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尹后自养心殿出来,便摆驾凤藻宫。.aixun.s.xs321.

  凤辇上,尹后的脸上没了在养心殿时的凝重,又恢复了美艳之极的笑容。

  隆安帝一生共有五子二女,除皇长子李景和皇五子李暄为其所出外,皇次子李曜、皇三子李晓、皇四子李时皆非她所出。

  尽管都养在身边,尊其为嫡母,可是长大后,非其所出的皇子,心思一点点也就开始变了,尤其是成年出宫开府后,身边的人杂了,他们也就不似小的时候那样懂事了。

  其中,就以皇次子李曜的变化最大……

  尹后绝顶聪明,自然不会直接对李曜如何,非但不会如何,反而一如过往许些年那样,该关照的关照,时不时赏赐些宫中之物,或招他们进宫赴家宴。

  但是,尹后却总是在有意无意中扶持李曜侧妃白氏,抬高她的地位。

  也正是因此,白氏才能以郡王侧妃之身份,来往于宗室诸王府中。

  再加上白氏出身盐商巨贾之族,从不缺银子,因而愈发结交了诸多王府正妃,即便在恪勤郡王府内,她的地位也高的可怕,甚至隐隐压过正妃陈氏。

  这,就是尹后的手段。

  很简单,但也极实用。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儒学朝臣,会容忍一个允许宠妾灭妻的皇子,成为储君。

  白氏跳的越欢实,李曜距离那个位置就越远!

  再加上天子对景初旧臣的厌弃……

  呵。

  念及此,尹后纤白素手轻轻捏了捏眉心。

  她今年不过三十六岁,因保养得当,如今看起来更似二十来许。

  正是熟透了的年纪,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一个眼神,都充满了女性柔媚之美。

  当然,这种形容,她只会在隆安帝面前展露。

  在外,她仍是那位端庄贤惠的贤后。

  一盏茶功夫,凤辇入了凤藻宫,见到贾元春后,尹后的第一句话却是:

  “贾女史,本宫给你道喜了!”

  ……

  盐院衙门,东路院。

  客院。

  贾蔷来至此,刚一入院门,就见一妇人搀扶着李福在院内慢慢行走。

  李福卧榻三年多,现在能下床,除却贾蔷寻来太医和奇药外,搀扶他的这位妇人,也是出了大力。

  这个模样看起来如同寻常农家妇人的老实女子,便是经营着一座青楼,在扬州府救过无数弃婴丑女的鼓上蚤孙艳。

  当然,她还有一个江湖诨号:千手观音。

  因为和李福当年就有过一段旧情,只是不愿拖累京城大豪,所以始终未曾联系。

  如今李福成了这个模样,她反而放下心中包袱,自己上门,甘愿做一个姨娘。

  也是她用让两位宫廷太医都惊讶的独门秘方,以银针刺穴的手段,让李福康复的日期大大提前。

  也让贾蔷真正见识到了,中华大地上原来还真有能人藏身于草莽间。

  只可惜,这能人是野生的,不能尽为其所用。

  在最繁华也最复杂的地方能存活下来,还能养那么多女人的女人,若说她是个没手段城府的,贾蔷自己都不信。

  且这位孙姨娘也对贾蔷明过,出手可以,当奴才和属下就免谈了。

  当日四喜楼内装苦主,便是孙姨娘带着养女孙琴干的。

  当然,人虽然不对,灭门之事却是真的,因为都是齐家提供的消息……

  “李叔,孙姨,你们找我有事?”

  今日一早,这边就让人去告知贾蔷,想见他,贾蔷等到这会儿忙完了才来见。

  李福看起来似乎还是不大想和贾蔷说话,孙姨娘倒是愿意开口,笑眯眯问道:“我们当家的想问问二爷,婧儿这几日怎么一直没见着人?虽是给你当妾室的,可人总不能没了呀。”

  贾蔷闻,眼睛眯了眯,“哦”了声,微笑道:“聚凤岛上正在起大动静,过了年就要大用,但眼下人手不够,所以就让小婧多搜罗一些可用的江湖豪杰。”

  这话却被两个老江湖给鄙夷了,李福哼了声,声音低沉道:“我说让金沙帮南下给你做事,你自己不要。如今在外面寻人,你当那些人可信?”

  孙姨娘纳罕道:“我听当家的和婧儿说过,你素来不信江湖人,以为我们是好逸恶劳,种不得地,行不得商,考不得功名,只知道拿命换口饭的游侠之流。如今,怎又想着从外面招人手了?”

  贾蔷先同李福道:“江南虽是根基之地,但终究只是一座小岛而已。半年后回京,那边才是龙虎相争之地。好钢用在刀刃上,金沙帮的人手要等到那个时候才大用。”

  又对孙姨娘道:“只做外围粗活,勉强还是得用的。也是没办法,姨娘信不过我这种官家子弟,总以为我会让你的人送死卖命。其实顶多就是负责聚凤岛的护卫,按我原本之意,李叔身子骨至少还要养上三五年,北地不适合修养,不如就和姨娘在聚凤岛上将养身子骨,顺便帮我训练一批人手。姨娘呢,也上那岛上,一来替我看顾着些,二来也好照顾李叔。姨娘有千手观音之能,手下又有一批绝对信得过的好手。我又不用你带人去杀人放火,只带人护一座三百亩的小岛……”

  孙姨娘闻,生生气笑道:“说的轻巧,三百亩是不大,可那小岛四面皆是水路,处处皆可登岛。要防守仔细了,岂是容易之事?皇帝老子住的皇城大内也就一千来亩,还有高大城墙来防,御林军又有多少?我如何防得住。”

  贾蔷摇头道:“单人小舟自然可以处处登岛,不过聚凤岛周围有不少暗礁,我也招呼齐家故意多沉几条破旧大船在周边水道。除却码头水道外,其他地方的水路都会被堵死。再者,岛上还是有几处关卡的,工坊布局也有讲究防护。总之,只要用心些,就不会太难。”

  孙姨娘闻,一张平凡普通的脸上堆起笑容,对李福道:“当家的,你看呢?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再不答应,怕是婧儿连家门都回不来了。”

  李福淡淡看了贾蔷一眼,然后拄着竹枝当拐杖,往屋里回去,低声叹道:“儿女都是债啊。”

  他自诩英雄一生,如今,也只能给女儿还债了……

  等李福先一步进去后,孙姨娘小声提点贾蔷道:“过两天是你李叔的生儿,虽当不起你的岳父老子,总还算个长辈吧?送他个好拐当寿礼,算一份心意。他这一二年,怕离不得拄拐了。”

  贾蔷点头应下,就听孙姨娘又问道:“婧儿到底去哪了?她老子的生儿能回来不能?”

  贾蔷歉意摇头道:“怕是不能。”

  孙姨娘闻,深深看了贾蔷一眼后,道:“莫要让婧儿受伤,也莫让我们担心。”

  贾蔷点了点头,孙姨娘随返回屋子。

  这一刻,贾蔷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不该让李婧去做那件谋划了许久的事了,怎么如今看起来,他快成恶霸坏人了……

  ……

  下午,扬州府又飘起了雪花。

  盐院偏厅。

  贾蔷面色淡淡的坐在主位上吃茶,一旁位置上,齐筠面色无奈道:“你到底如何不看好我齐家?再说,又不是要招你到我齐家入赘,这个脸子给谁看?”

  齐筠身为齐太忠一手教养出来的齐家未来掌舵人,心里也是有傲气的。

  今日他护送“新晋”祖母和妹妹前来做客,贾蔷对他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让他心里也有些窝火。

  见他说到这个地步,贾蔷也不藏着掖着了,冷笑一声道:“德昂兄,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是当面说……你齐家看似强盛无敌,如今外患似也清除,可你家内里如何,还用我多嘴?你爹,你二叔,你三叔……对了,还有你那些庶出的叔伯兄弟,没一个省油的灯!咱们两家合作归合作,结亲就免了,招惹不起。”

  齐筠气笑道:“你这……少自以为是!你能看到的问题,我们齐家自己不清楚?我祖父什么样的人物,会留下这样的隐患给我?”

  贾蔷闻眉尖轻挑,抓住破绽道:“给你?!”

  齐筠扯了扯嘴角,道:“你这人果然鬼精鬼精的,一点漏子都不能留。没错,是给我。我父亲已经回祖地看守祖坟了,二叔不日前往南边,准备出海。三叔去了金陵,随他唱合风流。至于其他庶出的叔伯兄弟,也各自分了一笔银钱,自立门户。”

  贾蔷倒吸一口凉气,道:“他们愿意?”

  齐筠冷笑一声,道:“老祖宗发话,谁敢说一个不字?再者,他们分得的银子不少,且以后不用再被约束在我家老祖宗眼皮底下,规矩安分度日,能外出自立门户,他们高兴还来不及。”

  贾蔷提醒道:“我是说你爹和你两个叔叔。”

  齐筠沉默了稍许后,摇头道:“有祖父大人在,便是我爹,也没有反抗的余地。良臣,齐家,不会乱!”

  贾蔷“啧”了声,赞道:“姜到底还是老的辣,你家老爷子这一出雷厉风行的动作,不光替你扫除了后患,也有对外示弱的用意。原本,你们齐家背后之人见你家和盐院衙门走的近,心里难免会有想法。可现在再一看,齐家家主都废了,老二远贬蛮夷之地,老三也夺了大权,齐家这简直是伤筋动骨,元气大伤啊。如此一来,他们也不好见责于你家,反而以为齐家是逼不得已而为之。苦肉计能用到这个地步,你祖父也不愧银狐之名了。又学到一招!”

  齐筠:“……”

  这一重深意,他都没想到……

  ……

  ps:求月票啊!

  另外,女读者们太敏感了啊,十三四岁的黛玉正是豆蔻年华,主角侧目欣赏一二还说得过去,宝琴十一岁,贾蔷完全当小孩子对待好吧。回过头我自己看上一章,怎么读我也没读出一丝暧昧来啊,只是不想把一个实在没啥血缘关系的小女孩喊姑姑而已。结果好像成了大渣男一样,仔细我一拳一个嘤嘤怪!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