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四十章:奇怪的令牌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嘭!!

  东门光宇倒飞,摔落地面,砸进泥土中,烟尘冲起。

  他浑身痉挛,躯体同样破烂不堪,俊秀的脸庞已经毁容,一双大眼珠子瞪视天穹,眼底满是不甘与愤恨之意。

  可他已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

  “东门……光宇……嗬嗬,终究是我赢了,你为我弟弟陪葬吧!”笑面虎那令他憎恶的身影突然出现眼中,摇摇晃晃,露出一个让东门光宇极度愤怒的笑容。

  “不甘?愤怒?”

  笑面虎嘴角噙着一抹冷漠的笑容,残忍地道:“你杀了我弟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

  “东门光宇,你永远别想得到安息!”

  “东门家几百口人的血债,几百口人的期望,你全部辜负了!”

  “东门光宇,你死后如何去面见你那些亲人?啊?哈……哈哈哈!!”

  说着笑面虎放肆狂笑。

  东门光宇极度不甘,但他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体内血液几乎流干,现在只不过是靠着一口内劲与不甘之意强撑着。

  就在此时——

  唰!

  一道剑光闪过,一口紫气流转的剑器劈下,青紫二色交错的剑气闪耀丛林。

  “嗬……嗬……”笑面虎的笑容登时僵硬住,跟着一道血柱冲天而起,笑面虎上半边身子就这样跌落尘埃,徒留一双脚兀自站立。

  东门光宇眼底流露出错愕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跟着一道年轻人的身影映入他眼帘,面容普普通通,仅是略显有些清秀,一袭破烂衣衫,像一个野人一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东门光宇并不认得此人,可这不妨碍他感到一阵欢喜。

  “哈……”他似乎想要笑出声音来,但终究身体无法支持,只发出一个音节便喷出满嘴血沫。

  东门光宇亦彻底陨灭。

  那像野人的男子,自然便是朱七虹了。

  他在树上见到最后那一幕场景,凶恶男子已死,东门光宇同样濒临死亡,唯独笑面虎尚存,不过他好像忘记了这是何处。

  骊山深处蛮荒丛林,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居然胆敢笑得如此猖狂?

  朱七虹觉得,自己不下去补上一剑,都有些对不起骊山深处,世人谓之远古蛮荒的名头。

  “唔,三人皆为后天洗髓境的武者,距离筑基境也是只差临门一脚,不知道身上有无什么武功秘籍?”朱七虹嘀咕道,他望着那三具尸体的目光,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只可惜,笑面虎和凶恶男子兄弟两人,此行是奉命追杀东门光宇,斩草除根,除了少许银两以外,并没携带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朱七虹只搜出了几两白银,摇了摇头,但也放进怀中。

  四极大陆的汇率,一两白银,最差那也是可兑换一千文铜钱,购买力不差了。

  要知道,在安津城,一斤大米也就在七文铜钱左右,年景好的时候甚至还要更低。

  一两白银,都有极强的购买力存在了。

  “咦?”朱七虹在东门光宇的尸体上,则有了异常的发现。

  “这是……”

  他掏出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令牌,通体呈现白色,不知以何种材质制成,朱七虹微微用力,这块令牌竟无任何变形。

  令牌正面篆刻了一幅图画,仿佛天空云朵,背后则光滑洁净,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东西?东门光宇外出逃难避祸,也一直随身带着。”朱七虹好奇,鼓荡内劲,但毫无用处,似乎这真就纯粹只是一面坚硬不可摧毁的令牌。

  “吼~~~”

  此时,丛林内有兽吼响彻,地面震动,咚咚咚的脚步声回荡,还有树木断折的异响,来了一头庞然大物。

  朱七虹立刻收好这面令牌,又摸出了一个小小的钱袋子,提剑冲入另一边的丛林,转眼便没了踪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

  骊山深处,远古蛮荒一般的密林,一棵七八人合抱的古树之巅,阳光很好,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洒下光斑。

  “二两黄金、十五两白银,没有一文成汤通宝。”

  朱七虹嘀咕着:“对了,还有这面奇奇怪怪的令牌。”

  他清点了收获,倒是不错,居然还有二两黄金,在阳光下反射璀璨金光,让朱七虹喜笑颜开。

  一两黄金,可兑换十来两白银,有些地方是十二两、十五两白银,甚至二十两白银,也有的地方较少,没那么高的汇率,只有八两白银、九两白银的样子。

  白银购买力极强,黄金更十倍于白银。

  单是这二两黄金、十五两白银,便是一笔大收获了。

  他将钱袋子小心地放入怀中,取出那块白色令牌观摩,左右翻看,不住灌输内劲,有时直接动用肉身巨力,意图扳开这一面令牌,但全是无用功,白云令牌无任何变形扭曲,依旧老样子,安静地躺在朱七虹手掌心上。

  他用紫云剑轻轻戳刺,仍然不曾伤到白云令牌分毫,连一道剑痕都未留下。

  “到底是什么东西?”朱七虹万分好奇。

  “只能回去查查古籍,问一问族中那些见多识广的老人了。”

  朱七虹收好白云令牌。

  如此材质的令牌,绝非凡物!

  后面几日,朱七虹又同几头妖兽有过血战,奋力搏杀,数次险死还生,遭遇了致命危机。

  可朱七虹同样感觉到修为的飞速进步,后天第八层,已近在咫尺。

  本来他还想着出来有一个月了,应该返回庄子,免得人们担忧,但既然触碰到了后天第八层的壁障,他自要在大战中寻获灵感,以谋求修为境界的晋升。

  呼呼~~~

  清晨时分,朝阳东升,洒下万道金光,普照大千世界,亿万众生。

  朱七虹催动《青华内功》,迎接朝霞在吐息,一缕缕朝阳紫气没入他口鼻,沿着浑身血肉筋骨等,淬炼皮肤、血肉,重复淬皮境、炼肉境、换血境的熬炼体魄之过程,并向着更多的纤细薄筋进发。

  后天第七层和后天第八层,便是磨筋境的修行。

  陡然!

  天青色劲力加速流转,不停震荡,让朱七虹的肉身出现轻微的震动现象,古树亦微微抖动。

  与此同时,一层天青色泽笼罩了朱七虹,掺杂两分淡紫意蕴,迷离梦幻,绚烂多姿,非常美丽。

  从远处看过去,朱七虹身形扭曲,若隐若现,似有似无,若一团神光,在孕育绝世的神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