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二百三十四章 荣庆堂上(四)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贾蔷的反击之凌厉,超过了贾母等人的想象。.aixun.

  贾蔷身世之凄惨……

  她们都记不大清了。

  隐约记得,当年似乎好像是闹过一回,但她们的位置太高,贾族数百上千人不说,贾蔷那一房还是宁府近支,贾珍是族长,平日里对西府恭敬孝顺,常有孝敬,她们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不怎么相干的族人,去数落贾珍什么。

  可是如今见贾蔷如此狷狂,还要闹到御前……

  这个关节上,岂能让他胡闹,坏了贾家大事?

  至于贾蔷赶跑吴新登之事,贾母倒也不想再去追究了。

  果真牵扯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她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精力去安抚。

  眼下这一关,就不好过。

  她见贾琏拦不住贾蔷,就对凤姐儿使了个眼色。

  贾家男人靠不住,她愈发有了清醒的认识。

  王熙凤收到贾母示意后,强撑起笑脸,上前抱住贾蔷一只胳膊,软语劝道:“好蔷儿,好歹看在婶婶的面上,先别急着恼。跟佛祖起誓,你爹娘老子的事,我们府上是真没听过,要不然早就传的乌七八糟了,怎会连一点风声都没有?旁的不说,老太太、太太都是佛祖、菩萨一样的人,老爷眼里更是揉不得沙子,宝玉犯了错,尚且要拿大棍打,更何况别个?

  你受了这等委屈,若早些来说,老太太、老爷跟前磕个头诉个苦,这委屈也早解决了。你莫要以为珍大哥……贾珍在东府承着爵,老太太就拿他没办法,该拾掇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偏你自己不拿我们当骨肉亲戚,隔着我们,这会儿子倒怪起咱们来了。大老爷和老爷平日里都忙着外面的大事,是真不知道族里的事。如今算是知道了,旁的不说,东府的爵位让你去袭,总算能将功补过了吧?”

  贾蔷随手丢开贾赦的胳膊,冷笑一声道:“是啊,外面的大事是事,族人死活公正屁都不算。那好啊,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我本也没想在这里寻甚么公道,只是某些人既然早已视族亲如土芥,就莫要再我跟前摆甚么亲长祖辈的架子,动辄喝骂,也省得自己难堪。”

  贾赦闻,勃然大怒,若是贾蔷是寻常族中子弟,他早就叫人拿大棍来,按住打个半死了。

  哪怕他考中了劳什子举人功名,可在贾赦眼里,也不算甚么。

  然而眼下贾蔷背后牵扯的关系太多也太重,关键是宫里居然属意这个畜生承爵,老天无眼!!

  否则,即便他是林如海的弟子,今日也必让人拿下他。

  贾赦一时间觉得肺都气炸了,不愿再看这畜生的面目,怒哼一声,甩袖离去。

  他走的快,贾政则犹豫不决。

  贾政对贾蔷也有不小的意见,可他是真不知道东府当年还有这等龌龊事。

  所以,对贾蔷如今一身的狷介戾气,他有几分容忍度。

  一时间,不知是不是该劝他浪子回头,莫要再疯癫下去了,毕竟,贾珍人都死了……

  贾母坐在上头,看到幼子这般神态,忽然有些心累。

  贾母其实算是极聪明的人了,起初贾蔷闹到那个地步,她也以为是要彻底撕破面皮。

  可等到熙凤一劝,他就撂开了贾赦的胳膊,又说出那样一番话来,贾母便明白过来贾蔷的目的。

  他是不想头顶上顶着一群祖宗,是想和西府划开距离。

  但他却不是真的想去告劳什子御状!

  偏生大儿子整日里摆威风,到了这个关头竟看不透。

  真去告御状,且不说贾珍已经死了,贾蔷能去告谁?

  就算去告,不管告谁,以后辈告亲长,无论在理不在理,下场都是注定了的。

  到那一地步,别说宫里会着恼,甚至还会牵连到林如海。

  他敢告个屁!

  这么明白的事,贾赦和贾政居然想不通透,贾母摆手道:“政儿也去罢。”

  她到底要顾及小儿子的面子,不能让他被那孽障当猴儿耍。

  贾政虽不解,可还是走了……

  等贾政走后,贾母眼神深沉的看着贾蔷,想要搬回一局来,目光在贾琏身上一顿,计上心来,便道:“蔷哥儿,你老子娘的事,西府这边连个风都没起过,就像你二婶婶说的,你若早点来同我们说,我必让珍哥儿给你赔不是,罢了他的族长之位,还你老子娘一个公道。如今他死都死了,你现在才说,又有甚么用?再者,你想要报仇,将东府的爵位袭了,岂不更替你老子娘报了仇?”

  贾蔷摇头道:“想要袭爵,怕是要过继到大房名下,我绝不为之。虽那畜生已死,我又岂能认贼作父?”

  贾母摆手道:“倒不必认珍哥儿,你直接兼祧东府大房和三房就是,让你敬太爷认你当个嫡孙。蔷哥儿,此事没甚好推辞的,你既然姓贾,是老国公的嫡孙,东府到了这个地步,岂有你逃避的余地?你是贾家的爷们儿,莫让人小瞧了去。”

  王夫人也终于开口了,温声道:“蔷儿,此事又不是甚坏事。我听你琏二叔说,你准备跟着你姑祖丈进学读书考取功名?那正好,你敬太爷还是进士出身呢,可见袭爵和考功名并不相干。”

  哪怕心里再厌弃贾蔷,面上她还是要配合贾母好好相劝。

  宫里让元春传话,要让贾蔷承爵,就说明天家不想公开介入此事,而是将差事交给了元春。

  一来让她施恩,二来,贾家的事贾家自己处理。

  若是此事处置不妥当,那元春在天家眼里的分量,怕是要大打折扣。

  这是贾母和王夫人万万不能接受的。

  所以,此刻就算是面对一坨狗屎,她二人也要想办法安抚下去。

  不给贾蔷再反口的机会,贾母一摆手道:“此事就这么定了,左右不过让你担个祖宗留下来的名分,没有往后再缩的余地。另有一事,你琏二叔说,你在江南仗着你姑祖丈的势,恶了江南刘提督的衙内和赵巡抚的公子,害得他给人伏低做小,赔了半月的不是……”

  贾蔷生生气笑,转头看着面色不大自然的贾琏,骂道:“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瘦西湖上的画舫让你嫖了个遍还不够,又和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跑秦淮河上逛,你还有脸扯这些?为了不让你出事,我和姑祖丈还特意安排了几个人暗中保护你,要不要我把你在江南这几个月的行程具体都干了甚么去了哪抖露出来,让大家评评理?”

  贾琏闻面色陡然涨红,不过却强撑道:“我那都是为了结交亲旧,再说,我何曾说了谎?你没把刘提督的衙内和赵巡抚的公子赶走?”

  贾蔷冷笑道:“江南提督刘琦和巡抚赵栋因为贪腐无能,被两江总督韩彬敲打的头破血流,在江南官场上臭的跟狗屎一样,人人躲避不及。倒是你,被刘家开妓院的老三勾着,巴巴的往上凑,居然还想给人说情。你长的是猪脑子啊?真让贾家出面说情,韩彬哪怕看在姑祖丈的面上不起记恨之心,天子心里也必然把贾家划为刘、赵同党,等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你贾琏想要自己去陪着殉死,还是想拉着整个贾家一起去死?”

  听他说的这般唬人,贾母都坐不住了,喝问贾琏道:“琏儿,蔷哥儿说的是真是假?”

  贾琏口不择道:“哪有这样的事?他……他一贯这般霸道无理。是了,先前在淮阴拜见甄家太夫人和甄家老爷时,他也这般,出门还同我说甚么,甄家奢靡至此,败落不过早晚的事,不让我亲近……”

  此一出,贾母等人这次才是真正变了脸色。

  江南提督刘家和巡抚赵家,对她们来说太遥远,也陌生的紧,没甚么关系。

  能来往自然好,不能也没所谓。

  可江南甄家却不同,那是贾家真正的世交和老亲。

  别的不说,甄家二姑娘就要和赵国公姜家的孙子成亲完婚,甄家送二姑娘进京后,第一家拜访的就是贾家。

  贾母亲自设宴招待的她们,关系极为亲近。

  此刻听闻贾琏之后,贾母皱眉道:“甄家要败?蔷哥儿怕是不知道他家和天家的关系,当年太上皇六次南巡,四次落脚在他家……这些久远的不说,就说他家二姑娘,刚刚才和赵国公家的嫡孙成完亲,这般兴旺之族,怎会败?”

  贾蔷摇头道:“这些事三两语说不清楚,我说了也不算,所以就不多费口舌了。甄家就算要倒,也不是这一二年的事。至于今日吴新登之事……贾家对下人实在过于优厚了,一个个不知道天高地厚。贾家的管家,口口声声打着老太太的名号,跑到林家去大声呼喝,作威作福,见了我好似没见着一样,还等着我去给他见礼。最可笑的是,居然还要跑去接管林家的公库!贾家说到底不过是林家的亲戚,亲戚家的管家跑去人家家里,赶走别人的管家,要接掌别人的库房,这种给主家脸上抹黑的下人,合该打死了账!”

  贾母闻,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

  天地良心,她那样疼黛玉,打发吴新登去,虽也有取代贾蔷之意,可本心绝对是好的。

  那吴新登若果真能干,入了林如海的眼,她干脆就将人都送过去。

  自家女婿家里,她难道不舍得?

  可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吴新登固然混帐,可贾蔷也不是好货。

  正当她强打起精神,要解释甚么时,忽地听到从西暖阁传来一声悲愤心碎的怒吼声:

  “我砸了这劳什子玩意儿!!!”

  ……

  ps:加更,太勤劳了!求打赏订阅!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