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0: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色将暮。.iycinfo.s..

  荣国府,荣庆堂。

  满头霜发的贾母微笑道:“既然是你们姊妹们为她祝生儿,那就是高乐罢。我老了,身子骨近来有些散动,就不过去凑热闹了。”说着,又对鸳鸯道:“取二十两银子来。”

  鸳鸯从后耳房取了银子来后,贾母道:“你们把银子给凤丫头,让她嘱托厨房,多备些好菜,你们好好顽一顽。”

  高台软榻两边,贾宝玉和林黛玉各坐贾母一边,待贾宝玉接过银子后,林黛玉轻声道:“外祖母身子不爽利,何不请太医来瞧瞧?”

  贾母爱怜的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不碍事,你们去顽罢。好好顽,不许置气。”又对贾宝玉道:“这次允了你,老爷问起来,你只管往我身上推便是。但没有下回了,你们和那孽障原本就差着辈,也不是一样的孩子,没必要往一处搅和。”

  贾宝玉乖巧应下后,便和林黛玉并堂下几个姊妹一并出了荣庆堂,往后面迎春宅院而去。

  待小辈走后没多久,却见王熙凤奉着王夫人和薛姨妈进来。

  问好之后,王夫人温温语道:“老太太,大姑娘从宫里送出了封急信来。”

  贾母闻,只觉得心头一跳,忙问道:“急信?元春丫头如何了?”

  王夫人口中的大姑娘便是其长女贾元春,为荣国府长孙女,早七八年前就送进宫里,如今于凤藻宫皇后銮驾前作女史侍奉。

  贾元春打小长在贾母膝下,备受宠爱,若非一些不当之事,贾母也舍不得送她进宫吃苦……

  见贾母紧张,众人忙劝她莫急,王夫人掏出信笺来递给鸳鸯,鸳鸯送到贾母手里,贾母看了遍后,脸上的神情渐渐凝固,不可思议道:“太上皇他老人家,又提了那孽障一遭?”

  王夫人点了点头,语速轻缓道:“还是在天家和几位德望勋隆的老臣面前夸的,和上回不同,上回还能遮掩,许多人只当做传闻,这一回,谁也不能轻视了去。大姑娘让家里对蔷哥儿,亲善相待。”

  薛姨妈在一旁摇头笑道:“连太上皇都夸他是个好孩子,明是非,知事理,那你们家里也够难做的。”

  难道贾家人比太上皇还英明?

  她们是内眷妇道人家,想不到贾蔷那么深远,而贾元春更不可能在信中流露出分毫关于太上皇龙体的情况,否则那才是诛族之祸。

  所以,贾母等人完全想不到太上皇此举的用意。

  王熙凤忍不住道:“也是奇了,太上皇怎么这样抬举蔷儿?”

  别人和贾蔷不熟,她却是和贾蔷熟的很,深知其根底,不过一纨绔少年。

  怎一转眼,就蹿上九重天了?

  贾母哼了声,道:“我前儿听保龄侯诰命说,是那孽障说了些好听的,夸太上皇是功德迈高祖和世祖的圣君,正巧被微服私访的太上皇听进耳里,能不喜欢他吗?”

  王熙凤好笑道:“那这可是他的大造化,只是东边儿珍大哥哥怕是要吃下一个闷亏了。前儿我还听蓉儿在那边嘀咕,也怎么整治蔷儿呢。”

  贾母和王夫人听了齐齐变色,连忙道:“这可使不得!让珍哥儿不要乱来!”

  王熙凤笑道:“这消息传到珍大哥的耳朵里,他自不敢乱来的。蔷儿还真是好运道……”

  薛姨妈则笑道:“谁说不是呢,听我家那孽障说,蔷哥儿从古书上寻到了一个西域人烤肉串儿的古方,靠着这个发了财呢。而且不仅和神武将军府的冯紫英关系亲近,连淮安侯府的世子都不打不成交,结成了顽伴。前儿还在西斜街那边置办了一套镇国将军的宅子,前厅后舍再加上花园什么的,三进三路的大宅子,宽敞的很。可不就是出息了?”

  贾母等人闻无不惊诧,这般能折腾?

  王熙凤却素来最好黄白物,眼睛里止不住的炙热,追问道:“真的假的,姨妈别不是哄人的吧?烤个肉串儿,就能发这样大的财?他才出府不到二月,就能置办一套镇国将军的宅子?那再过个一年半载,他怕不是连亲王府邸都能买下来了?”

  贾母、王夫人也不解,薛姨妈笑道:“买宅子的银子还没给,据说他手里还有一套染布的方子,染的极好,可以卖大价钱,等得了银子再给。”

  王熙凤啧啧道:“也不知他从哪弄的这些鬼名堂,该不是打着太上皇夸赞的幌子,四处招摇撞骗吧?”

  此一出,贾母和王夫人又变了脸色。

  别人不知道,她二人却明白,贾元春在宫里隐约到了极重要的时候。

  这个关口,贾家绝不能出现大丑闻。

  贾蔷得太上皇夸赞,是能给贾家增光添彩的事,是好事。

  可要是贾蔷打着太上皇的幌子,做下一些坑蒙拐骗的事,一旦闹开了,那就是要命的事了!

  她们不在意贾蔷的死活,却担心他牵连到家里,尤其是牵连到宫里的贾元春!

  念及此,两人都坐不住了。

  贾母对王熙凤道:“你一会儿去你二妹妹那里看看,今儿她的生儿,你这当亲嫂子的,总要出面张罗一二。等她们热闹完了,让蔷哥儿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话问他。”

  王夫人纳罕:“二姑娘过生儿,蔷哥儿怎么会来?”

  贾母没好气道:“还不是宝玉闹到我跟前,一边闹我派人快去接了云儿来,一边闹着想要请蔷哥儿来顽一顽,说蔷哥儿没爹没娘怪可怜的,他这个当叔叔的,还有那几个当姑姑的,都想照顾他一回。”

  薛姨妈好笑道:“蔷哥儿比她们都大吧?”

  王熙凤笑道:“蔷哥儿比二妹妹小几个月,比宝丫头大一岁。不过宝兄弟他们都是老太太教养大的,一个个心肠和菩萨一样,打小见老祖宗怜贫惜弱,如今这不也跟着一起关爱起晚辈来了?”

  薛姨妈笑了笑,不过到底没把先前贾蔷在梨香院说的“五服论”抛出来,不然的话,这一家子就尴尬了……

  ……

  贾蔷进荣国府后,一路上在各色目光的注视下,穿堂过院,进了后宅。

  又至西路院,绕过荣庆堂,从一条甬道上,可直接前往贾迎春的宅院。

  只是刚过王熙凤的三间小抱厦,就看到两个不大的小身影,一个板正规矩,另一个,却是斜着脑袋吊着一边肩膀,蔫儿不及及的走着,看到贾蔷出现,居然好大口气道:“蔷子儿,你这蛆心的孽障,还不快过来跪跪你环三叔!再不恭敬点,仔细我捶死你!”

  “……”

  贾蔷纳闷,这小狗日的从前也不敢这样跟他说话啊。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