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五十二章:血仇已报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22 21:37: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啊!!”王峰惨呼,血液四溅,在水同光、朱仁良等几名筑基的围攻下,躯体分裂,被轰杀在当场,彻底陨落。

  其余数名匪首同样横死,而今只得林乐三当家与高毅大当家尚存,仍作困兽犹斗。

  二三十位筑基围杀,分布山上山下,四面八方皆有,驻守在任何一个或许能逃走的方向,斩灭高毅和林乐的希望。

  死伤如此多族人,这两个匪首,同样得死!

  嗡……

  田广文、田承福、朱仁良等,多达近三十位的筑基结印,演化种种惊世骇俗的异象,罡风浩荡,雷电轰鸣,火焰滔天,剑气刀芒肆虐,各色神通异象纷呈,让山岭都在抖动。

  “我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杀!”林乐嘶吼,捏掌印出击,真元浩瀚,化成七八道光束,向四面八方激射,无分敌我——其实基本上已无上青峡一方阵营的筑基了,除他之外,仅得高毅一人犹活着,与松田庄筑基对抗——想拖着一个松田庄的筑基赴死,光束贯穿其躯体。

  “畜生一样的东西,受死吧!”江家三叔公怒吼,双手结印,再次动用江家的洪阶绝学《风玄掌功》。

  疾风肆虐,搅碎了那几道光束,配合着一边的同庄筑基,江家三叔公逼近林乐,猛然一掌印出,拍在林乐背心,真元吞吐,轰的一下,林乐肉身爆炸,一堆碎肉烂骨头溅落大山。

  “只剩下高毅了。”

  “他是上青峡大当家,真正匪首,必须让他伏首,割掉脑袋,祭奠死去的族人们。”

  所有筑基皆怒吼,捏掌印拳诀,舞动起罡风,带着他们的滔滔怒火,真元汹涌澎湃,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冲锋,轰向高毅。

  这是近三十位筑基的合力,强势无边,结果很明显,大山都被打掉了一角,峰峦倾塌,轰隆隆作响,漫天烟尘,场景骇人之极。

  就算高毅乃无限逼近筑基境极巅的武者,更胜过松田庄的第一高手田广文老家主,但在如此多筑基的围殴杀伐下,他同样必死无疑,即便高毅发挥了最强实力,爆炸性的力量剧烈波动,摧山折岳,有至强的战斗力,恐怖得很。

  这是高毅压箱底的武功,从燕国学来,因之而逃出燕国,躲避了重重追捕,穿过魏国,抵达四极大陆西南角的骊山,成为上青峡大当家。

  可他依旧无法抵挡如此多筑基联合打来的巨力,几道凶悍拳力印在他身上,咔嚓作响,满身都是裂痕,一道道血线浮现全身上下,神情亦僵硬。

  “嗬嗬……”高毅最后张了张嘴,结果一句话都说不清楚了,声带也被毁,体内无数细小裂缝,血液涌进了他的脏腑器官内部。

  突然,砰的一声,高毅整个炸开,鲜血洒了一地。

  “所有匪徒已死,血仇已报。”水同光低语,他嘴角溢血,在大战中负伤,幸未伤及根本。

  “希望另一边无人死亡。”有年老的宿老祈祷。

  一群筑基捡拾了上青峡匪首值钱的东西,如兵刃等,那是战利品。

  唰唰唰!!!

  他们连折身返回对岸的丛林。

  所幸,后天境的武者战场业已分出结果,松田庄大获全胜,全歼来犯之敌,虽上百人受创,可毕竟无一死亡,值得庆幸。

  “只可惜,死去的一百多位族人,已回不来了。”有人低低叹息,话音悲戚。

  朱七虹驻剑而立,同样感伤,一百多名族人,便这样于同一日死掉,何不叫人哀切悼念?

  算上年初因银脊大鹏鸟而逝去的一百多人,今年这一年尚未走完,松田庄已是死伤惨重了。

  这是十年难遇的大灾之年。

  最后,他们焚毁了这两处战场,担心血肉引来妖兽,直接烧掉化为白地,明年开春后,还能收获一大片肥沃土地。

  而那些死去的族人,则收殓尸身,就地掩埋——许多人的尸体不成样子了,只得就地埋葬——树碑纪念。

  后续松田庄自然是缟素好几日,悼念死去的族人们,又有非常多户人家落泪,恸哭之音时而回响。

  朱七虹在家中养伤,也参加了多次葬礼,看见了很多人的痛苦掉泪,神色哀戚,松田庄气氛显得郁郁,一两个月内都是哀恸。

  他决心,要彻底强大起来,后天不行,筑基也不够!首发..@@@m..

  唯有不设上限的强大,冠绝古今,独步寰宇。

  ……

  整个十月,松田庄都无什么事情发生,人们慢慢开始走出阴影和悲伤,毕竟逝者已矣,生者不能一直停留在伤痛中无法走出。

  尤其今年骊山情景不佳,松田庄遭受到的危险同样倍增。

  “还没有商队往来的迹象么?”

  十月的一天,中午用饭的时候,朱七虹问起商旅之事。

  他有些日子没见着来往商旅了,要知道,穿梭骊山各城池村镇的商队,是松田庄一大贸易对象。

  “还没有啊。”朱达弼叹道,愁眉紧锁,道,“如果再无商队,庄子就要商议什么时候奔赴安津城,购买日常生活所需品了,已差不多用光耗尽。”

  “是啊,家里的食盐也没剩多少了。”袁蔓附和,她是管家的人,知晓家中情况,而整个朱家,甚至整个松田庄,皆是如此。

  “十月了,距离新年也不算久,是要抓紧时间筹备物资。”朱育晖说道。

  朱清雅苦笑了声,无奈说道:“今年骊山深处大妖暴动,人道绝巅大战都爆发了好几次,哪还有商队愿意离开城池啊?那太过危险了。”

  “最迟十一月份,庄子必须派队伍去往安津城了,不能继续往后再拖,待大雪封山,那就太晚了。”

  果然,与朱清雅说的一字不差,整个十月份过去,仍无商队的影子。

  迫于无奈,松田庄决议由筑基宿老率队,派遣一支上百人的队伍奔赴安津城。

  朱七虹也在队伍名单内,他无异议。

  十一月上旬,天气转冷,寒风呼啸,天宇阴云密布,似乎要下大雪的样子。

  但松田庄还是决定启程,由田承福、水同光、刘畅三大筑基境率队,奔赴安津城。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