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仙尊 第五十五章:嘲笑

小说:七彩仙尊 作者:空如花草0 更新时间:2020-11-22 21:37: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陷圣渊!

  “陷圣”二字,已说明了一切。

  那是足以让圣道都神魂俱灭的死亡深渊,人道生命,涉足其中那就是纯粹找死,连尸体骨灰都留不下半点来。

  朱七虹听说过陷圣渊的传闻,毕竟四极大陆上的生命禁区、圣道死地,如此可怖的场所,其声名自然传播大陆东西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也许唯有北海深处的绝境,能比陷圣渊更凶险一些。

  陷圣渊,又名葬圣渊,乃最古之渊,远古蛮荒时代存世至今,已不知有了多少万年的历史。

  根据朱七虹在古籍图书之上得来的了解,四极大陆和四海,此间天下,分作三个年代,即远古蛮荒时代、上古极盛时代,还有现在人们正经历着的今古时代。

  今古时代未有定论,毕竟尚未走完,谁也不知今古时代将持续多少年。

  可远古蛮荒时代和上古极盛时代,却已经终结,消散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而且人们已对这两个时代有了定论。

  “蛮荒”、“极盛”,就分别是远古和上古这两个时代的标签。

  远古蛮荒时代,在十万年前,由古之圣皇“禹”终结,并一手开启了上古极盛时代,这是此间天下古往今来最鼎盛的阶段!

  人道绝巅层出不穷,圣道翱翔天宇,极道天尊与古之圣皇齐齐出世,至今仍令无数人心向往之。

  不如此,如何得来“上古极盛”的称号?

  杀生天尊后,上古极盛时代就结束,天下不复昔年盛况。

  陷圣渊,远古蛮荒时代便存在了,也就是说陷圣渊已有超过十万年的古老历史,岁月漫长,时光荏苒,埋葬了不知多少强者神灵。

  “或许,唯有极道天尊和古之圣皇,方可探索陷圣渊吧?!”朱七虹心底呢喃,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涌动,感觉到兴奋,热血似在澎湃。

  天尊冠极道,昭示着天尊的可怕,与古之圣皇齐名,皆乃此世最强之力,威压天下万年,无敌于世,可撕裂大陆或汪洋,穿梭宇宙星海,无远弗届,至强至高且无上!

  朱七虹阅读《人道绝巅谱》。

  在这本册子上,安津城的人道绝巅,亦有提及,比如安津城安家的家主安庆日,号“风雷拳客”,又被称作“安津城主”,尚不足八百岁,便成就了人道绝巅多年,未来有望圣道,成武圣之尊位,超越其祖。

  还有安津城徐家的上上上代家主徐厚正,绰号“大自在剑神”,一手《大自在剑气》,杀伤力极其凶悍,扬威海内外。更新最快s..sm..

  而苏家、公孙家的人道绝巅,册子上无有提及。

  安津城四大势力,分别是安家、徐家、苏家和公孙家,朱七虹可不会傻乎乎地认为,不存在人道绝巅的家族,都能与安家、徐家相提并论,那是绝无可能之事。

  苏家、公孙家,必然也有着人道绝巅的底蕴存在。

  站在安津城的角度来讲,人道绝巅,当然是越多越好,这样一来,便可最大程度威慑山中大妖怪,给无数村镇百姓以庇护。

  若非如此,松田庄、平村等村落,怎能于骊山内存在?

  那些大妖怪,如果没有同等级的人族强者与之抗衡,坐镇一方地域,威慑群妖,它们哪里会愿意让出骊山部分区域,交由人族居住生活。

  一切看的都是力量。

  此世本就是强者为尊,力量至上的世界!

  朱七虹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十分用心练武,因而有了这番还算不错的成就。

  他母亲裴采音出身的裴家,根据爷爷朱达弼的述说,虽有筑基之上的大高手坐镇,但放在安津城内,那不过就是一个中小型家族,算不上十分厉害。

  “筑基之上……五气朝元……”朱七虹眸光闪烁,眼底一缕凶芒掠过,杀机暗藏。

  自从得知了母亲裴采音曾经的遭遇与生活经历,他对这裴家,便丝毫好感也无。

  他来到安津城,没有去裴家门前转一转,看一看的心思。

  待具备了筑基之上的力量,他直接打进裴家不好吗?

  等候一群族人的时间,朱七虹看了《人道绝巅谱》,《潜龙榜》、《腾凤榜》亦翻阅了下。

  这两本书册收集天下极优秀的二十五岁以下年轻人,名列榜单上的人物,主要也是天下武道大宗出身,小宗小派出身的没几个。

  四极大陆四大国度,占据两份榜单一半以上名额,东北角旷古雪原、西北角天柱山、西南角十万大山,亦有几个榜上列名。

  加上四海群岛的优秀人物、天才俊杰,两份榜单就被填得满满当当。

  毕竟天下人族数量很庞大,大基数下,出一两百位奇才天骄,那再正常不过。

  安津城无人上榜,朱七虹年龄附和,刚满二十三岁没两个月,自然还不到二十五岁的界限,但他的修为实力,尚还欠缺了些。

  而朱七虹已是松田庄千年来最天才的人物了。

  由此可知,这两份榜单收录的人物,到底有多么厉害!

  最差也都是后天洗髓境的年轻武者!

  “朱七虹,若你能登上《潜龙榜》,那我们松田庄,亦可天下扬名了,这是史无前例的辉煌。”一名短发的年轻族人嬉笑道,他同样看了这三本书册。

  “呵,异想天开!”

  树林一角,一群来自其他村庄的人嘲笑。

  “殷都商会的《潜龙榜》、《腾凤榜》,收集天下四海英才,连安津城内,都无一个上榜,你们松田庄还敢做这白日梦?也不怕人耻笑!”有人讥嘲道,认得松田庄的一些人。

  “唔,白日梦嘛,当然无惧异样眼光了。”

  “白日做梦,松田庄向来如此!”

  其他人语亦尖酸刻薄,根本就不讲一丝情面。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事实!

  松田庄比之他们都还有不如,居然妄想列名《潜龙榜》、《腾凤榜》?!

  当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

  “你们……”

  那短发年轻人不服,就要反唇相讥,结果被队伍里头的老人拉住,摇摇头,低声道:“忍一忍,得风平浪静,没必要与他们过多争论。”

  说着老人看向朱七虹,也是用眼神示意他冷静。

  “焦宁村的人……”朱七虹眉头微蹙。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