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四十三章:溃败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紫气成云,剑气如雨,纷纷洒洒。

  朱七虹眼睛一眨不眨,凝神观察着田盼夏剑气之下的破绽,周围的景色没有变化,那紫云剑雨依旧,而那种威胁之感,仍然存在,让他如芒刺背。

  确实不同凡响!

  朱七虹暗赞,不过心中没有半分害怕之情,相反,亢奋的战意渐渐弥漫全身,让他有宣泄的冲动。

  《紫云剑诀》,是田家的洪阶绝学,田盼夏自幼习练,朱七虹明白,论对《紫云剑诀》的造诣,他纵得了剑诀修行法门,亦难比拟田盼夏。

  他毕竟是一个人摸索修行,无筑基境高手的指点,比不得田盼夏的优渥条件。

  所以,他不准备动用《紫云剑诀》,最起码不会将之当成主要进攻的手段。《紫云剑诀》的优缺点,田盼夏必然比他更清楚。

  他母亲留下来的《梅花快剑》,虽仅得荒阶上品,与洪阶上品的武功绝学《紫云剑诀》差距极大,可朱七虹又非完全纯粹剑客,朱家洪阶绝学《劈山剑诀》,还有《摧心拳》、《震山二十掌》,以及水家的洪阶绝学《御元灵掌》,他全部修炼入门,且有着不浅造诣。

  他临敌可以动用的武功,实在太多!

  骊山深处那蛮荒丛林一行,朱七虹基本彻底有了属于自己的杀伐路线,剑术与掌法拳术穿插,不拘泥于任何一门武功。

  他从来就不是哪一门武功的天然崇拜者,排斥其它武功绝学。

  嗡……

  他掌握紫云剑,剑身发光,天青色泽缠绕剑身,由他内劲催动,越发璀璨,居然直接飙射出几道剑气,腾入紫云剑雨之下,速度太快了,眨眼无踪。

  “嗯?”田盼夏当即一惊,好快的攻击速度!

  她心头冒出一股股寒意,立刻抽身闪躲,并再度挥剑,紫色剑气凭空浮现,扫向朱七虹的腰际,这是一道摄人的剑芒,配合那漫天紫色剑雨,直接让朱七虹无处可躲,无路可逃。

  他本也没准备闪躲。

  朱七虹右手执剑横扫,嗡的一声,虚空轻颤,一道青色剑光如匹练,穿刺方圆十余米地,与那紫色剑雨发生剧烈的碰撞。

  与此同时,他左掌捏了个拳印,猛然击出。

  这时,他将力量催发到接近极限的地步,拳力汹涌,内劲澎湃,流动了凛冽的青光,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嘭嘭嘭!!!

  响声震耳,火星四溅,剑光乱射!

  田盼夏心惊,挥剑阻击,她催动了二十多年苦修的《紫云剑诀》,竟然未曾在朱七虹身上占到任何优势,更甚者她还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只能不住挥舞百炼精兵级别的利剑,不断劈散那些清光,化解威胁。

  唰唰唰!!

  朱七虹眸子平静如水,表现得十分淡定,泰然自若。

  他紫云剑出击,像是化为了一道青光,茫茫无涯,纵横飞舞,剑气激荡,笼罩田盼夏。

  而他左拳更凶猛打出,拳势狂暴,凶悍绝伦,让田盼夏有直面大山凶兽的感觉,一时竟找不到还手之机,只能被动挨打,处于防守态势。

  可久守必失,何况她面对的还是经历血战无数的朱七虹。

  轰隆!

  地面崩开,大石碎裂,青色剑光所过之处,各种障碍物全被劈碎,化成齑粉,飘洒天空,摄人心魄。

  除了一开始田盼夏先手攻击,有过一瞬的攻势之外,其它时间,田盼夏皆被朱七虹压着打,俏脸冷凝,手腕崩出一道道血痕,血液溅起,染红了她的衣裳和脸颊。

  很显然,在与朱七虹的战斗中,田盼夏处于明显的劣势,若她再寻不到朱七虹的破绽,那么这一场战斗,就可提前宣告结束了。

  “盼夏……”田盼夏母亲等亲人,见到场中局势,不由露出了担忧的神情,有心叫停战斗,代田盼夏认输,又怕田盼夏不服输,导致严重后果。

  田广文和田承福也是叹息。

  他们乃筑基境高手,眼界不凡,看得出来,在对于武功的掌握,以及战斗经验这一个方面,朱七虹基本上是全方位领先。

  试问,这种情况下,田盼夏如何能胜?

  也不知朱七虹怎样修行的,他分明如此年轻,才刚满二十三岁罢了。

  “朱七虹……要赢了啊。”

  众人赞叹。

  “我不相信!”田盼夏飞快舞剑,她主动提出战斗要求,结果却是如此不堪,倒像是她主动上前受辱,她一直是天之娇女,自然不甘心,不愿轻易认输。

  朱七虹没有什么留手的念头,既然田盼夏主动上门邀战,他自要全力以赴,这是对田盼夏的尊重。

  当!!

  朱七虹动用了《摧山术》,即震劲与暗劲结合的发力技巧,这无疑让他的剑气与拳力更加诡秘莫测,蕴含莫大凶险。推荐阅读sm..s..

  “哇!”田盼夏终于忍不住吐血,脸庞渐露苍白之色。

  此时,她不光是嘴巴吐血,两只手臂亦渗出鲜血,满是剑痕,流淌了殷红的血液,她受创不轻。

  一旁观战的田家人顿时更加焦急了。

  可田盼夏始终不愿道出认输二字。

  她非常执拗!

  朱七虹决定,最后一击让田盼夏丧失战斗力,他无意继续欺负田盼夏下去了。

  在他看来,这是一场无甚挑战的比斗,田盼夏并未给他带来太大压迫力,内心难免有些失望。

  “也是时候结束了。”

  朱七虹暗想,唰的一下,剑气疾斩,剑光越发恐怖,跟田盼夏碰撞时,让她愈发难以招架,咳血不断。

  咻!

  朱七虹速度惊人,抓住机会前冲,趁着田盼夏抵挡剑气的时候,左拳成掌,突如其来地印在了田盼夏腹部,内劲吞吐,打飞了田盼夏。

  娇躯乏力,田盼夏倒飞半空中,双眼黯淡,她全非朱七虹之敌。

  一场邀战,成为了笑话!

  “盼夏!”田家人焦急。

  呼呼~~

  只见田广文递出一掌,掌力奔腾浩瀚,宛若大江大河,一下缠住田盼夏,将她带回到了身旁,几个点指,替曾孙女止住了血。

  “爷爷,盼夏没事吧?”田盼夏父亲连问道。

  田广文说道:“并无大碍,朱七虹下手很有分寸,疗养十天半月的就好了,只不过……”

  他说着叹息。

  田盼夏神情黯淡,这一场溃败似乎损伤了她的心灵,令其没了以往的意气风发,显得颓废沮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