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该如此 (第四更!!)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秦可卿站在门厦下,看着贾蔷浅浅一笑,晴雯眼睛都睁圆了。

  她来宁府也有些时日了,居然一直没发现,这里还藏着一个如此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仔细看看,这女子生的好像香菱。

  可再一看,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她和香菱那个憨丫头联系在一起。

  这女人实在是……太女人了。

  只那双幽幽素素,似藏有无限未尽之的眸眼,就是晴雯从未见过的。

  连她一个丫头都觉得这女人太诱人了,更何况是……爷们儿?

  然而转头看去,就见贾蔷还算坦荡,笑道:“早起来晨练,不想那片空地被一群小丫头先占了,我就再寻一地……嫂嫂起来的也早?”

  秦可卿闻,却是眼睛微微一亮,看着贾蔷抿嘴轻笑道:“能摊上叔叔这样的主子,原是她们的福气。”又道:“我每日里觉少,并不睡许多。”

  贾蔷忽然皱眉道:“你怎么住这里来了?你原不是在东路院后面那个院子么,我还打发了人给你那里安了锅炉……”

  这里据说是贾珍当初吃冰糖莲子羹的地方,再者,贾珍是因为察觉出了冰糖莲子羹里放了倒枪散,才将贾蓉打成了半死残废。

  将人安排在这里,岂不是存心羞辱,杀人诛心么?

  秦可卿清瘦了许多的俏脸缓缓低下,轻声道:“是太太她……”

  贾蔷闻抽了抽嘴角,道:“回头还是搬到那边去,这里封存起来罢。尤氏若有话说,就同她说,是我说的。”

  可卿闻,两行清泪无声落下,微微哽咽道:“叔叔,太太说,我乃不洁不贞不祥之人,原是……害人的祸水,叔叔且不必理我才好……”

  晴雯闻唬了一跳,这年代做主子的女人,沾上“不洁不贞不祥”的说法,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她心里骇然之余无限好奇,这女人到底怎么了?

  她虽在赖家也听说过两府的人,也大致猜出了可卿的身份,但却不知道,这位“祸水”到底做了甚么。

  贾蔷虽也被可卿的风情所动,却忍不住笑道:“哪有说自己是祸水的?岂不是自夸美色可比褒姒、妲己、杨贵妃?”

  “叔叔啊~”

  听贾蔷居然还取笑,可卿满脸是泪的嗔怪了声。

  别说贾蔷,连晴雯听了这句,身上汗毛都立了起来,只想赶紧拉着贾蔷离开此地。

  这人就是吃人的妖精,果真是祸水!

  贾蔷却摆手道:“当初之事,我心知肚明,贾珍那老狗实在下贱,你纵有过,也无大过,总不能非要寻死吧?我一会儿去同尤氏说,这人也是,先前我已经同她说过一回了……你平日里也别总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家里戏官、丫头那么多,你只管去顽就是。若是想去西府,或者想回秦家探亲,也可让人套了马车,送你过去。好好的人,常年闷在屋子里,非捂出问题不可。就这样罢!”

  说罢,也不给秦可卿多说话的机会,带着晴雯转身就走。

  等离了天香楼,贾蔷见晴雯不住的撇嘴,笑骂道:“甚么德性!”

  晴雯啐了声,小声道了句:“爷不害臊!”

  贾蔷楞了楞,道:“你这蹄子怕不是疯了吧?我如何不害臊了?”

  晴雯拿眼瞪贾蔷一眼,然后飞快的往他腰身下瞟了眼,贾蔷低头看去,也是忍不住嫩脸一红……

  这么明显么……

  干咳了声,拾掇齐整后,若无其事问晴雯道:“先前看那些戏官晨练时,你一副要死的样子,到底怎么了?”

  晴雯刚平复下去的脸色,听闻此后又滕的一下满脸涨红,不理贾蔷一不发的往前走。

  贾蔷见之愈奇,道:“甚么毛病?你不说算了,我去问别人去!”

  “别去!”

  晴雯闻一下站定了脚,回头看着贾蔷急道。

  初晨的阳光下,这张脸娇艳如花一般好看。

  贾蔷心情愉悦,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晴雯实在拿他没法子,又怕他去问旁个,就走到跟前,用比蚊子还小些的声音道:“嬷嬷不让她们蹦跳,是因为……是因为动作大了,等……的时候,不能见红……”

  说罢,扭身就走,再不停留。

  可那摇摇晃晃的身子看起来,腿似乎软的快行不动了……

  贾蔷隐约反应过来后,脸色也没多好,打定主意,以后再不理会内宅女孩子的事……

  ……

  尤氏院。

  初见贾蔷带着晴雯至此,刚起来的尤氏还惊喜不已。

  等贾蔷说明来意后,尤氏俏脸就隐隐发白了。

  贾蔷叹息一声道:“上回我就劝过你,看来你还是没能过得了这一心坎儿。你如此恨,如此想,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思,但你自己问问自己,贾珍那个畜生如此做派,怪得了女人?秦氏有选择的余地?将你和秦氏留在府上奉养起来,不是让你们互相伤害的。我是念在你们都不容易,这世道原对你们女人不利,所以想让你们有个安乐无忧的容身之地。

  你放不下仇恨,往后怎能活得好?你若是那种孤拐偏执的性子,我根本不会劝你甚么,既然你还是想过好日子的,那我就劝你,莫要再记恨从前了。没事的时候,多往后街逛逛,去西府也成。这是最后一次,我实不想看到府上再有深仇大恨者在。”

  尤氏闻唬了一跳,忙和贾蔷表明心迹道:“侯爷放心,往后我再不理她便是。”

  贾蔷点了点头,没再多说甚么,婉拒了尤氏留饭,带着晴雯回了西路院小院。

  让晴雯去将香菱叫起来,他则在院子里打起拳来。

  结果晴雯刚拉着睡的昏天暗地的香菱起来,一路教训着往火房去后,没多久,两道身影出现在院门外,轻轻叩了叩门。

  贾蔷拳脚不停,在里面应了声:“进来。”

  原以为是府上管事媳妇,没想到进来的却是两个姑娘。

  “哎呀呀!蔷哥儿,你还会耍拳?”

  贾蔷侧目看过去,见进来的居然是宝钗和湘云,扯了扯嘴角算是笑过,却也没半途而废。

  一招一式打出来,猎猎生风,他本就生的好,再配上这英姿,愈发让人眼前一亮。

  湘云还是爱顽的年纪,见之嘻嘻哈哈,一挽袖角,就要去学着打。

  没飞踢两脚就被宝钗给拉了回来,有些严肃的按住了。

  湘云虽不大理解,却也知道宝钗是为她好,便没再乱动。

  贾蔷却想起了晴雯所之事,心里古怪的紧……

  一气将套路打尽后,贾蔷收了身,又活动了一起子平复了呼吸后,问道:“怎这早晚过来了?”

  宝钗无奈笑道:“我实是耐不住云丫头了,如今满心想的,嘴里念的都是你那会馆里门铺的事。睁着眼咕咕叽叽说了半宿,好容易睡下了,梦里又说了起来。这不,一大早忍不得,非要跑来商议。果真当成了正经事来做了……”

  贾蔷闻,哈哈笑了起来,湘云有些羞赧,一双大眼睛左右看了看后,终还是鼓起勇气看向贾蔷,道:“蔷哥儿,你果真愿意将那间铺子给我们胡闹?”

  贾蔷摇头道:“怎能说是胡闹?正经让你们操办,你们都是女儿家,便最清楚女儿家最喜欢甚么。所以那间铺子,就是让你们去尝试一下的。再说,你们若果真赚了银子,还要给我一份租子钱呢。”

  湘云咬了咬嘴角,看着贾蔷道:“那……万一要是赔了怎么办?我赔不起。”

  看着她涨红的脸,贾蔷呵呵笑道:“你也别把我想的忒市侩了些,那铺子果真是为了收租子的不成?只是拿出来,给你们练练手,往后都是要管家操持家业的人,提前明白一间门铺该如何运作,长大后,就能做的更好。起码,手边不会短了银子使,管家的时候,也不会被小人给坑骗了去。我是贾家族长,不仅要为族中男丁考虑一些,便是家里的女孩子们,也要多思量些。如此,才算不曾尸位素餐。”

  此登时让宝钗和湘云大为侧目动容,也钦佩不已。

  此时见洗漱好的晴雯、香菱推了沐桶过来,又提了热水,宝钗就要和恋恋不舍想多问些话的湘云告辞了。

  贾蔷对湘云道:“也不必问我甚么,我也没开过女儿家用的门铺,怎会知道哪些顽意儿好卖,哪些不好卖?你们自己想,想了后打发人拿去卖便是。果真好卖,往后就多做些。不好卖,就少做些。我且先免你们一年房租,再让你那初月姐姐帮你看顾着,去了你们后顾之忧,如何?”

  湘云闻,登时大喜道:“真的?宝姐姐昨儿夜里同我说,开门铺最大的开支就是租子和伙计工钱,蔷哥儿你果真极好!”

  见她喜的满脸笑开了花儿,贾蔷和宝钗都忍不住被其感染,轻笑了起来。

  贾蔷看向宝钗,四目相对,见其盈盈明眸中,似掩着一抹秋之萧索和寂寥,心中一动。

  宝钗却已是收回了目光,与贾蔷微微颔首,致意道别。

  而后,与满心欢喜的湘云告辞离去。

  这一动一静的背影,落在贾蔷眼里,心里微微有些沉重。

  总觉得,她的命运,原不该如此……

  ……

  ps:应该还有……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