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0: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哎哟,这孩子哪里还是运气好?这分明是天大的造化哪!太上皇五年不出宫,连頫哥儿、宝玉他们老子上京去见,有时也只能在九华宫外叩个头,并不一定回回都能陛见。s.btctt.s..这孩子还真是……”

  甄家太夫人李氏看着贾蔷,忍不住的连连赞叹道。

  贾蔷欠身以示谦逊和谢意。

  李氏身旁的儿媳周氏温声笑道:“这孩子生的好,比宝玉还齐整。”

  此一出,周围一众媳妇再次齐齐笑了起来。

  一双双目光再度打量起贾蔷来,只是这一回和之前那次不同。

  上一回,只拿他当一个皮囊好的小人物,居高临下的俯视取乐。

  这一回,却是以欣赏的姿态,亲切的赞叹。

  也不怪世人常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当然,贾蔷目前所谓的“权”,皆来自于太上皇的圣眷。

  但他如此,甄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周氏的话提醒了太夫人李氏,李氏笑道:“只顾着说话了,快让哥儿、姐儿都坐下,再打发人去喊宝玉和玉蓉、玉嬛他们姊妹来见客。贾家和别家不同,是老亲了,又是世交,合该见一见。”

  说罢又对甄頫道:“你带着你琏二哥去前面书房见老爷罢,蔷哥儿还小,就留在这里等宝玉。”

  贾琏毕竟是已成过亲的外男,纵有通家之好,亦不好见甄家未出阁的内眷。

  贾蔷年岁虽不算小,可还未成家,再加上辈分也小,所以倒不妨碍。

  甄頫应下后,引着贾琏离开。

  黛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不过瞥见贾蔷依旧面色淡淡,目光温和平静,心里也安宁下来。

  看到二人这般表现,甄家内眷们纷纷暗自点头,果然是京中公府出来的大家子弟,身上没有小家子气。

  贾蔷自不必说,丰神俊秀,沉稳平和。

  便是黛玉这般柔弱的女孩子,亦是面色不改,举止得体。

  都不负名门出身……

  未几,外面传来动静声,只见一行人说笑着鱼贯而入。

  为首一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的少年,和三个衣着皆一般锦衣绣服妆扮的女孩子进来。

  看到为首那少年,贾蔷下意识的去看向黛玉,有没有很熟悉的感觉?

  黛玉也心有所感,侧眸与贾蔷对视一眼,轻轻眨了眨眼,星眸里也满是疑惑……

  这甄家名唤宝玉之人,竟和贾家那个宝玉,有七八分相似!

  一样的大脸盘子,连衣着打扮都相差不离……

  “咦,这个妹妹就是今日外客?我怎么瞧着……这般眼熟?我必是见过的!”

  听到这惊人之,贾蔷看到黛玉明眸霎时睁圆,目光中夹杂些许惊恐之色。

  连这句话,都一样么?

  贾蔷端坐不动,但低声传语过去:“林姑姑莫慌,这是纨绔子弟哄女孩子的一贯套路,当不得真的。不信你瞧着,他一会儿必说虽没见过,可心里相识,便算是相识了的。”

  黛玉:“……”

  眼见甄宝玉几步跨来,在距离黛玉三步之近依旧不停脚,贾蔷起身,先一步迎上前去,温声笑道:“我姑姑素未去过金陵,也未来过淮阴,不知小兄弟从何得见?”

  甄宝玉见有人挡在前面,眼中闪过一抹不悦,道:“虽然未曾见过,然我看着她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你快让开!”

  贾蔷身后,黛玉只觉得惊雷滚滚。

  她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不是因为看到形容模样和贾宝玉八成相似的甄宝玉,而是贾蔷那番话。

  居然,居然是真的……

  那当初贾宝玉初次相逢,与她说的那些话,也全是套路了?!

  “宝玉,不得无礼!仔细你老子一会儿来捶你!”

  高台上,甄家太夫人李氏见甄宝玉就要发怒,连忙喝道。

  甄宝玉也不知是畏惧李氏,还是畏惧他老子,气鼓鼓的瞪了贾蔷一眼后,转身往高台上走去。

  看着这小犊子,贾蔷心里瞬间想到了许多。

  很明显,甄宝玉比贾宝玉顽劣十倍不止!

  想想也是,贾宝玉只能在荣府里作威作福,一来性格如此,二来贾家的势力在京城也谈不上能够平趟无阻。

  但甄宝玉不同,甄家号称江南第一名门,算得上实至名归。

  甄宝玉出了府,整个江南地界儿都可以横着走。

  这样的环境下,养出这样骄奢跋扈的性子也不足为怪了。

  不过,贾蔷想的不是这个。

  甄宝玉多跋扈,和他关系不大,他想的是,甄家比贾家倒台要早上一二年。

  大观园建成后,也没二三年功夫,甄家就坏了事。

  可甄家向来是由太上皇庇佑着,太上皇一日没驾崩,甄家几无倒台的可能。

  也就是说,太上皇很可能也只有二三年就要驾崩了?

  红楼原著中并未写太上皇何时驾崩,却描写过一位老太妃薨逝,时正逢贾敬死金丹,凤姐儿大闹宁国府时,撕扯尤氏说贾琏在国孝、家孝内乱搞……

  可是只一位太妃薨逝,如何当得起国孝二字?!

  太妃也是妃,说难听点,只是天子庶母。

  天家那么多妃,死一个就守一阵国孝,那天下什么事也别干了。

  由此推断,怕不是另有深意……

  若果真如此,离起大观园只一年光景,加起来,顶多还有三四年时间。

  太上皇一旦驾崩……

  贾蔷面色淡漠,目光凝重。

  “哥儿莫怕,你这叔叔只是淘气些,平日里也和家里姊妹们顽闹惯了,并无欺负你姑姑之意。”

  李氏的声音将贾蔷唤回神来,见众人目光各异的看着他,贾蔷眉尖一挑,又看了高台上一副温良纯善模样的甄宝玉,与李氏躬身一礼,回到座位上坐下。

  却感觉到身旁某姑姑正望向他,转头看去,就见黛玉那张眉眼如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感激,与他微微颔首。

  贾蔷笑了笑,对视一眼后,一起抬头望向高台。

  甄家太夫人李氏将甄家一个孙男三个孙女介绍给黛玉和贾蔷,两方彼此问好见礼。

  只可怜贾蔷辈分低,认了一个叔叔三个姑。

  不过辈分低也有辈分低的好处,自甄家太夫人起,至甄家几位太太乃至甄宝玉一辈的孙媳妇还有甄宝玉并甄玉嬛、甄玉蓉、甄玉清一应长辈,人人都拿出了份见面礼。

  有长者赐不能辞的规矩在,贾蔷只能接受。

  他大概扫了眼,除却一些扇坠、字画小玩意儿外,只状元及第的小银锞子就有四五盒,另金瓜子一盒,玉如意一对,文房四宝若干,皆是上上品……

  甄家豪富,可见一般。

  待闲话罢,便有一众媳妇丫鬟前来,安放食几铺设竹席。

  这里又看得出南省和北地的区别了。

  神京都中,即便是贾家用饭,也多是合食制。

  盖因北地受异族影响较深,即使迁都三十年,可许多根深蒂固的习惯,一时还扭转不过来……

  但南省不同,南省依旧坚持分餐制。

  在贾蔷看来,这样其实更好些,至少不用担心感染幽门螺杆菌,和其他人的口水……

  不过,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甄家太夫人居然将黛玉的桌席移至她和甄应嘉夫人周氏之间,以便照料。

  而贾蔷,却被安置在了甄宝玉,和甄家二姑娘甄玉嬛之间。

  许是想让他天大的运道,分润些给甄家子孙……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