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四十九章:穷凶极恶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15 23:19: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半个时辰后,上青峡匪徒悄无声息地前进,逼近了松田庄的所在位置。

  而此时,因为人道绝巅的气息已经消散,松田庄躲入地下防御工事的人们,纷纷外出地下岩洞,更有些人至庄子外,四处巡逻,警惕野兽妖兽成群,肆虐过境。

  他们没有遇到成群的野兽或妖兽,而是遇到了成群的上青峡匪徒!

  “是……上青峡的林三当家,还有高大当家与王二当家,快,来人回去通知庄子的宿老们。”一个庄子的中年男子见到上青峡残余匪徒的刹那,立刻变色,连吩咐下令道。

  当即有一名后天境武者脱离队伍,折返松田庄。

  看到这一幕,王峰、林乐等人,亦微微色变,没想到松田庄的人这么快便出来了,他们只以为会在进入了松田庄的时候,方才可能遇到小股的外出武者。

  毕竟人道绝巅纵横,威压骊山,若毁天灭地一般,气势可怕,令万灵心悸。

  无论哪一个村镇,皆躲入了防御工事之下,不太可能太早外出,顶多是小股武者队伍试探性外出,视察周围情况,有无危险之类。

  “大当家……”他们看向高毅,让高大当家拿主意。

  高毅神情肃穆,心念电转,知道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再过多思索了。

  那松田庄的中年男子不动声色地示意众人戒备,而后微笑着说道:“高大当家的,什么风……”

  话没说完,便被高毅打断,目光冰冷,喝道:“杀!”

  立刻,一大群匪徒鼓动劲力,杀意滔滔,飞奔过来,冲向那数十名松田庄的武者,不曾有喊杀声响起,如毒蛇蜿蜒前进,只有那种沙沙声令人胆寒。

  “跑!”那中年男子也是果决,并未有任何迎敌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明白,上青峡三大当家高毅、王峰、林乐皆在,还有那许多狰狞凶恶的匪徒,数百号武者冲杀过来,他这么几十号人,就算他为筑基境,亦决计是根本无法抵挡得了的。

  能跑掉几个就是几个吧!

  “全杀了,一个不留!”高毅残冷开口,既已下了命令,拿定主意,他自然再无顾虑,只一心往前冲杀就是。推荐阅读sm..s..

  这一群松田庄武者当中,并无人值得他忌惮,即便那领头的中年男子也为筑基境,可与他仍有着好几层的修为差距,何况他这边除了本人以外,王峰与林乐亦非弱者。

  杀灭这样一小股队伍,绰绰有余了!

  “大当家,我去杀了那报信的武者。”林乐请缨道,眼神阴狠,带着杀气地远去,以他筑基境的脚力,很快便追上了那疾驰的松田庄武者。

  “死吧!”

  林乐出手血腥,直接将那武者杀死,横尸两段,血液浸染了林地。

  “真弱啊。”林乐不屑一笑。

  “上青峡……如此不守信,必当天打五雷轰!死后也不得超生!”那中年男子怒吼道,奋力与高毅对抗,只可惜,他初入筑基境,哪里会是高毅的对手?

  不出三招,他就被高毅力斩当场,大好头颅飞起,仍旧怒目圆睁,满是不甘与愤怒。

  “天打五雷轰?不得超生?这般论,忒无杀伤力了。”王峰撇撇嘴,一掌拍出,就是数名武者陨落,展现出他筑基高手恐怖的杀伤力。

  高毅神情严肃,沉声道:“三分钟内,搜刮干净这些人身上值钱的物事,然后继续无声前进。”

  三分钟后,匪徒们搜刮了兵刃与少部分值钱的东西,汇合了林乐,在高毅的带领下,无声无息,继续杀向松田庄。

  几分钟后,又一支松田庄的武者队伍命丧上青峡匪徒掌下,数十人皆死掉,无一生还,随身携带的兵刃和值钱的东西,更被穷凶极恶的匪徒搜刮一空。

  上青峡匪徒下手极狠,凶残无比,惨遭割首的无头尸体,迸溅鲜血,横尸在山林的各个地方。

  而到了此时,松田庄终于察觉到不对。

  “敌袭!”有筑基境大声嘶喊,回荡山岭左近之地,惊动了整个松田庄,许多人刚从地下岩洞内出来,立刻便又重新躲了进去。

  而田广文、田承福、水同光、朱仁良等筑基境,则大部分率领后天境武者,往喊声传来的方向驰去。

  朱七虹也在队伍内,他是后天第八层,战力凶悍,不应留守庄子。

  姑姑朱清雅,还有朱育晖、袁蔓皆随队外出,爷爷朱达弼留守在庄子内,老人便不必外出杀敌了。

  “大当家的,怎么办?”王峰听着松田庄的动静,不知来了多少武者,心下焦急,连问高毅道。

  众匪徒止步,神情突现不安,纷纷凝注高毅,还是需要他来拿主意。

  “撤!”高毅当机立断,返身遁走。

  他就这么几百号人,绞杀几十人的小部队没问题,可若面对松田庄倾巢出动的兵力,那真个就是找死了。

  他自己都一定跑得掉!

  立刻一群匪徒跟着高毅,抽身就走,毫不留恋,亦毫不迟疑。

  “是上青峡的人?!”

  “高大当家、王二当家、林三当家皆在!”

  有筑基境认出了上青峡匪徒。

  “他们为何看见了我们便跑?”也有人感到诧异。

  按理说,松田庄上缴了铜钱,上青峡面对庄子时,更有心理优势才对,他们如何会主动逃跑?

  很快,他们便知道了原因。

  “刘叔!王大哥!还有大家……”前方的武者突然失声惊呼,让后方的武者感觉困惑。

  朱七虹就十分迷惑,怎么回事?

  “全都死了!”

  “上青峡匪徒下的手!一定是那些恶贼行凶,因而见了我们就跑!”

  很多人眼泪盈眶,咬牙切齿。

  实在这些族人的死状太过凄惨,身首分离的人比比皆是,鲜血染红了山林,蚊虫乱飞,让看到这一幕的人们眼红,无比之愤怒。

  “杂碎!”朱七虹也低吼着,眸光冰凉,流淌出极致的彻骨寒意。

  那一群筑基境亦动怒,上青峡匪徒居然在他们缴纳了平安钱后,依旧进行了凶残且毫无人性的屠杀,无疑让松田庄众人怒自心头起,杀意滔天。

  “留下一队人埋葬这些族人,其他人随我们去将那些丧尽天良、无恶不作的匪徒击毙,替死去的人们报仇!”田广文喝道。

  朱七虹也跟着筑基境们钻入山林深处,追杀那一群残暴凶狠的上青峡匪徒。

  他抱着必杀之心!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