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五十章:大战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22 21:37: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呼呼呼~~~

  山林中,朱七虹穿梭迅捷,手提紫云剑,眼神极冷,那些上青峡的匪徒,全部该死!

  在他身旁,所有族人皆一脸杀气,穿行山林,往上青峡匪徒逃跑的方向追逐。

  筑基境宿老们速度更快,已抢先朱七虹等后天境武者一步,疾掠长空,滑翔一般,若飞鸟划过山岭,拦住了那一群匪徒。

  主要是高毅、王峰、林乐等匪首,务必不能让之走脱!

  “田老家主,何必追得这样急?我们也有数百号武者,不怕你松田庄族人死伤太大,以致消亡了松田庄吗?”高毅微笑着说道。更新最快s..sm..

  “田老家主,面对我们上青峡,你们人数虽有一些优势,可并非胜券在握,你得想好了,要不然……”王峰也是阴恻恻地道,“吾等可决不会手下留情!”

  “想找死的就过来,我大发慈悲,成全他。”林乐更张狂,素来阴沉的他,此刻有一种野性,宛若凶兽挣脱了囚笼。

  这是一种策略,激起上青峡匪徒的信心与战意,同时令松田庄一方忌惮。

  毕竟在他三人率领下,上青峡剩余的七八百号武者,战斗力可不算弱小。

  如果松田庄在此役中折损太大,难保周围的村镇不会生出异心,想吞并了松田庄,将之彻底赶上绝路。

  “杂碎!”

  田广文神情冰冷得可怕,但不得不说,他确实内心有一些顾忌。

  水同光、朱仁良、田承福等筑基境,皆显迟疑,毕竟逝者已矣,他们不愿意见到松田庄消亡在骊山,成为庄子的罪人。

  他们的犹疑让上青峡匪徒察觉,立即淡去不安之意,对视着露出猖狂的笑容,狰狞可怖。

  高毅泰然自若,淡淡一笑,说道:“田老家主,想清楚了?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的修为,比你可要高了一个层级。”

  话语蕴含明显威胁意味。

  田广文目光可怕,浑身气息散逸,如洪荒猛兽出现,威慑方圆数百米,鸟雀失声,蚊虫无影。

  但高毅无惧,若清风拂面,笑意不绝。

  “田老家主,我们不怕!”有松田庄的后天境武者嘶吼,道,“必须让这些恶贼付出血的代价!”

  “对!”

  “杀光这些恶贼!鲜血必须同样用鲜血来洗刷!”

  很多族人都在怒吼,决不愿放过那一群上青峡的匪徒,即便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他们依旧要大开杀戒。

  朱七虹握紧紫云剑,等待田广文那一群筑基境拿主意。

  可说实话,他同样渴望复仇,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高毅笑容淡去,面色略沉,眸光变得冰冷,开口道:“田老家主,你得想好了,可别胡乱拿主意,这么多人性命在你手上哩。”

  田广文尚未发话,就有人抢先道:“一定要为死去的族人们报仇!”

  田广文迟疑之后,最终下定决心。

  “松田庄的勇士们,随我杀光这些恶贼!”田广文怒吼道,他提剑冲杀向前,瞄准了高毅,那是上青峡匪徒一方的最强者,比他都还要强大,但他必须纠缠住高毅。

  不然高毅杀入松田庄一方武者群体,就像狼入羊群,完全是一场大屠杀!

  “迎敌!再给松田庄一个血的教训!”高毅冷喝道,舞动手掌,劲力四溢,摧毁了周围的林木,迎击田广文。

  “头掉了碗大个疤,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

  上青峡的人乃匪徒,穷凶极恶,内心有一种野性与疯狂,关键时刻,便会表现出来,即便人数远逊,依旧敢大力冲杀。

  也是松田庄的领先优势不够明显,若换作一尊人道绝巅,那上青峡匪徒连动刀子的勇气都无了。

  “杀啊!”

  松田庄武者们围杀上青峡匪徒,喊杀声震天响。

  朱七虹杀意滔天,这一刻内劲滚滚,天青色泽萦绕周身,缠绵紫云剑,并且他左手捏掌印,时刻动用《震山二十掌》、《摧心拳》和《御元灵掌》,这意味着他动了真怒。

  嗤!!

  他选择一名肌肉虬结的匪徒,手持紫云剑,数十道剑气攒射,天青色剑光肆虐,避开松田庄武者,袭杀那名匪徒,要将之立毙当场!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那名匪徒冷笑,他是后天第九层,更胜朱七虹一个等阶。

  “死!”此人反倒大喝,奋力出手。

  可是剑光不曾全部粉碎,还有部分残存,挡住了那名匪徒的进攻,刺杀其身躯。

  这是一个同阶几乎无敌的年轻武者,他发出含恨一击,勇不可挡!

  “啊~~”此人惨叫,睁大了眸子,倒在血泊中。

  另有一名凶恶匪徒见状,登时大怒,喝骂道:“好胆!如此人物,若死在我拳头下,必叫松田庄大感心痛!”

  “你的对手是我!”水家的一名中年妇人冷冷道,与她丈夫合力,拦住了这名凶恶匪徒。

  松田庄武者一方,终究是有着数量优势的。

  朱七虹眸光狠厉,提剑饶了数米,趁着那名凶恶匪徒横击水家夫妇的刹那,从斜刺里杀出,剑光犀利,无物不斩,直接将之分尸,而后劲力吞吐,两截身躯皆粉碎,肉泥满地。

  唰!!

  朱七虹再度杀向其他匪徒,展现出他极强的杀伤力,丝毫不输给后天第九层的武者,便是后天第十层,亦不能说领先他多少。

  双方激烈大战,真元劲力乱射,山岭崩裂,林木早就粉碎,岩石等更化成齑粉,满空飘洒。

  松田庄一方占据了优势,可还是有一些武者受伤,咳血败退,幸得左右族人相助,方幸免于难,不曾丧命。

  而朱七虹也引起了几名后天洗髓境匪徒的注意。

  “那年轻剑客是谁?”

  “不认识!但很显然,那是松田庄的骄傲,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

  “杀了他!要让松田庄彻底心痛!”

  这几名匪徒低语,浴血搏杀,不顾后果,使出了搏命的手段,击退松田庄的武者,往朱七虹的方向包围过去。

  他们的动作很快,一开始几无人察觉,毕竟一片混乱,厮杀纷争不停,谁也无法注意到太多人的动静。

  朱七虹亦不曾有察觉,仍奋力与其他族人剿杀匪徒。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