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三百三十五章 结交 (第三更!)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布政坊,林府。

  前厅。

  吏部尚书张骥看着林如海,叹息一声道:“如海啊,如今因为追缴亏空,朝廷上百官当真是人心浮动,凄凄慌慌啊!一天不知多少官员上吏部衙堂哭诉,又接到了户部的追缴文书,他们快要承受不起了。再这样下去,朝廷运转都要出问题的。”

  林如海看着这个与他同年,但当年只中了二甲第六十九名的天官,微微一笑道:“尚智,不至于此罢。”

  张骥当年初授吏部主事,后因青词写的好,得了太上皇的赏识、重用,复为吏部文选司郎中,继任右佥都御史,最后从吏部左侍郎位,升任吏部尚书。

  官员之亨通,莫说林如海这个探花,便是当年的状元都不及此人。

  但是,张骥自己也清楚,若是太上皇当初多在位五年,他早就进军机了。

  他可不只擅长写青词,其人能善辩,文词敏捷,仪表非凡,任右佥都御史时,常有直,为上下所推服。

  只可惜,因他是荆朝云的铁杆心腹,所以注定不可能再入军机封相。

  便是这个吏部天官的位置,到底能做多久,谁也不清楚……

  所以,面对林如海这个下官,他也以平位相待。

  见林如海不信,张骥语重心长道:“如海啊,你也不想想,京城里的官儿多是穷官儿,不比地方豪富,一年到头除了收一点冰敬碳敬,他们还能吃甚么?前些年,朝廷拿香料当银子发俸禄,初时还行,可后来发的香料泛滥,根本不值钱!就这,朝廷就亏欠了京官不知多少……”

  林如海淡淡笑道:“朝廷发不出俸银来,不就是因为国库被借空了么?怎就赖上朝廷了?”

  张骥闻,见林如海死活说不通,微微皱眉道:“如海啊,你知道这些时日,有多少官员往吏部递书,请求致仕?”

  按律,四品以上官员致仕,需要递折子禀明天子。四品以下,却是可以直接由吏部批复。

  林如海闻好奇道:“天官,致仕回乡,难道就不用还亏空了么?”

  张骥闻一急,拍手道:“如海啊!果真那些官员都致仕不干了,朝廷光靠你我,能撑得起来么?关键是,京官儿都是穷官儿,你让他们拿甚么来还?”

  林如海呵呵一笑,道:“尚智,我又不是京城子弟,亦不是久居神京,我在扬州府待了十三年。你告诉我,京官儿都是穷官儿?”

  张骥闻,面色微微一变,道:“这……”

  林如海轻声道:“都说金举人,银进士。往往考中举人后,便可在乡杍大肆收献土地,收取地租。当然,国朝开国日久,如今已没那样好收献了。但无论如何,一个在京城天子脚下做京官的人,其家族在乡里,都不会缺少土地收献的。哪一个,背后不是大地主啊?”

  哪怕贾蔷前世,本科生多如牛毛,其实全国普及率也不到百分之四。

  这个时代的举人分量远不是小本本可比的,数量更是稀有百倍。

  一万个百姓里,都未必能出一个举人。

  十万个百姓里,也未必能出一个科甲入仕的京官。

  除非是翰林院里那种,为了养望,不许家中收献田产的穷翰林,是真的穷的连肉都吃不起。

  否则,京官绝不会如张骥所,那般精穷。

  而见林如海好话赖话都不听,油盐不进,张骥的面色也寡淡了下来,看着林如海道:“如海,咱们是同年,今日登门,原是心存好意。我是不想看着你一步步成为士林公敌啊!如海,朝廷如今已经不算很缺银子了吧?你已经收回了一百多万两,再者,皇上查抄了内务府巨贪吴家,查抄千万家资,内务府顿时充盈。何苦非要再逼着百官早早还银?给他们几年时间,慢慢偿还,有何不可?”

  林如海微笑道:“尚智兄位居天官之职,能为百官如此着想,吾深感佩服。你看这样如何,不如尚智兄将这些建议,写成折子,送进宫里,由皇上定夺。若皇上听取尚智兄的谏,决定延缓追缴,那本官也绝不强求!”

  “你……”

  张骥见着实难易其志,站起身来甩袖就要离去。

  林如海却一改态度,笑道:“欸!尚智兄,且莫动怒,且莫动怒!你我同年多年,既然尚智兄你亲自出面了,又说的有些道理,你看这样如何,你我,都各退一步,折中一番!”

  张骥忙问道:“如何各退一步,如何折中?”

  林如海又肃穆下来,缓缓道:“尚智兄说的也有道理,果真让他们将这么些年欠的亏空,一次还清,的确有些强人所难,逼之过急,也容易生出动乱来。再者,有尚智兄出面,这个面子,我无论如何要给一分。这样,尚智兄给我一份名单,这份名单上的人,可以暂且偿还七成,剩余三成,等来年宽裕些时,再还。尚智兄,你这个面子,价值几百万两银子啊……”

  张骥闻,精神一震,不过随即还是有些为难道:“如海啊,你看,能不能先还三成,剩余七成,分三年还清,这样……”

  林如海连连摇头道:“尚智兄,你要明白,不是我林某人要这份银子,是为朝廷追银。这三成让步,我还要去宫里跪请皇上答应,勉强只有五成把握。至于七成……你自己觉得,可能不可能?尚智兄也莫要以为内库多了一大笔银子,就算富足了。莫非尚智兄没看邸报?今岁春来,共有五省之地,滴雨未下!去岁大涝之地,今年居然又成了大旱之像。若果真千里赤土,绝收五省,那千万两银子,就算不是杯水车薪,也远远不够!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未还亏空者,抄家掉脑袋的可能都有!所以……”

  张骥闻,脸色连连变幻,最后一咬牙道:“如海,最多也只还得起五成!本官列个名单,名单上的官员,皆先还五成亏空!剩余五成,得分三年还清。这是本官能答应的最大底线了,若如海不能答应,我也无能为力。”

  林如海闻,面色凝重之极,缓缓道:“五成,本官不能保证……若按五成来追缴,事后,怕无法在皇上面前交差。果真五省大旱,户部存银不足,本官怕是要担重责……”

  张骥忙道:“诶,五省天象虽有变,但未必真就候不来春雷!我就不信,我大燕国运会如此艰难,我坚信,顶多一二省之地有难,岂有五省同旱之理?如海啊,这五成,我也要下去让人大量去好劝说,该卖宅子的卖宅子,该卖家当的卖家当,该卖祖田的卖祖田。这追缴亏空,原是户部的事,本官一个吏部尚书,帮你分担了一份责任。如海,天子面前,你也多担待一份责任罢。不过,你还是要当心呢。我担保的这些人,加起来也不足欠亏空的官员里的四成。他们能还,其他人却未必。我可是听到了些风声,有的是,宁死也还不起啊……”

  林如海闻面色一凛,到了张骥这个位置,所谓听到的风声,十之七八都是真事。

  若果真有人以死抗争,确是麻烦事。

  等张骥当场交出一份名单,林如海默默看了一遍后,又当着张骥的面将其烧毁。

  张骥钦佩道:“如海老弟,你这过目不忘的本事,我真是佩服啊!风采不逊当年……罢了,你身子骨还不好,我也不多耽搁了,就先告退,你早点歇息。”

  林如海撑着拐杖要送他,却被张骥劝下,只好目送他离去。

  等张骥离开后,梅姨娘进来,林如海轻声道了句:“研墨。”

  梅姨娘忙倒水研墨,林如海于几案边,持笔将方才所记名单重新写出,一字不差。

  若这份名单上的官员,果真能将亏空还上五成,那……

  距离隆安帝交给他的任务底线,其实已经差不了许多了……

  不过,肯定不能放松就是。

  但愿邸报上所写,那五省大旱之象能够缓解,不然……

  唉!

  ……

  宁国府,宁安堂。

  贾蔷看着面前五人,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当初与贾蔷合作烤肉营生的淮安侯府少侯爷华安,怀远侯府世子兴远,还有荆宁侯府的叶顺,景川侯府的张梁,和定远侯府的周武。

  五人当初为了烤肉之利,和贾蔷合作。

  贾蔷离京半年,他们分给金沙帮的利钱,减少了九成。

  还不错,总算还吊着一成。

  贾蔷回京后,五家原本也一直装着不知,昨夜打发了人去要黄羊,今日淮安侯府将羊送来,五人也终于现身了……

  五人脸上看不出许多惭愧,淮安侯世子华安拱手道:“啧啧,谁能想到,再见面,蔷哥儿你都成了侯爷……对了,咱们,还能叫你一声蔷哥儿?要不,还是叫宁侯罢?”

  贾蔷呵呵笑了笑,道:“我于微末时,诸位不以我贫贱,降尊纡贵,与我结交,并一同经营烤肉营生,如今怎还不能叫一声亲近之称了?”

  怀远侯世子兴远是个比较实在些的,听闻贾蔷主动提及烤肉营生,抓了抓后脑勺,干笑道:“蔷哥儿,那烤肉买卖,后来……”

  贾蔷摆手笑道:“原就是取巧,已经占了你们很大的便宜,你们若一直被我薅羊毛下去,那我反倒以为你们是傻子了!”

  “哈哈哈!”

  五人听闻此,心中的愧疚和一些芥蒂瞬间一扫而空,一起大笑起来。

  这件事就算是翻篇了,大家心里都舒坦很多!

  他们五家,便是在元平功臣里,都算是另类的。

  不和赵国公府一系亲近,也不和宋国公、莱国公、卫国公这三家失意一系的人马亲近,更不同早年间被铲除的成国公府、英国公府留下的一系人马亲近,五家单独抱团。

  不求在军中占据更大的势力,却守着基本盘不丢。

  没有元平功臣死撑着的荣光,做事务实低调,手中的实力不小,但也不至于引起别人的忌惮。

  这一伙人,贾蔷以为还是可以结交一二……

  昨天打发人去淮安侯府要讨要三十只黄羊,本就算是一场试探。

  如今看来,对方显然也有意与贾家重修旧好。

  那就好……

  林如海的教诲,贾蔷觉得很对,人不可能将所有势力都得罪光了。

  结交可结交之人,才算正道!

  看着五个大笑的年轻人,贾蔷心里观察揣摩着,面上也跟着笑了起来……

  ……

  ps:有点晕,到底还欠几更?还剩四更了,是不是?

  突然觉得,我好叼……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