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国府,西路院。

  一套寻常小院,三间小正堂,便是贾蔷在宁府的住处。

  因先前宁府并不素净,所以他连香菱都没接过来。

  一个人几套简单换洗的衣裳,去舅舅那边吃,衣服脏了也有表姐去洗,过的倒也自在。

  不过,今夜他回来,刚入院内,就见小正堂西间房内有明烛点亮。

  一个身量苗条的身影在屋里走来走去,那折折叠叠抖展铺平的模样,似在整理内务……

  贾蔷推门而入,穿过正间到了西间,这动静早已惊动了里面。

  不过显然这丫头不是善于迎逢之人,看到贾蔷站在门帘处,颇为大胆的看了他一眼后,方屈膝福下,行礼拜道:“奴婢晴雯,见过侯爷。”

  樱桃小口一抹红,桃花眼中双含情。

  果然不负红楼第一美婢的名号,也难怪赖升敢犯他大忌,安排婢女私入他的住处。

  现在想来却不知是他这只蝴蝶哪一次扇动翅膀,改变了原有的命运诡计,让晴雯没有被赖老嬷嬷孝敬给贾母。

  不过,能有一个如此美婢伺候起居,想来应是赏心悦目。

  晴雯的美貌和香菱应该是在伯仲之间,香菱是绝色的身子,天真娇憨的性子。

  而此晴雯看起来,削肩膀水蛇腰,桃花眼中目光机灵,虽是贾府丫鬟妆扮,却难掩一派灵秀风流。

  见贾蔷这般打量她也不羞恼,还笑问道:“侯爷这样看我作甚?”确是个胆大的丫头。

  晴雯心里其实也在暗喜,不是她贪慕富贵,她并非没过过苦日子,一样过得下去。

  且被人牙子卖到赖家后,她原就接受了为奴为婢的命运。

  虽赖嬷嬷见她生的如此风流俊俏,也偏爱几分,没有真以奴婢对待,但晴雯本身是明白的,哪怕她再不甘,她就是一个奴婢。

  果不其然,宠了她那么久的赖家,终究是要将她送出去,服侍别人。

  晴雯哭过,因为她再大胆,可对于未来的主子也害怕,害怕伺候之人禽兽也,就是字面意思,长的像禽兽。

  呲牙爆嘴,鼻孔冲天,满脸络腮胡,胸口半亩毛……

  果真跟了这样的主子,晴雯觉得还是早早吞金自尽的好。

  虽是丫鬟的身子,却生着小姐的心,持颜值协会金牌会员。

  尽管赖家一再向她保证,伺候的人富贵俊秀,是个年轻的贵人,可不见到真人,哪里能放心?

  如今却是放心了,晴雯觉得,长成这样,就算果真是个坏脾气,那她挨打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太疼……

  贾蔷一边解雀金裘,一边问道:“你来时,赖家有没有交代你甚么?”

  晴雯还是有觉悟的,自觉上前,服侍贾蔷去解宫绦系带,去了雀金裘后,冲贾蔷抿嘴一笑,道:“没甚么,不过是不要忘了嬷嬷和赖大叔他们的恩义,若有机会,多在侯爷跟前说些好话,就是这些。”她倒坦诚直率。

  贾蔷却叹息道:“已经迟了,赖家侵占贾家财物,打着贾家的旗号放印子钱,害得不少人家家破人亡,卖儿卖女……他家的事被西府大老爷告到了顺天府,已经被抄家了,往后,贾家再无一个赖家。”

  晴雯闻,面色登时煞白,好看的杏眼里居然噙满泪光……

  贾蔷坐在座椅上,自己斟了盏茶,一边吃茶,一边看着晴雯。

  忽地,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前世,晴雯在里威风八面,不将袭人看在眼里,虽袭人是宝玉身边的大丫头,可她该冷嘲热讽时,绝不留口。

  对上其她丫头,更是不留情面,爆炭性子厉害之极。

  连林之孝的女儿小红,这样有跟脚的一人,在晴雯跟前都吃不开。

  贾蔷前世时就曾疑惑过,这俏丫头到底是没脑子,还是倚仗着宝玉对她的好?

  这会儿看到她如此担忧赖家,贾蔷才一下想明白过来,敢情这位在奴婢界也是一个来头极大的“奴二代”!

  原来她也是有靠山的,赖家!

  是了,林之孝一家虽然在贾家地位不低,可又如何能同赖家相比?

  而晴雯又是甚么时候被赶出去,因痛悲嚎了一夜的娘而死的呢?

  不就是赖家在贾家渐渐失势,后面贾家前院后宅基本上都是林之孝两口子在管事时,才发生的事吗?

  啧!

  半部红楼果然讲尽了人情世故……

  见晴雯站在他跟前,一副欲又止的模样,贾蔷淡淡道:“想求我保全赖家?”

  晴雯小脑袋点的和小鸡食米一样,巴巴儿的望着贾蔷。

  贾蔷笑了笑,道:“赖家侵占贾家家财巨万,打着贾家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坏事做绝,你让我保全赖家?”

  晴雯跪下来,乞求道:“不求侯爷保全所有,行下恶因,得了恶报,原是天理。只是有一人,奴婢敢用性命担保,必不是坏人。奴婢当年能活下来,这些年过来,多亏了此人护着。奴婢往后一辈子用心侍奉侯爷,侯爷想打想骂都随意,只求侯爷能保全她老人家。”

  贾蔷想了想,道:“赖老嬷嬷?”

  晴雯连连点头道:“嬷嬷极是明白人,这些年我一直伺候她老人家,所以知道些事。每回赖大爷他们去请安,老嬷嬷必定嘱咐他们,赖家的一切都是主子给的,托了主子的福,让他们务必用心侍奉主子家。这些话我都听了好些年,她老人家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嘱咐。”

  贾蔷思量稍许后,道:“我且看看罢,若果真她是清白的,也不会故意去为难一个老太婆。至于你……”

  他又打量了晴雯一番,道:“我也不要求你变了这个性子,变得了变不了且不说,果真变了,也不是你了。只一点,你要记仔细了。”

  晴雯抬眼望向贾蔷,心里总觉得奇怪,这位侯爷似乎认得她,还知道她的性子……

  她自己是知道自己甚么性子的,若没个宽和能容她的好主子,将来怕是要被打死。

  可这位俊秀的不像话的侯爷又是怎么知道的?

  就听贾蔷继续道:“未来侯府的太太,是正经半点委屈都受不得的。家里人口本就简单,其他的不拘束你了,可若冲撞了太太,得罪了她,你生的再美十倍,我也难保全你。”

  就听晴雯松了口气,抿嘴笑道:“我是当奴婢的,怎会去冲撞太太?那岂不是傻了?”

  心里嘻嘻一笑:我生的果真很美?

  贾蔷哼哼一笑,心道:前世虽是无意间,可你也没少冲撞黛玉。

  都道黛玉小性儿,可即便如此,她也没寻你算账。

  虽在宝玉跟前说了嘴,还让袭人给顶了雷……

  “侯爷,我去给你端热水!”

  觉得前景还算不错的晴雯心情又好了起来,准备好好服侍贾蔷。

  贾蔷正要开口,就听院外传来脚步声,未几有婆子在门外传话道:“侯爷,前面传话进来,说是五皇子恪和郡王的王驾来了,要见侯爷。”

  贾蔷闻挑了挑眉尖,没有急着动身,而是思量了片刻后,方站起身来,出门而去。

  晴雯送到门口,看着贾蔷大踏步离开后,心里才松了口气。

  皇子,郡王?

  自己的主子和这样金贵的人来往,好厉害!

  就是不知道,侯爷口中未来的侯府太太是甚么样的。

  反正她想不出,得要甚么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这样的爷……

  不过不管是怎样的,她都暗自发誓,一定要和未来的太太站一边儿,因为她看得出,这位侯爷必是爱煞了那位未来的太太,才会这般警告她。

  若是明知如此,往后还去招惹人家,那岂不是大傻子?

  如今只盼赖嬷嬷能得活就好了……

  ……

  “臣,见过殿下。”

  宁国府前厅,贾蔷有些头疼的看着这个混不吝的皇子郡王,表面礼数还是不能缺少。

  大晚上的,一位皇子郡王跑到手执兵权,尽管五城兵马司不像样,可依旧是兵权的勋贵府上私会……

  要不是这位皇子素来都有不着调的名声,贾蔷这兵权也实在不被人认可,这已经够得上抄家灭族之罪了。

  “欸,罢了罢了,蔷哥儿,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这么外道做甚么?不过我得说说你,你府上的丫头实在粗糙了些,没法见人啊,你看她们穿的都是甚么玩意儿,回头我送你几个好的来……”

  李暄笑起来一脸无害,嘻嘻哈哈的拉近乎,只是见贾蔷一脸清正不愿同流合污的样子,他实在没法子,干脆耍起无赖来,道:“蔷哥儿,我同你说实话,今儿你搞了吴家……你搞吴家和我没甚相干,他家倒不倒霉都随意。只是你把吴家的货栈给封了,这里面有一些我的货啊!我不管,你得给我放出来,不然,今儿我在你府上不走了!”

  贾蔷看着李暄,心想怪道一脸急躁的模样,他十分不解道:“你的货?殿下是参了吴家的股,还是名下也有一个货栈,托在吴家卖?殿下若不说清楚,臣也没甚好法子。吴家货栈的账簿都被查封,掌柜的和伙计也都被下了大狱,随时可以提审。殿下若还是藏着掖着,臣能有甚么法子?”

  李暄被贾蔷逼的无奈,吐露了实,道:“蔷哥儿,这次我可被你给害惨了!内务府缺银子使,我就让人把一些用不着的药材、皮货、内造的绸缎放在了吴家货栈里,让他家帮着出货。天地良心,得了的银子本王一文都没落进自己口袋里……好吧,落了一些,但大部分还是放在内务府的!可此事若让你爆出来的话,我就惨了。父皇非得骂死我不可……这次你可一定要帮我一把!”

  贾蔷头大道:“户部的人都查完货栈,将账簿都带回去了,这个时候别说我,就是我先生都不可能把消息封锁死了。”

  鬼才信这王八犊子的话,他若果真将盗卖内务府药材、皮货的银子大部分放在内务府,这会儿还会这样急?

  难怪连林如海都告诉他,内务府的水太深!

  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贾蔷暗自揣测,今日捅的这个马蜂窝,也不知道是不是给捅破了天……

  正当他不知该如何打发这个瘟神时,忽地,就见门外西府方向居然腾地升起了冲天大火,遥有喊打喊杀声传来……

  ……

  ps: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老莫第三更!豁出去了,婚礼哪有码字有意思??我隐隐有种被富婆包养了的快乐……别的不求,票票来一波啊啊啊!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