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府,清竹园内。s.btctt.

  吃饭还早,贾家姊妹们说笑了一阵,黛玉说了许多江南风情,尤其是聚凤岛上的景色,引得诸姊妹向往。

  三春、湘云等人则也说了些黛玉离开贾府后发生的趣事,好些还是宝玉的笑话。

  宝玉也不恼,见黛玉笑起来,也呵呵直乐。

  便是宝钗,也说了些年节里的笑话,拿宝玉取笑了番。

  黛玉忽然笑道:“时间还早,你们可想看戏不想?”

  惜春最高兴,拍手道:“可是蔷哥儿写的那曲本?”

  黛玉点了点头笑了笑后,看向紫鹃,道:“今儿日头好,外面一点也不冷,就让她们在庭院里演吧。我们坐在廊下看,也正好可以晒晒太阳。”

  见紫鹃笑着离去,探春笑道:“这小四喜班子,也是蔷哥儿送的?”

  黛玉笑道:“扬州府的四喜班子,便是在整个江南都极有名。可惜,四喜班子的东家坏了事,只能散了去,蔷哥儿就从里面选了好些没处去的小丫头子和教习,组了个小四喜班子。不过那促狭的,还有一桩淘气事,我且不说,一会儿你们就看出来了。走罢,咱们先去廊下候着。”说着,又让雪雁先去让人在抄手游廊下布好椅凳和大铜脚炉。

  待在廊下坐定后,未几,就见紫鹃引着两个教习嬷嬷,五六个乐器嬷嬷在庭院里安顿妥当。

  又有十二个十多岁的戏官粉墨登场。

  戏比天大,只与廊下的贵人们福礼相见后,一众小戏官们在吹吹打打的乐声中,唱起戏段来。

  贾蔷到时,正好在唱《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那一节戏。

  “老生”举着佛祖所传金钵,将白蛇收住,留下四句佛偈:

  西湖水干,江湖不起。

  **塔倒,白蛇出世。

  说罢,“呜哈哈哈”大笑离去。

  看到这一幕,湘云气的跳脚直骂,连“直娘贼”这等怒极之都失口骂了出来。

  “这秃驴”“这秃驴”的骂个不停!

  姊妹们原本看着也气,黛玉、迎春都落下泪来。

  可这会儿见这“孙行者”在这横眉瞪眼上蹿下跳的乱骂人,若不是宝钗拦下,似乎就要翻下游廊去寻法海拼命,誓要救出白娘子的架势,无不捧腹大笑起来。

  宝玉也在旁边抚掌取笑道:“云儿,你这是魔怔了?”

  谁料湘云看到他后,更怒了,道:“都是那许仙太没用,马棚里的跛脚马也比他强!猪圈里的没眼猪也比他有用!读书读书不成,行医行医不成,连老婆孩子也护不住,呸!”

  宝玉整个人都懵了,这是在骂哪个?

  一旁宝钗连忙拉住湘云,不悦斥道:“你这丫头,果真魔怔了不成?不过是戏文,你也当真?再者说,那白娘子是蛇妖,许汉文是人。”

  湘云犹自喘气,却忽然红了眼圈,眼泪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道:“我不恨别个,就恨那许仙无能,和法海一道害了白娘子,更害得他们的孩子,还在襁褓中就没了爹娘……”

  此一出,宝钗等人心中无不大恸,跟着红了眼。

  连黛玉都面现自责,一起落下泪来……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

  许士林可怜,湘云又何尝好半分?

  本是满堂欢,这会儿居然成了人人落泪。

  贾蔷自抄手游廊下走过来,看着这一幕,嘴角弯起,笑道:“好端端的一场戏,让你们看成这个样子。父母不在跟前又如何?人各有命,造化使然。但只要心有所向,志比金坚,虽无父母庇佑,我们还不是一样长大翱翔?那许士林也是一样,且等他长大后,还推倒雷峰塔,救出其母白娘子呢。”

  “蔷哥儿来了。”

  宝钗微笑问道。

  贾蔷点了点头,又见黛玉哭红了眼睛,好笑道:“哭甚么?”

  这神态,哪里像是侄儿与姑姑说话?

  宝钗、探春等人相互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些震撼。

  宝玉则怔怔的看着黛玉眸带委屈颜色的望着贾蔷,心如刀绞……

  湘云倒又不好意思起来,用帕子抹了泪,低声道:“今儿都是我的不是……”

  贾蔷一来,仿佛就压住了场面,做起主来,听湘云如是说,笑道:“这又算甚么?看戏看入迷的,车载斗量。这戏在江南上演时,可是真有看官故意藏着兵器,冲上台要打杀了法海秃驴。必是极性情中人,方有此怒。”

  “耶?”

  湘云听了奇道:“这戏不是你和林姐姐写的么?怎还在江南上戏台了?”

  贾蔷微笑道:“先前林姑姑……不对,是林师妹,前儿不是送了你们本子了么?那书在江南已经刊印无数,卖了出去。戏文自然也跟着上台了……嗯?你们怎么了?”

  “蔷哥儿,你作死!”

  黛玉一张俏脸红的似欲滴血,差点连头也不敢抬,瞪着贾蔷嗔恼道。

  只是声音轻软如棉,似已提不起一丝力气……

  其他人也无不瞪大眼睛,骇然的看着他。

  从林姑姑,到林师妹?!

  贾蔷却依旧乐呵呵,笑道:“这是方才姑祖丈叮嘱我的,说以后再以姑侄相称,不合适了。”

  此一出,黛玉几乎站立不住,都想掩面离去了。

  这不要脸的,即便如此,怎好在人前宣扬?!

  姊妹们一个个也都不自在起来,宝玉更是如同得了癔症般……

  这,莫非就是父母之命了么?

  惜春还小,不明白许多,这会儿只笑着问道:“蔷哥儿,我问你,你叫林姐姐师妹,那叫我甚么?”

  贾蔷摇头道:“你这边当然不变,还得叫一声四姑姑,二姑姑和三姑姑也一样不变。不过我叫薛大哥为兄,再喊其妹为姑姑,就太混乱了,日后,还是叫一声薛妹妹罢。史妹妹也一般……”

  说罢,看向黛玉,笑道:“这样总行了罢?”

  “呸!”

  黛玉此刻也不知该说甚么,只啐他就完事。

  贾蔷哈哈一笑,对众姊妹道:“今天南边儿运来了一船暹罗香瓜、菠萝蜜果、香橙还有西瓜等瓜果,又有海边的螃蟹、大虾和鲜鱼,都是用冰冰镇着,保着鲜送进京的。正巧,听说林妹妹要请东道,就问船主人要了半船,你们有口福了。”

  其她人面面相觑,宝钗则不忍叹道:“太奢靡了些,我记得,都中尺五方冰,一块便要五两银子。这一船……单冰怕就要千余银子,忒过了些。”

  贾蔷好笑道:“薛妹妹,你哥哥难道没告诉你,如今遍布江南的冰室,背后的大东家就是我?我以古法制冰,冰价大降。旁人用这么多冰或许要耗费许多银子,我却并不用。所以,安心受用就是。再者,还有不到一旬之日,就是林妹妹的生儿。因先生新任户部左侍郎,执掌户部事,今年不好大肆操办,那天就不请东道了,不然必有无数人前来送礼。所以,今儿个就算是提前给她过个生辰。”

  探春咋舌道:“蔷哥儿,你这船好物什,该不会专门是为了给林姐姐过生儿的吧?”

  贾蔷呵呵一笑,没多解释甚么,黛玉则美眸横了他一眼,而后对探春道:“回去的时候,带上一些,给老太太、太太她们。”又对宝钗道:“还有姨妈的。”

  宝钗忙笑道:“我家里就不用了,我妈原不爱……”

  不爱吃到底没说出口,因为她发现除了黛玉外,还有个王八羔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薛姨妈是南省人,还有不爱吃南味的?

  见宝钗有些下不来台,贾蔷笑道:“姨太太那里是不用给,我已经打发人给薛大哥送去些了。”

  黛玉没好气白他一眼,道:“你和他倒跟亲兄弟一样。”

  又忙对薛宝钗道:“我从前素来听姨妈抱怨,并非不尊重。”

  薛宝钗自己都苦笑不已,摇头道:“莫说你想不明白,连我和妈也想不明白。蔷哥儿这样的人,怎会和我哥哥顽在一起?”

  迎春、探春、湘云等人咯咯笑出声来。

  贾蔷摇头道:“薛大哥虽不怎么着调,但也无甚阴私害人之心,为人比较仗义疏财……”

  湘云闻忽然来了兴头,巴巴儿问道:“蔷哥儿蔷哥儿,我在家时就听二婶婶她们在说,宝姐姐的哥哥花了十万两银子在丰乐楼替天下第一花魁赎身,这也是仗义疏财?”

  说罢又歉意的对面色不大好看的宝钗道:“好姐姐,我错了,不该问。”

  贾蔷抽了抽嘴角,道:“此事你不该问我,他赎的时候我又不在,是宝玉陪他一起去的。出京前我都没见过……”

  众姊妹的目光,唰的一下都聚集在了贾宝玉面上。

  贾宝玉登时羞臊的面红耳赤,此事在贾家早被贾母下了禁口令,因为此事,宝玉差点没被他老子贾政打成残废。

  所以贾家姊妹们虽多有耳闻,但也只是寻常。

  她们也不可能就此事去问宝钗,问了也不会说。

  没想到,今儿个好奇心强大的湘云,终于问了出来。

  不是她们太八卦,只是那天下第一花魁的名头,她们只在戏曲话本里听说过,而且多是前朝的事。

  她们实在太想知道,天下第一花魁这种带有传奇色彩的女人,到底是甚么样的……

  宝玉推脱不过,只能说起花解语来,面上的神情,也渐渐陶醉,向往,沉迷……

  ……

  ps:一边是我无法拒绝的红包,一边是被掏空了的身体,这下真的是一滴都没了,我倒没甚么,已经清心寡欲,就是苦了林妹妹……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