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二十三章 贾芸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0: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招人?”

  贾蔷没想到春婶儿竟有这样的事业心,他想了想,摇头道:“招人自然是可以招人,但眼下还不是时候。.iycinfo.s.xs321.”

  春婶儿不解道:“眼下还不是时候?这是为甚?”

  贾蔷只微笑着重复了遍:“还不是时候。”却没有解释理由。

  他自然不能说,以他舅舅这一家的管理能力,实在无法照应好几家分店,到时候难免生出是非来。

  银子赚不了许多,麻烦闹出许多,还不如暂时不开。

  他先前邀请贾芸入伙,并非是一时动了慈善之心……

  春婶儿却急道:“那甚时候才是时候,眼下买卖这样好,不趁热打铁,当心以后连屎都吃不到热的!”

  听闻如此朴实之,贾蔷默默的放下了筷子,顿了顿,轻声道:“我主要不想让舅舅、舅妈太累,往后好日子还长,坐着收银子的机会多的是,你们要是早早累毁了身子骨,岂不是因小失大?眼下银子够用就好。你放心,很快就能招人了。”

  春婶儿见贾蔷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上满是认真之色,还有那一双平静沉稳的丹凤眼,不知怎地,她素日里嗷嗷骂人的心劲儿都散了,心气一颓,便有些气馁,没好气道:“好吧,左右都是你的买卖,你都不着急,我们也不热脸贴冷屁股,上赶着着急了。”

  刘大妞嗔怪了句:“娘,你说什么呢?蔷儿是有孝心,他知道你们累,今儿特意让我去李家布铺给家里一人扯了几尺好布,一人做两身好衣裳。”

  春婶儿闻气道:“这不年不节的,做甚新衣裳?”虽如此,脸色到底好看了些,不过嘴上依旧没能停下来。

  哪怕是贾蔷出钱,可对过了半辈子苦日子的春婶儿来说,这种做法还是败家子糟践钱的行为。

  耳边听着春婶儿絮絮叨叨指责、刘大妞一旁袒护、刘老实闷声不、铁牛憨厚傻笑结果吸引了火力过去惨遭痛骂,因为他耗布最多……

  感受着这颇接地气的平常家人的生活气息,贾蔷抬头望着天上的皎皎明月,嘴角浮起一抹浅淡的微笑来,轻声吟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一旁铁牛听到后,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可他却总觉得,贾蔷念这两句诗文时,似乎心里很不爽利,很难过的样子。

  只是他看向贾蔷,却见贾蔷脸上又是带着笑容的,真是奇怪……

  铁牛牛眼茫然,甩了甩脑袋,一只手托着咿咿呀呀叫唤的儿子小石头,嚼着已经咬成碎渣的羊骨头,回味着羊尾巴的肥美,耳边听着老岳母的痛骂,呵呵一乐,觉得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

  “哟,你找谁啊?”

  翌日清晨,已经做了两个时辰功课的贾蔷刚出了垂花门来前院活动活动筋骨透透气,就听门口方向传来表姐刘大妞的惊呼声,显然被唬了一跳。

  刘老实、春婶儿和铁牛一大早天没亮就去出摊忙活了,家里只有贾蔷、刘大妞和一岁多点的小狗儿。

  这会儿听到动静,贾蔷微微皱起眉头,从一边拿起一根倚在墙壁边的木棍,虽聊胜于无,但真要有危机之事,也可拼死一击。

  不过等他走到门口看到门外之人时,提起的心就放了下来,招呼道:“芸哥儿,你怎么来了?”

  门口那长挑身材容长脸的年轻人,正是贾蔷族兄,贾芸。

  看到贾芸,贾蔷心头不惊反暗喜。

  在红楼中,贾家一族男丁里,好人着实没几个。

  而在为数不多的好人里,既知孝悌,又知恩义,且办事伶俐有才干的,应该只有贾芸一人。

  所以,对于这个“知根知底”的年轻人,贾蔷不吝亲近接待。

  在这个世道里,有血缘关系的族亲,既是最危险的,却也可能是最可靠的。

  贾芸见贾蔷不似先前那样从不拿正眼看他,心里猜测许是因为变故让贾蔷变了性子,也热情笑道:“前些时日蔷哥儿你不是同我说有活计可做么?如今家里实在有些艰难,母亲身子骨也不好,哥哥我只能来投靠你了。原先说好你等我三天,可这会儿推迟了许些,都是我的不是,我先给你赔个礼……”

  说罢,要揖礼拜下。

  贾蔷先一步上前拦下,微笑道:“我虽已经不是贾家人,下了贾家族谱,可咱们血脉里到底还有一丝关联,你我是兄弟,你又年长于我,怎可以兄拜弟?至于三日之约……”

  贾蔷话没说完,一旁刘大妞便接口道:“蔷儿,娘几次三番让你招人你都不招,惹得娘不高兴,就是为了等你这位同族兄弟?”

  贾蔷心里暗暗点了个赞,点头笑道:“用外人,我终究不放心。”又对刘大妞道:“表姐,先去取六两银子来。”

  而后对已经感激的不知所措的贾芸道:“我料想你也是山穷水尽了,不然不会来这里。我知道你的情况,伯娘给别人浆洗衣裳那点进项,勉强能维持住你的生计,可若是有个什么不备之事,就难免拮据了。听你说伯娘身子不爽利,我先给你预支三个月的工钱,你拿回去照顾好伯娘。三天后再来这里,往后只要能吃苦,只要勤恳好学,我保你不复钱粮之忧,也能让伯娘安享生活。”

  贾芸这下真激动了,他点头道:“蔷哥儿,我信你!你放心,以后我就一心跟你干了,有半点坏心,我就是小婢养的。”

  其实之所以这样“轻信”,是他五天前就来到这边,打听到贾蔷一家的住处,却没急着见,而是暗中观察了好几天。

  这才终于确定了贾蔷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不是浪荡行子,而是真的想做出番事业。

  不是他有坏心多疑,只因为之前贾蔷给他的印象,实在不是干实事的人……

  他又有寡母在,怎敢行岔了事误入歧途?

  一旦他有个什么损伤,他娘该怎么活……

  五天的观察,让他相信贾蔷在这边起码是干正经营生的……

  贾蔷将贾芸迎到后宅,而贾芸见这边居然是有抄手游廊和垂花门的二进宅子,不由钦佩道:“蔷哥儿,你果然是天生有富贵气的。我听说你从东府离开时,根本没带什么银子,贾芹他们还在打赌,你几时活不下去了回东府磕头请罪,没想到在这边住的居然还是这样的好宅子……”

  贾蔷淡淡一笑,没说什么,而是略略有些好奇问道:“你怎今日才来?昨儿中秋节,两府都会给些喜面,你不至于囊中羞涩吧?”

  荣宁二公之后一共二十房,除亲派八房在都中外,余者皆在原籍。

  然几十上百年来,便是都中亲派八房也在不断繁衍,如今族人早已过千。

  四五代人,各房血脉亲情着实淡薄的几近于无。

  大多数人,除却族内婚丧嫁娶红白事外,一年到头几乎见不到一回……

  这其中,有些人过的富庶些,大多数只是平凡,也有一些过的十分拮据的。

  宁国府为贾族长房,族人富庶、平凡的且不去说,能活得下去就行。

  而那些拮据的,实在穷困揭不开锅的,那么每逢年节时,荣宁二府都会借机派发下一些喜面来,分其度日。

  故,贾蔷有此疑问。

  贾芸闻,脸色却一阵青白,最终摇头苦笑道:“今年发的只是一些精美糕点和一些兔子、鸡,可有点好东西也被贾芹他们那些人抢走了。四房、五房人多势众,我如何抢得过?再者,我也不想像野犬一样,为了点糕点和鸡兔,去和族人撕扯……”

  不等他说完,贾蔷就点头道:“不必说了,二府高高在上多年,早有何不食肉糜之疾。不要也罢,我们自食其力亦能活,何必受此等嗟来之食?”

  贾芸闻,红着眼眶重重点了点头!

  他发誓,若这边靠谱,果真能求活,那他一定好好在这边做出番事业来,干一番名堂!

  ……

  ps:感谢老书友富江之夫的万赏,感谢竟有人叫灵长类、就看看zz、飘飘荡荡一生诗、郑居中、不想当书虫的书虫、筋柔而握固等书友的打赏。

  累积打赏超过一个盟主了,粉丝数也变多了,最起码没前几天那么寒碜了,所以晚上加更一章。

  最后,还是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这本书我想上app强推啊(惨笑)……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