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归义坊正永街,忠勤伯杨家。

  今日,对忠勤伯府来说,是至悲至痛的一天。

  杨家的天,都塌了!

  杨家太夫人生生痛昏过去三次,若非宫里紧急派来国手御医,怕也难撑过今日。

  忠勤伯夫人金氏,几次寻死不成,终抱着杨鲁的尸身,哭昏过去。

  满府缟素。

  尽管天子派了四皇子亲自前来吊孝,也追赠了杨鲁武烈将军的封号,算得上是死后哀荣。

  可是,对杨家来说,还有甚么意义呢?

  杨家自老伯爷杨振起,算上杨鲁这一辈,三代人在风沙黄土间为国戍边,今岁原本功成,杨振之子杨华回京后极有可能因功晋爵封侯,若是再提调一营十二团营兵马,那杨家即刻将因此成为京城有数的武勋将门,炙手可热!

  然而这一切,都在今天成了泡沫。

  杨华长子杨齐受了小妾挑唆,担心杨鲁回来后,忠勤伯府再无杨齐立身之地,这些年杨齐的风光也将不复存在,因而暗中在杨鲁汤药中下毒,毒杀了杨鲁。

  这等粗陋的手段,哪里能瞒得过绣衣卫和刑部诸多精锐老人的追查,连一个时辰都没用,就破了此案。

  对杨家来说,又是一个更大的晴天霹雳。

  老伯杨振戍守甘肃镇三十载,一辈子也只一儿一女,杨华虽生二子,却是一子杀一子。

  杨家竟然就此断绝了!

  杨家发生这样的事,在京的元平功臣几乎悉数赶来。

  贾蔷进来时,赵国公姜铎正老眼含泪的劝慰着再度醒来的杨家太夫人。

  连沉寂多年,和赵国公不对付的其他三个国公府,宋国公刘桦、莱国公徐涵和卫国公郭兴都来了。

  只是这三家当初在迁都一事上跟着英国公府、成国公府和太上皇唱反调,结果被太上皇联手赵国公先除了英国公、成国公,随后晾了其他三家国公府二十年。

  老国公早就郁郁而终,如今三位,都是承袭的爵位,在军中也没多少势力可了。

  承袭了这一代后,再下一辈,三家国公府也将走上贾家的老路……

  另外元平二十四武侯,除却被抄家的三家,无子除爵的一家,戍边和在军中公干的八家外,其余十二家也悉数到了。

  至于其余伯、子、男,加起来足有一二百人。

  正是这些人,主导着大燕军方。

  贾蔷到来后,都为这些人沉默肃煞的气势所慑,感觉心头压抑的紧。

  眼下操持杨鲁丧事的,是杨家一旁支族人,听得门子传报了贾蔷的身份和赠礼后,有些拿不准主意,到了灵堂上来请杨家太夫人定夺。

  也不知杨家太夫人怎样想的,就让人放了进来。

  贾蔷步步而入后,就感觉到无数道凌厉深沉审视的目光看来,让他每向前一步,都感到压力大一分。

  不管如何选择,只要开国功臣一脉想要在军中占据位置,就一定会与这些元平功臣成为敌人。而军中的斗争,其残酷性往往更直接……

  至停灵前,贾蔷对着灵前三鞠躬,而后接过香,正要上前插入香炉时,就见雄武候王德身后,其子王杰大声道:“贾蔷,你来做甚么?杨鲁之死,和你脱不了干系!”

  贾蔷恍若未闻,连停顿都未停顿一下,将香插入香炉内,又凝视了棺栋稍许后,转过身来,看向杨家太夫人,再鞠躬行礼,沉声道:“太夫人,节哀顺变。”

  杨家太夫人目光复杂的看着贾蔷,有仇恨,也有悔恨。

  贾蔷沉吟稍许,转过头看向元平功臣行列,在末尾位置寻到了董川,道:“董世兄,菊月楼上所发生之事,可曾告诉过太夫人?”

  董川眼圈发红,可见方才哭过,不过也没不答,道:“自然说过,不然,今日你岂能进来?”

  贾蔷拱手谢过,而后转身重新面对杨家太夫人,道:“太夫人,晚辈不是自我辩解,只是我们武勋子弟,动手较量过过招,原是常有的事。我和董川、陈然他们说过,擂台上的事,擂台上了,绝不如那起子没出息的混帐,私下里再纠缠不清,丢人现眼。而且,我们还约好了,下月初一,在太平会馆继续摆擂,比武论英雄。没想到,世兄就这样去了。此事,到底与晚辈有些干连,若杨家有任何需要晚辈出力的地方,还请太夫人务必给晚辈一个机会赎过。”

  杨家太夫人连叹息都是颤抖的,长叹一声后,实在不知说甚么,摆了摆手,示意贾蔷可以走了。

  贾蔷也自知杨家人不好受,也不多牵扯,又与杨家太夫人行一礼,就准备离去。

  却听在杨家太夫人身旁一直打量他的赵国公姜铎道:“贾家小子,且等等!”

  贾蔷顿住脚,回头看向这老货。

  赵国公姜铎看出他眼中的不解和防备,哼了声后,对杨家太夫人道:“弟妹啊,眼下这天儿一日比一日热,护城河里的冰早都化了。哥儿眼下还不能入土,总要等他老子赶回来看他一眼。忠勤伯回来的再快,也要到夏天。咱们元平功臣多精穷,没几家挖冰窖搞这劳什子顽意儿。我府上虽然有一些藏冰,可就算都拉来了,也不够哇。此事,怕还是要落在这位贾家侯爷身上,他家有的是银子。”

  杨家太夫人闻,颤着身子,缓缓抬眼看向贾蔷,难张此口。

  贾蔷心里骂了姜铎一句后,却是连忙表态道:“太夫人放心,晚辈稍会儿回去,就打发人来送冰。每日二十方,到忠勤伯回来,杨鲁下葬为止。此微薄之意,不止为晚辈惭愧之心,更以表贾家对忠勤伯府,为国戍边数十载卓著功勋之敬仰。望太夫人莫要嫌弃。”

  此一出,元平功臣席位上,诸多人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位素以霸道狂妄著称的少年侯爷,能做到这一步。

  四皇子李时对杨家太夫人道:“太夫人,贾蔷和杨鲁在菊月楼上的打斗,原是衙内子弟们之间的寻常打斗,并不涉及恩怨。如今他既然有此悔过之心,太夫人是否能宽宥了他?”

  杨家太夫人落下泪来,道:“王爷,老身非是非不明迁怒诿过的老糊涂。此事原和人家没甚相干,是杨家自己造的孽,如今人家还舍下如此多银子来,帮我杨家买冰,杨家还谈甚么宽宥不宽宥?”

  说罢,让左右丫头搀起身来,要与贾蔷还礼。

  贾蔷忙回避开,等姜铎、李时劝下了杨家太夫人后,贾蔷便不再多留,告辞离去。

  看着这位近来名动京城,隐隐已经成为开国功臣一系扛鼎人物的少年武侯,一众元平功臣神色各异。

  有不屑的,有憎恨的,有漠然的,也有刮目相看的。

  唯有赵国公姜铎,看着他的背影呵呵了声……

  ……

  荣国府,荣庆堂。

  薛姨妈和宝钗回来后,还未坐稳当,就被得了信儿的贾母派了凤姐儿请了来。

  众人看到宝钗一身桃花云雾烟罗衫和锦绣双蝶钿花裙,无不纷纷眼前一亮。

  贾母最喜爱漂亮女孩子,因而笑道:“敢情出门才肯穿这样的好衣裳?平日里来我这里,只往素里穿,你大嫂子穿青尼罗,你也跟着穿青色?那哪里是你们这个年纪该穿的颜色?”

  薛姨妈闻,笑着摆手道:“别提此事了,今日去了尹家,人家太夫人见她穿的这样素,当场就让人选了衣裳来,让她给换上了。还说她家郡主原也爱穿素的,对付这样的丫头,只能硬着来才能伏她们,断不能给她们留余地。也还别说,今儿我见了尹家那位郡主,竟然半点苦哀之气也没有。可见人家是有道理的,这衣食住行,果然是和人的运道连着的。”

  贾母闻一怔,王夫人也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她家让宝丫头当场换衣裳?蔷哥儿怎么说?”

  薛姨妈笑道:“蔷哥儿起初倒是有些不高兴,说回头让宝丫头自己换,尹家太夫人不许,不过人家原也是好心。”

  贾母笑了笑,道:“可怜父母心,这下马威,怕就是为了看看宝丫头甚么性子。若是小家子里娇生惯养出来的,必受不得这委屈,再加上有蔷哥儿在,怕是要闹将开来。若是这般性子,往后尹家也果真就要当个女官,仔细要求规矩了。连我们这样的人家里,都养着几个教养嬷嬷,尹家的教养嬷嬷多半是宫里出来的。果真如此,宝丫头往后就要吃足苦头喽!不过我料宝丫头必不至于此……”

  薛姨妈不无高兴笑道:“可不就是这样嘛,蔷哥儿还想再劝劝,宝丫头便说了,能得太夫人教诲,原是福气。不过也看得出来,她家怎么这样喜欢蔷哥儿?今日五皇子也去了,人家又是王爷又是皇子,还是亲外孙,也被蔷哥儿比下去了!她家太夫人将蔷哥儿夸了又夸,大太太和二太太也喜欢的紧。”

  贾母哼哼一笑,道:“原就生的得意了些,你们看看他那脾性,霸道的跟个混世魔王一样,偏生的比女孩子还秀气。再加上这样年纪,承着一座国公府的家业,封了一等侯。且东府又没甚么正经长辈,连站规矩晨昏定省也一并免了。这样的人家,谁不喜欢?”

  是啊,谁不喜欢?

  当年贾代善和贾母看到林如海,不也喜欢的甚么似的?

  说起来,这翁婿俩倒有几分像呢。

  不过这话也就贾母敢说,其他人连接话都不好接。

  贾母见此笑了笑,问宝钗道:“宝丫头,蔷哥儿送你去见尹家郡主,他可和人家正经说话了?”

  宝钗抿嘴笑道:“说了,郡主虽口不能,却以文墨和蔷哥儿交流,瞧着也挺好。不过蔷哥儿没写多少,就走了,说前面还有事。”

  贾母闻,既欣慰又有恼火,最终咬牙啐了句:“呸!这也是个不知好歹的!”

  ……

  ps: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批评我的人,一般都是确认了无法从颜值上打败我,只能批评我的才华了,嘿嘿,没用的!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