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四十五章:渔翁得利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弯刀不过两尺长,尚不足三尺,并无刀柄,所以其实这是一块弯月形状的刀片。

  嗡……

  赤霞翻涌,穿云破空,崩开了厚厚云雾,与那天外大日交相辉映,光柱冲天而起,千百里地皆可望见,惊骇了骊山。

  弯刀处身赤霞神光之内,火光澎湃,如同有一座超大型火山在喷发,震动了天上地下,辽阔疆域皆在神威之下,无数妖兽和人类瑟瑟发抖,浑身发软,脸现惊恐畏惧之色。

  “人道绝巅争夺的宝物……出世了!”

  这一刻,无须哪个宣扬,所有人都知道,今年来人道绝巅爆发大战,争夺的那一桩至宝,必然出世,神威无可遮掩!

  松田庄,上万口人也纷纷仰望那赤色火光柱,直冲云霄,似联通了天和地,威势骇人之极。

  “人道绝巅啊……屹立于人道极巅之上的存在,果真强到爆炸!”朱七虹低语,感到有些惴惴不安,那种声威太过可怕,他心头沉甸甸。

  而庄子人们迅速地躲入地下防御工事。

  他也不例外,无法再看到那赤光火柱,只有无尽可怕气息冲向骊山外围,令万灵惊悚,浑身颤栗。

  骊山深处。

  唰!

  一只遮蔽天光的大鸟腾空,黑翼若垂天之云,辽阔无边,身躯亦是幽暗黑色,唯独脊背之上,有一道银线,蜿蜒游离,反射了灿烂日光。

  银脊大鹏鸟率先冲了出来。

  它锋利的双眼紧紧盯着那弯月刃,一眨不眨,露出志在必得的神情。

  “吼!!!”一声虎啸摇动山川,斑斓猛虎同样跃出,一里长的躯体若山峰般,脚踏大山,奔向那洞穴,抓摄弯月刃。

  咻!

  一只米许高的蓝色老鼠飞起,带起漫天蓝色妖光,绚烂梦幻,一下撞飞了那斑斓猛虎,阻拦了扑击下来的银脊大鹏鸟。

  “吱吱……红灵弯月刃,这宗玄阶宝兵,必定是我的!”裂土玄鼠发出冷冷喝声。

  “呵,痴人说梦话!”

  一记雪亮的刀光劈砍,强大的白雾刀客现身,手握战刀,光照千里,威势无与伦比。

  同样,曾在此爆发过大战的另外两尊人族的人道绝巅,亦相继现身,携带无匹之力,与白雾刀客还有三头绝世大妖恶战。

  轰隆隆……

  骊山深处沸腾了一样,大战惊世,一群人道绝巅在激烈的对轰,六尊屹立人道极巅的存在,浴血搏杀,战意激昂,在争夺那出世的红灵弯月刃。

  “红灵弯月刃,乃人族铸造大师亲手打造的宝物,理当归我人族所有。”安庆日开口,掌携滚滚风雷,撕碎了蓝色妖光,展现人道绝巅的至强力量。

  “不错,人族圣兵,合为人族所有。”另一尊白发沧桑的老人附和,他名徐厚正,安津城徐家老祖宗,一手《大自在剑气》粉碎山岳。

  最后那人族出身的白雾刀客不发一语,只挥动了战刀,同几名敌手发生大碰撞。

  轰!!

  银脊大鹏鸟翱翔苍穹之上,喷吐黑光,一只黑翅横过,鸟爪下击,宛若天空塌陷了一般,回应那一尊名为徐厚正的老人,抓碎其剑气,大山亦崩裂。

  “吼……”

  斑斓猛虎发出低沉的啸音,沉声道:“弯月刃孕育骊山深处数千年,纵为人族大师打造,时过境迁,几千年的漫长光阴流逝,业已沦为无主之物了,有德者方可居之!”

  他屹立原地,虎目中神光暴涨,额头王字隐隐发光,昂首长啸,声动蛮荒丛林。

  “与他们多说这些作甚?人族的人道绝巅,死了才最好!”银脊大鹏鸟戾气冲天,与那徐厚正老人不断过招,剑气爪力飞射,山川炸裂,烟尘四起。

  轰!!

  神力真元撕碎长空,各种绝学之光绽放,这个地方一片璀璨,更盖过了天上大日的光芒,唯独那一柄弯月刃,兀自盘旋,于赤霞内浮沉,在等待着它的主人。

  六尊至强的人道绝巅大打出手,神芒扫荡大山,战斗余波就可毁灭山岳,让一地化烟尘,万山皆粉碎。

  不知多少骊山深处的妖兽,再度往外逃跑,避向远方,不敢临近人道绝巅的战场。

  “弯月刃合该为我所有!”银脊大鹏鸟嘶吼,它的速度在六大人道绝巅中最快,甩开了徐厚正,竟一下逼近了红灵弯月刃,大爪子探出,抓向弯月刃。

  “不好!”徐厚正变色,口中大喝,急忙出手,全力催动《大自在剑气》,阻拦银脊大鹏鸟。

  因为银脊大鹏鸟太过神速,一瞬百里,宛若瞬移,有穿透虚空的能力的一般,那弯月刃要落入银脊大鹏鸟的掌心。

  与此同时,白雾刀客和安庆日,皆摆脱了自己的敌手,或捏拳印,或催动刀诀,若天神临凡,向前击去,带着至强的人道绝巅气息。

  斑斓猛虎同样在咆哮,音波摧毁云层,喝止银脊大鹏鸟的举动。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吱!”

  唯有裂土玄鼠未第一时间动弹,不过它激活了漫天蓝光,迷离妖艳,妖气滔滔,像是要横击银脊大鹏鸟的架势。

  “该死!”银脊大鹏鸟愤怒,鸟喙喷出大股黑气,还有幽暗深邃的黑色涟漪,荡漾了出去,周围的峰峦河流全部爆炸,化作齑粉,飘零半空。

  “吼……”

  银脊大鹏鸟疯狂了,吼声恐怖,万灵瑟瑟发抖,以银脊大鹏鸟为中心,幽暗的黑色涟漪快速扩散,是一种毁灭性的灾难,造成灭世一样的后果。

  安庆日、徐厚正、白雾刀客以及斑斓猛虎,皆不满皱眉。

  银脊大鹏鸟的波及范围太过广大了!

  他们不约而同凶猛出击,让那银脊大鹏鸟咳血,羽翼半折,羽毛脱落飘洒天穹,一幅狼狈不堪的样子。

  就在此时——

  “吱!”

  裂土玄鼠眼睛猛然一亮,体内真元最大程度爆发,接近极限,化作了一道蓝色光线,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穿越数里地,将那弯月刃抓在手心,平息了赤霞,只露出赤色刀身。

  然后它尾巴一甩,掉转方向,一道蓝光便遁破云层,射向了远天,它往南海方向而去。

  “裂土玄鼠!”

  “混账!”

  安庆日、徐厚正、银脊大鹏鸟、斑斓猛虎全部大怒,他们打生打死,结果裂土玄鼠捡了便宜?!

  “追!”

  安庆日、徐厚正、斑斓猛虎立刻追杀裂土玄鼠,撕破云层,遁光惊世骇俗,一瞬数千米,快似奔雷与闪电。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