤戾男子似有深仇大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