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为倚剑听春雨盟主贺!)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0: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乔治神甫差点没把下巴惊掉在地上,失声道:“你……你说什么?美洲大陆上的野人,是你们燕国安阳人在殷商时代渡海过去的?!”

  贾蔷面色肃穆的点头道:“如果你见过他们,就会看出他们的相貌是东方人的特征,包括肤色。.iycinfo.s.xcmxsw.所以,印第安人,就是我大燕遗民。”

  其耕耘之土,自古以来,自然也是我汉家江山。

  当然,到底能不能发展到这一步,有没有机会喊出这一句,需要看后续发展如何。

  达,才能兼济天下……

  乔治神甫到底是中国通,仔细观察了下贾蔷的面色,问道:“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贾蔷微笑道:“我的意思是,作为印第安人的乡人,燕国人也应该拥有金鸡纳霜。”

  乔治闻海松了口气,笑道:“只要有金币,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当然,也不可能每个燕国人都能拥有。”

  贾蔷微笑道:“多多益善……那就以此,作为我们合作的开端吧。”

  其实对于疟疾的治疗,中医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但说实话,疗效几近于无。

  青蒿当然出现在药方中,但在诸多治疗疟邪的方子里,青蒿极少是主药。

  而且此青蒿,非彼青蒿……

  当下治疗疟邪的大部分药方,都十分离奇,譬如黄龙汤。

  这么霸气的名字,却要用猪粪或者人的粪便,去熬成……

  ……

  “我还以为,那些洋和尚都和唐三藏一样,只为求取真经,才来的东土大唐呢。”

  晚饭时分,在黛玉组织的接风洗尘宴上,李婧说了金鸡纳霜之事,并略略讲了讲贾蔷要和乔治合作之事,并以此取笑道。

  紫鹃笑道:“瞧瞧津门仁慈堂里的洋和尚做下那等丧尽天良之事,就知道他们和唐三藏全不是一回事。”

  黛玉则凝眸看向贾蔷,问道:“蔷哥儿,那金鸡纳霜莫不是能包治百病的神药?”

  若果真如此,岂非造福天下足可留名千古的大事?

  那她这位林中客散人,是不是也能出一份力……

  贾蔷却摇了摇头,道:“自然不可能包治百病,但却能治疟邪瘴疠之症。”

  因为之前他询问过林如海的病,深入了解了番才知道,前世生活里很少听到的疟疾,在这个时代居然是要命之症,尤其是在南高官江流域,不知多少人因此病而丧命。

  黛玉也知此事,她星眼清亮,看着贾蔷道:“汉时武帝征闽越,兵未血刃而病死十之二三。马援征交趾,经瘴疫折十之四五。便是本朝,数度伐安南逆藩,却皆因疟邪无法长立,只能班师回朝。蔷哥儿,若果真能治疟瘴,那……”

  贾蔷闻讶然道:“林姑姑,你连这些都知道?”

  谁能想到,扛着花锄泣而葬花的黛玉,能说出这番话来。

  果真想以花锄横扫千军不成?

  黛玉听出贾蔷取笑之意,横眸觑视之。

  她读书博杂,和什么样的人,谈什么样的话,有什么不对?

  贾蔷拱手认输笑道:“之前所闻,林姑姑多是体弱多病,风一吹就倒的模样。便先入为主,以为林姑姑即便是读书,也只读些风花雪月,悲春伤秋之文字。如今方知是我见识浅薄了,林姑姑才学之出众,不在姑祖丈探花郎之下。”

  这番浅白且不要脸的“求生欲”,着实拍爽了某人。

  紫鹃在一旁笑道:“我们姑娘读的书多了去呢,老太太这些年给的钱,除了分给我们这样丫头的,都让宝二爷拿去,在外面买了书进来。”

  贾蔷好笑道:“宝玉会给你买这样的书?他没劝劝你?”

  黛玉懒得理会在她跟前越来越轻松自如,还敢常取笑她的贾蔷,而是对李婧、香菱道:“我家里不比都中国公府,也不及姨妈家豪富,所以这饭菜不及京里奢贵,你们莫要嫌弃。”

  李婧苦笑道:“姑娘是没见过我们金沙帮吃什么,当年跑镖时,别说热菜热饭,就是连口热水都难,往两广跑镖的那一回,路上吃了一路的野果子,到有人烟的地儿时,牙齿都快酸倒了。”

  黛玉闻,笑叹道:“原得知父亲病重,命我回扬州侍亲时,当真心肝俱裂,几不能活。本该一路哭至扬州,可是船刚一开,就听到了你的事。没想到,你我身世都那样像,都是早早没了娘,爹爹也都重病在床。不过,我又比你幸运太多,也不如你太多。”

  此一出,李婧忙道:“姑娘哪里话?我不过一跑江湖的粗鄙之人,连文墨也只知一点,远不及姑娘这般厉害,连我们爷都伏你。”

  黛玉却抿嘴笑道:“若你在我这个位置,自也能做到,或许,比我做的还好。可我自忖若是在你那个位置,怕只能顾着去哭了,哪里能帮着爹爹支撑偌大一个门户,养起那么多人。一个女孩子,还去跑镖,吃了多少苦呀。”

  李婧被轻轻柔柔的女儿声这么一说,居然有些红了眼圈,强笑道:“不过是为了活下去罢了,哪有姑娘说的那样了得……”压了压心境,又笑道:“姑娘常年练习那《五禽戏》,往后身子骨只会越来越好,再有难处时,也必不会比我差的。”

  黛玉笑道:“不是身子骨强弱的事,是心性……”说着,忽对紫鹃道:“再去给蔷哥儿盛碗饭来,给他备的这盆还是不大够。”

  “噗!”

  紫鹃闻喷出半口清汤来,一边掩口朝一边咳嗽,一边拿眼去瞄贾蔷饭桌旁的饭盆。

  果然,快空了……

  老天爷!

  紫鹃心里无力叫道,再怎样看,生的清清瘦瘦还如此好看的小蔷二爷,也不该是个饭桶啊。

  可怎吃的下这么多?

  见紫鹃只是傻看着,黛玉没好气催道:“没见过能吃的?他就这么能吃!快去让人送饭来,到家里来做客,还不让人吃饱?等回去后,还不知怎么编排我们呢。”

  紫鹃吃吃笑着,起身大方的看着贾蔷道:“天爷,这吃进去的饭都长到哪里去了?怎吃得下去这样多?”

  贾蔷闻面色不改,抬起头来看着紫鹃道:“我正在长个子的时候,多吃点,才能长的高壮些。”

  紫鹃一边将五彩春草青瓷盆里的饭用饭勺悉数压进贾蔷的碗里,一边笑道:“蔷二爷是读书人,要那么高壮作甚?”

  这终究是一个以病弱为美的时代,西子捧心才是王道。

  如贾宝玉那种白胖成球的富家公子,没事也要装内里虚,才显得娇贵……

  贾蔷无法理解这种审美,也装不出来,只笑了笑,道:“高壮些,好保护香菱她们。”

  此一出,紫鹃登时不说话了,深深的看了贾蔷一眼后,转身去取饭。

  香菱则感动的红了眼圈,濡慕的目光一直看着贾蔷,贾蔷给她夹了筷子笋……

  黛玉在一旁取笑道:“你倒会哄人。”只是如晨露氤氲的美眸中,到底出现了些连她亦不自知的涟漪……

  贾蔷岔开话题问道:“贾琏呢?”

  听他直呼贾琏之名,黛玉没好气嗔他一眼,却也十分无奈,道:“孙嬷嬷说,琏二哥知道我爹安稳了后,天没亮就带人出去了……”

  若是来时乘坐的不是包船,而是大客船,船上除了自己,还有其他诸多乘客,那贾琏还不至于此。

  以他的手段,再加上年少多金,模样俊俏,也不在意是谁家的姑娘谁的媳妇,只要长的好,他都能下手,通常也都能得手。

  那这一路走来,他也不会感到寂寞,说不定当着别人丈夫隔一间房和人媳妇偷着来,还会觉得刺激。

  可包一条船来,这大半月却快将他憋出毛病来。

  只拿清秀的小厮出火,时间长了也没意思了,他的取向终究还是正常的,极度想念小媳妇。

  所以如今到了扬州,一见林如海居然没事了,那他哪里还能待得住……

  贾蔷笑了笑后,忽问黛玉道:“林姑姑,既然姑祖丈身子已无大碍,不知林姑姑何时折返回京?”

  黛玉闻,脸上的笑容登时一凝……

  ……

  ps:人品就是这么坚挺!另外,求订阅,求月票!

  目前来说,成绩还行,但距离爆更还差一截儿。

  书友们,金钗们,大爷们!

  能不能爆更,全看你们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