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九十六章 滴血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0: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用完早茶,贾蔷一行人回到船上。.aixun.s.xcmxsw.

  此时晨雾已经散尽,日出东方,码头上船只仿佛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回到船上后,就见贾琏带着七八个随从,极不高兴的等在甲板上,见到贾蔷一行上来,恼火呵斥道:“你干什么去了?”

  又见两个金沙帮帮众手里提着早点面茶,愈发怒道:“好哇!你当来津门是干什么来的?是让你吃喝嫖赌顽乐来的么?”

  贾蔷目光清冷幽静的看着他,直到贾琏闭上嘴后,方道:“我们已经找到了去见西洋番道的门路,现在送李帮主过去瞧病。”

  贾琏闻一滞,随即羞恼道:“既然你这样大的能为,那你自己去请就是。走,我们回去继续高乐。不知好歹……”

  “贾琏!”

  喝住贾琏后,贾蔷皱眉道:“你最好记得你此行的正事。”

  贾琏本性里还是个软和的,遇到个厉害的,就不敢强硬了,不过勉力撑着道:“这倒是可乐了,你倒说说看我什么正事?”终究面上挂不住,抱怨了句:“也是奇了,当侄儿的还能直呼叔叔的名讳……”

  贾蔷不耐道:“早出五服的亲戚,就不必拿来说嘴了。你们若拿我当亲戚也倒罢了,只是我落难时,未曾见过哪个叔叔大爷来帮我一把,给我一口吃的。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再说这些有什么意思?至于你的正事……我原是要自己来津门寻医,是老太太非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一来护送林姑姑南下,二来请西洋番医一并南下,给林姑祖丈瞧病。是我来相助你,不是我来做这些。所以,请番医南下是你的事,你最好不要有推卸的心思。”

  贾琏闻一滞,心里气个半死,可看着贾蔷身后铁头、柱子,还有金沙帮四个帮众,都有亡命之气,不敢强犟,只能郁气道:“那你自己说要去请那番和尚还是番道士去,一事何必劳烦二主?你我彼此都看不惯,干脆眼不见为净,岂不更好?”

  贾蔷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厮,说他坏,扯不上。这货能为石呆子鸣不平,为此被贾赦打了个半死,可见人性未坏透。

  可说他是好人,似也无从谈起。女儿出疹时和鲍二媳妇厮混,最终害人一命。明知尤二姐和贾珍有染,依旧接手过来。他不在家时,贾珍造访尤二姐,他也不在意,还和贾赦的妾侍有染……

  总之,说来就是一个荒唐浪荡且糊涂的公子哥儿。

  贾蔷不欲多与他理会,只道:“我去仁慈堂请番医看病,但他多半不会答应随我们南下。先前老太太让老爷给了你一张名帖,你去见津门总镇,劳他出面,强逼番医随我们乘船南下……明白了吗?”

  贾琏闻,抽了抽嘴角,对身后长随小厮们道了声:“我们走。”

  贾蔷在其身后提醒了句:“这几天仁慈堂不稳,可能要出大乱子,你最好请津门总镇快一些,迟则生变。”

  贾琏闻顿了顿脚,却没回应甚,带人下了船在码头上租了几匹马后,扬长而去。

  贾蔷也不在意,若仁慈堂果真有事,以他的机敏,至少能保全自身。

  只是没想到,等他和李婧带人将李福抬出船舱,准备下船前往仁慈堂时,却被紫鹃拦了路,道:“蔷二爷,我们姑娘寻你有事。”

  ……

  “林姑姑,你是闺阁小姐,怎好去西洋番人那里抛头露面?”

  黛玉房中,贾蔷皱眉说道。

  黛玉沉默稍许,随即冷笑道:“蔷哥儿此行南下本是为你那房里人而来,原和我不相干。我怎好劳你去为我爹爹延医问药?”

  贾蔷无奈,说事就说事,红哪门子的眼圈儿……

  只是看来,刚才他和贾琏之,传到了这位林姑姑耳中。

  有些头疼……

  贾蔷耐着性子,对这位眸溢灵秀的女孩子正色解释道:“林姑姑误会了,若非我想要相助林姑姑一回,先前在荣庆堂就不会说出西洋番医这回事。之所以提起,本就想给林姑姑提个醒,不必只请中原名医给姑丈瞧病,也可以寻些西洋番医,或有奇效也说不定。至于方才同贾琏之,是因为荣宁二府的当家男子,无一不视我为眼中钉。我若不逼他,此人断不会拿出名帖去请津门总镇,那么一天之内想带那位医术高明的番道南下,就不可能。所以只能出此下策,望林姑姑见谅。”

  “无缘无故的,你会帮我?不是出了五服的远亲么……”

  黛玉一双似氤氲着晨露的黑眸,不掩怀疑的看着贾蔷问道。

  自母亲离世后,她性本多疑……

  贾蔷自嘲一笑,淡淡道:“我本失怙失恃之人,知道此等命运有多苦楚,所以不愿世人如我一般。莫说远亲也是亲,即便是寻常路人,能有助益,我也会直相告。”

  黛玉闻一滞,认真打量了贾蔷稍许,见他面色和态度平平,似果真只是将她当做寻常一路人的模样……

  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果真?”

  倒不是希望贾蔷高看她一眼,只是打小至今,谁对她都高看眼,都让她三分。

  如今出现个只拿她当寻常人的,她心里反而有些不适应,也有些新奇……

  贾蔷淡淡看她一眼,默然不语。

  黛玉便当了真,心里虽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却是轻松下来。

  她是讲道理的,贾蔷毕竟算是成了年的男子,若果真抱有别的心思,她反倒不好说话了。且人家自己也说了,大家是出了五服的远亲。

  不过如今人家既然分的清清白白,她也就不需再防范太甚,显得小家子气,况且,人家还为她的事操心……

  念及此,不愿凭白落人人情的黛玉竟反过来细声劝道:“你虽苦过,如今也是苦尽甘来。有太上皇和皇上给你做靠山,你如今威风的紧。不过……”

  贾蔷闻有些震惊莫名,不明白好端端的,黛玉说这些作甚,好奇问道:“不过什么?”

  黛玉想了想,还是决定直,她漆黑的瞳眸看着贾蔷,细声道:“你方才说有意与我透露西洋番医之事,我承你的情,所以也劝你一回……俗话说,刚过易折。自古以来,锋芒毕露之人,鲜有善果者。我知你不易,也认同你宁死不受屈辱的烈性。可在家里将老太太、大老爷和二老爷他们都得罪尽了,太上皇在时尚好,可万一到了不忍之日……你怎么办哪?你始终为贾家子弟啊,孝道大于天,你……”

  望向贾蔷的目光里,满是同情哀悯……

  实是以她之聪慧灵秀,都想不出太上皇大行后,贾蔷的生机在于何处。

  一旦太上皇驾崩,贾家从上到下,有太多法子整治于他。

  然而贾蔷闻,却轻笑了声,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突然同他说这些话,只是不愿欠他人情,倒也恩怨分明。

  念及此,他看向黛玉的目光里多了分真诚,少了些套路……

  心中升起许多感叹来:算起来,他已经和红楼里最出众的两个金钗有过稍许交集,他以为此二姝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宝钗温柔端庄,行事有章法,面面俱到。

  对人虽然热情周到也大方,实则极有分寸。

  世上杂事万千,可宝钗却能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肯多出一分不该出的心思,恪守身份礼数。

  这并非是坏事,若世上人皆如此,当可天下大同。

  俗话说的好:逢人不说是非事,便是人间无事人。

  黛玉则不同,表面上颇为孤冷小气,小毒舌犀利,但内心实有七分暖色。

  对她好的人,她总不会白受人情,愿意为人分忧几许。

  黛玉今日这番话,显然不是今天才想出来的……

  或许,这就是黛玉多思少眠,身子瘦弱多病,而宝钗心宽量宏,丰美端庄的缘由……

  贾蔷想了想后,同黛玉道:“林姑姑,你所虑之事,并非没有道理。只是,你并未考虑周全一事,也小瞧了一人。”

  黛玉冷笑道:“小瞧了一人,自然是小瞧了蔷哥儿你,那思虑不周全之事……我倒想问问,何处思虑不周。”

  她柳眉如烟,星眸似有晨露氤氲其上,与之对视,仿佛总能看到心里。

  不过,贾蔷看着她这幅傲娇好强的小模样,又忍不住轻笑了声,让黛玉面色微起飞霞之余,也见薄恼,他忙正色道:“林姑姑说的在理,如今我的确沾着太上皇的光,别无长处。可我贾蔷又非贾家那起子躺在祖宗余荫功劳里坐吃山空之辈,我每一天都在成长壮大自己。总有一日,可以不靠别人,只凭自己的手段,就让那些想害我的人知道我是谁。而这一日,应该不会太晚。

  至于何处思虑不周……呵,林姑姑,天下之大,远非一个贾家能一手遮天。若在开国之初,四王八公威震天下时,我这般做,这会儿骨头大概已经凉了。可如今几代人过去,贾家现在虽仍有祖宗余荫在,可相比当初,却早已日薄西山,后继无人。这样的一个家族,我不去对付他们,他们都自去烧高香吧。就凭他们,也想让我送命?不知死活!”

  贾蔷说话间,黛玉一双恍若星辰的明眸一直盯着他看,待他说罢,还是失神的望了他一会儿,直到一旁紫鹃轻咳了声,她才回过神来,薄怒道:“好一个自大骄狂的蔷哥儿!既然你这般能为……方才只当我闲话罢,哼!”

  贾蔷闻却是轻轻一笑,作了个揖,道:“不过我还是要感谢林姑姑的好心,毕竟,这世上愿意关心我的人并不多。但我想告诉林姑姑,哪怕如我父母早逝,族中长辈憎嫌厌恶,肆意践踏羞辱,然蔷不自弃,刀斧加身亦不屈,终一日,定能手擎日月照山河。”

  黛玉为此气魄所慑,一时失声无,一旁紫鹃却又干咳了声。

  她不怎么读书,听不出贾蔷的气概,只觉得牛皮滚滚,不愿黛玉受骗,便挤出笑脸道:“我们姑娘毕竟是蔷二爷的长辈,自然要关心二爷。只盼蔷二爷能看在我们姑娘的面上,带我们去瞧瞧那番郎中到底如何。若是有用,花再多银子也要把人请去扬州给老爷瞧病。”

  贾蔷皱眉道:“不妥当吧?林姑姑平日里连二门都出不得,小厮长随的面都不得见,更何况是外男?”

  紫鹃笑道:“这我难道不知?我们只在马车里等着,等那位李帮主的信儿。他若是能得救,就说明番郎中确实有能为,我们姑娘砸锅卖铁也要请他给我们老爷去瞧。若是沽名钓誉之人,那就别折腾了。”

  贾蔷本不欲答应,可看着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下,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中,已是滚下泪珠儿,目光执拗的看着他……

  确像是绛珠仙子,落凡尘。

  他轻轻一叹……

  ……

  ps:了不得了,好大一章……

  另外说一下,因为合同被坑的缘故,所以四月份基本上没有上架的可能了,只能到五一了。

  不过也好,免费再更十多万字,太慷慨豪迈了(心在滴血ing)……

  没想到吧,标题居然应在了ps的括号里,哈哈哈!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