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三十九章:浴血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东门光宇,别以为你吃定了我们。”那两人恶狠狠道,对视一眼,均点了点头。

  他们会如何应对?

  朱七虹生出好奇心,眼睛一眨不眨,紧盯着那一方战场,后天洗髓境的武者在生死激战,浴血搏杀。

  听命于大江帮的这两人,捏了个拳印,霎那间,丛林中光芒飞射,力量狂暴,气势并不输给东门光宇分毫,与之分庭抗礼。

  “果真非凡!不愧是洗髓境的武者,无一弱者,全部厉害得很。”

  朱七虹也是惊叹。

  “东门光宇,受死吧!”

  “杀!”

  那两人俯冲而至,带动起一股狂风,草木弯腰,地面上堆积的枯叶纷纷扬扬,撕扯成一块块细小碎片,遮蔽了视线,且有拳力辉光闪烁,景象骇人之极。

  “今日,你二人注定覆灭!”

  “除非杨家永亲自出现,不然你们两个走狗、叛徒,必定会陨落于此,死得干干净净,尸骨都将会被蛮荒凶兽啃噬,点滴不存,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东门光宇的冷漠声音,表达着决心,透露出他的恨意与愤怒,不可能给那两人任何一线逃生的机会。

  轰!!

  激烈的碰撞再度展开,艰苦的一场恶战,正在蛮荒丛林深处上演。

  而朱七虹是唯一的观众,当事人都不知晓的观战者。

  砰!

  那两人中更显凶恶的男子倒飞,浑身是血,洒落地面,染红了枯叶。

  他脸色很冷,追杀了东门光宇如此遥远的距离,无数次将东门光宇逼入险境,结果却是东门光宇有意示弱,引诱他们轻敌冒进,进入了东门光宇为他们选择的葬身之所……

  他胸中自有无穷杀意在澎湃。

  “东门光宇,我必杀你,以你人头,成我兄弟二人的晋升之阶!”他寒声道,双手一划,如大刀劈砍,斩破了虚空,风声赫赫,凌厉无比的刀气迅速飞来,袭向东门光宇的背部。手机端sm..

  “杀!”另外那笑面虎一样的男人大喝,声震山林,惊起飞鸟无数。

  他双拳爆发神芒,竭尽所能出手,这片山林更加混乱了,枯叶乱飞,泥土纷扬,生长了几百年的参天古树,在后天洗髓境武者的拳力下,不断被打得爆碎,烟花般绚烂。

  “东门光宇还是有些托大了。”

  不远处的一株古树上,朱七虹暗暗嘀咕。

  从三人对话中,大致明白了具体情况,东门光宇欲在这骊山深处,反杀了东门家的叛徒,向大江帮投诚的那两名武者,这种心情,他可以理解。

  但东门光宇还是有些托大,若他一心逃跑,骊山如此辽阔,疆域几乎无垠,那两名武者决计是不可能再追上他的了。

  东门光宇若在这骊山深处历练数年,只要不死,以他现下后天境巅峰的修为,必然可晋升筑基境,届时回归楚国茂州,于暗地里袭杀这两名叛徒,岂不更好?

  那两人联合起来,同样凶悍,可与东门光宇大战连天,难分胜负。

  嗯,当然,东门光宇的大敌,乃楚国茂州武道大宗——大江帮,有人道绝巅坐镇的大江帮!

  就算他成为了筑基境,也是无法改变什么,更谈不上复仇大江帮了。

  所以东门光宇想在此击毙那两个叛徒,以告慰亲人们的在天之灵,朱七虹表示理解,即便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起来,东门光宇显得较为莽撞。

  不过不曾感同身受,就无太多发权。

  而且朱七虹端坐树上,观望三人的大战,浴血厮杀,他仅后天第七层,一点露面的想法也无。

  他可不想惹祸上身!

  “啊……”东门光宇嘶喊,目中布满了疯狂,嘴角溢血,俊秀的脸庞几近扭曲。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却又无法力毙叛徒,这让他内心窝火,不甘之意充盈胸间。

  噗!

  血液溅起,东门光宇重创那两名武者的同时,自身亦受创,咳出了鲜红的血液,腹部一个大大血洞,在不停淌出鲜血,依稀能看到内脏器官等,比如肠子。

  东门光宇只能调动部分内劲封锁,防止血液流出身体,导致肉身失血过多,直接陷入濒危的境地。

  蓦然,他眼神一狠,在冲前的间隙,轻轻拍了一下心脏。

  嗡~~~

  顿时,那因失血而苍白到了极点的脸色,立刻涨得通红,气血仿佛都满溢了出来,空气里回荡气血奔腾的浪涛声。

  “死!”东门光宇大吼,身若碧蓝战刀,刀意在肆虐山林。

  铿!

  一片莹莹闪烁的刀光亮起,劈过了数十米距离,一刀刺穿凶恶男子的左腰,哗啦啦,肠子内脏流了一地,血腥味扑鼻。

  “嗬嗬……”

  凶恶男子嘴巴里发出嗬嗬声,小半边身子都削掉,彻底流失了他的生机。

  “东门……光宇!!”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咆哮,猛地扑击上前,鼓起仅剩下的几分内劲,紧紧缠住东门光宇,牙齿死死咬住东门光宇的胳膊,任凭东门光宇内劲如何爆发,都无法将他甩掉。

  “有魄力!”参天古树上,朱七虹见状暗暗赞叹。

  他看出来了,那凶恶男子,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帮他的兄弟创造机会,因为他遭受东门光宇那样一击,已没了活下去的可能性,必死无疑!

  他要用最后的劲力纠缠住东门光宇,让其无法全力攻伐他的兄弟。

  “该死!”

  东门光宇面色阴沉如水,刀气不停激发,让那凶恶男子的尸身炸开,血雾弥漫长空。

  那笑面虎一样的男子目眦欲裂,盯着他兄弟那破破烂烂的躯体,心头冰凉无比,手脚冻彻骨髓。

  很显然,他的兄弟已然死透了,没有任何一点救治回来的希望。

  “东门光宇,死来!”笑面虎怒喝,抓住他兄弟创造的一线战机,迅速向前逼近,罡风浩荡,席卷了山林,漫天枯叶翩飞,展现出极其凶悍的一面。

  东门光宇被笑面虎的兄弟缠住,措手不及,只得硬生生吃了这一套连招,因为秘术沸腾的气血回落,脸色此刻更显苍白,死灰无血色。

  “死!死!死!”笑面虎拳出如雨,每一拳都打在东门光宇的要害部位,东门光宇喷洒出来的鲜血染红了笑面虎。

  东门光宇眉心突然光芒再度炽盛,湛蓝光线飞出,好像大浪奔涌,顷刻裹挟了笑面虎,同样重创了笑面虎,令其身上出现一个又一个的血洞。

  两人展开最激烈的搏杀,杀红了眼,已将生死置之度外。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