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三百九十八章 蔷儿你好下流!!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城,凤藻宫。

  偏殿暖阁内。

  尹皇后精致如瓷玉的脸上,此刻满满皆是震怒之色。

  看着跪在地上的长子李景,恨铁不成钢的斥道:“如今知道怕了?我几次三番劝你,你就是不听!如今惹得你父皇震怒,你再来求我有甚么用?”

  李景闻,面皮铁青,忍了半天,方缓缓道:“母后,不是您教诲儿臣,要放下皇长子的架子,去礼贤下士么?儿臣参政兵部,去见……”

  尹皇后听他还敢反驳,不等说完便震怒喝断道:“本宫让你礼贤下士,却没让你私下里结交边关大将之子!你在上书房读书时不是读的很好么?历朝历代,可有哪个皇子私自结交领兵大将,还有好下场的?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这次要不是贾蔷替你担起此事,算是遮掩过去大半,你以为还会是现在这个局面?”

  李景闻,铁青的面色渐渐发白,声音低沉的解释道:“母后,当日,只是意外,儿臣和王杰路过菊月楼,发现上面发生打斗,又看到神武将军之子冯紫英匆匆赶去劝架,这才上去的,并非有意去结交哪个。”

  尹皇后简直心累,道:“景儿,说这些有甚么用?你本是嫡出皇长子,一举一动不知多少人盯着。你说是意外,可有人听么?关键是,你上去和董川他们交谈时,可曾想过避讳?你心里,可曾想过维护你父皇的威严?”

  最后一句话,说的痛心疾首!

  却也不给李景解释的机会,又问道:“贾蔷在菊月楼上,你为何不让他带亲兵上去,你凭甚么?你到底在想甚么?!即便如此,人家还是主动帮你补住了漏洞。可你呢?贾蔷和董川、陈然、杨鲁他们对阵时,你又站在哪一边?你让他差不多便行了……好啊!你这大皇子宝郡王偏向董川他们,人家贾蔷也就说了明白,当日行事,全因受了皇上的旨意,才收敛而为,和你自以为是在那主持公道一文钱的干系都没有!

  你自以为这个宝郡王和大皇子的身份有体面,可你不给人脸,还指望别人给你脸?到头来,你居然成了一个看客,威望扫地!你听听,你听听人家怎么说的?时时将你父皇挂在嘴边,记在心上,这,才是为臣之道!你是皇上的儿臣,可儿臣,也是臣!”

  此刻的尹皇后,哪里还有隆安帝前的妩媚温顺和其他人前的端庄大气,唯有凛然不可忤逆的威严。

  李景几乎气炸了,怒声道:“母后!贾蔷不过一个臣子,一个黄口孺子,儿臣看在母后和子瑜的面上,已经给足了他体面,他还想如何?”

  “啪!!”

  尹皇后一记耳光生生将李景的脸打到一边去,也打散了他的怒火,尹皇后冷笑道:“他的确不过是一个臣子,可他不是你的臣子!你素来以皇长子嫡长子自居,你目空一切,自以为那个位置天生就该落在你头上,简直可笑!我几次三番劝你,你只是不改。贾蔷是臣子,兵部那几个侯伯也是臣子,十二团营的武侯是不是臣子?你去他们跟前抖抖你皇长子的威风试试看,他们哪个搭理你!为了帮你拉拢开国功臣一系和林如海,我不惜将你表妹嫁给贾蔷为兼祧妻,你倒好,在人家跟前摆起你宝郡王的架子!到头来,连董川他们都看出来你不过是个空架子!”

  看着李景脸上一阵变幻不定,最终化为颓然,尹皇后长叹息一声,道:“李景,你是个愚蠢之人么?当年你父亲还未登基,你和几个弟弟一并入上书房读书,在诸皇子皇孙中,你的功课比哪个差?论骑射功夫,你更是龙子龙孙里的佼佼者。你办事的能为不差,不然你父皇不会让你参政兵部。可是,你做人的能为,连老五都不如。你太骄傲了,是,你父皇当年也常年冷着脸,但你要明白,低调沉稳的冷漠,和傲慢的冷漠,那是天壤之别的两回事!”

  李景心里如何作想不知,但至少面上恭敬认错道:“母后,儿臣明白了。”

  尹皇后看他这模样,就一阵苦笑,道:“你明白?知子莫若母,你果真能明白,就好了。罢了,慢慢来吧。今日事你别放在心上,让老四跑一圈,并不代表甚么,只是为了敲打你。往后,你当事事以你父皇为主,以你父皇为先。再有就是……借着子瑜这一层关系,交好贾蔷。”

  李景这次是真想不明白了,不解道:“母后,贾蔷……区区一小儿。论起实力来,开国功臣给元平功臣提鞋都不配。为何如此屈尊降贵,去结交一个落败的贾家?”

  尹皇后不无失望的看了眼李景,道:“你说的都有道理,也明白,可除了贾蔷,除了你母后苦心积虑替你打开一条缝隙的贾家外,你还敢和哪个军中大将结交,嗯?!”

  “这……”

  李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元平功臣那边太忌讳了,那边都是掌军,尤其是掌着京城十二团营的武侯,这样的人家,皇子私自结交简直是作死。

  即便是开国功臣一脉,且不提没甚好机会结交,即便果真有机会,同样也犯忌讳。

  可是,贾蔷却不同。

  尹皇后已经借着尹子瑜的亲事,和贾蔷拉上了一条甚至经过太上皇点头的正大光明的线。

  而只要将贾蔷掌握在手里,开国功臣一脉,基本上都能影响得到。

  这一刻,李景才醒悟,他母后的手段何等高明,为了他,又耗费了多大的苦心。

  见李景目光感激,尹皇后又叹息了声,道:“贾蔷尚且是其一,他背后的林如海,那才是了不得的人物。”

  李景道:“母后,真正厉害的,是韩彬、李晗、张谷、窦现他们那些名臣罢?就算将来,也是韩彬总领军机才是。”

  尹皇后闻,皱眉怒声道:“韩半山当然厉害,可他那样的人物,会理会你?!”

  “……”

  李景闻,脸色一青,又不出声了。

  尹皇后摇头道:“那几个,都是你父亲这几十年亲自简拔出来的大臣,半数出身寒门,另两个,家境也不高。这些人,手段高明操行高洁是其一,更入你父皇眼的,便是皆为刚正不阿宁折不弯之辈。这些的军机大学士,你即便有一日成了太子,未有大功于社稷前,他们也不会真正高看你一眼。

  但林如海不同,他是正经世家子出身,祖上四世列侯。他虽成不了礼绝百僚的元辅宰相,但绝对是你父皇心中最喜欢的臣子。既品性高洁,不屑贪腐,手段又高明,人也不迂腐,不会以直邀名,甚至,连儿子也没有……日后,你若果真能得林如海相助,景儿,那才叫如虎添翼!

  母后这个亲娘,能为你做的,都已经做到了。至于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的了。去吧……”

  ……

  宁国府,西路院小院。

  贾蔷引着凤姐儿来此后,先去换了身衣裳。

  回到正堂,就见凤姐儿在东瞧西看,也没理会,落座后问道:“甚么事,还专门留下来商议一番?”

  凤姐儿未答,而是反问道:“蔷儿怎不搬去宁安堂住?那边才是正经中堂。”

  贾蔷摇了摇头,道:“再等等,要将里面的家俬陈设全部换掉,连地面的砖、屋顶的瓦都更换一边再说。”

  凤姐儿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只以为他在嫌弃贾珍,不过想到贾珍那些混帐事,倒也没多说甚么,随即挨着贾蔷的座儿坐下,道明来意:“蔷儿,咱们到底要做甚么营生?这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当然,我不是急,我就想问问,到底做甚么。”

  贾蔷道:“就是太平会馆里专卖女人用的那些东西,前儿你在王家,没去那边,等日后你去看一看就知道了。别急,等下月才开始呢。”

  熙凤心里和猫抓的一样,满脸堆笑道:“好蔷儿,你倒是说明白一些,我心里才好有个数啊!”

  贾蔷皱眉看着她,道:“你莫非担心我坑了你一千两银子?”

  凤姐儿忙笑道:“这叫甚么话,你今天往杨家丢的银子都不止一千两,我就是……”见贾蔷面色严肃的盯着她,凤姐儿一拍手,道:“还不是前儿你同我说的那番话,我想明白了,王仁还是不能留在京里,我准备等他养好伤,就让他回金陵老家。只是他就要成亲了,家里这些年进的少出的多,内囊早上来了。所以我想着,果真这买卖年底能落一万两银子,我就多给他些银子,让他带回家嚼用养家。若是这买卖要过二年才能见收益,我就少给他些……”

  贾蔷闻,想也不想就答道:“那你怕是要少给一些,可能还要问他借点,这买卖每天都要往里面投钱,要二三年后才能见着收益。”

  凤姐儿自然看得出这是贾蔷的顽笑话,抓住他放在几案上的手,娇声道:“好蔷儿,你就体谅体谅婶婶罢!我就那么一个弟弟,又是个不争气的,老子娘年岁也大了,如何还能管得了他?我这个姐姐若是不管,还能指望哪个?不过我打保票,只此一次,再不为例。我明白自己的身份,如今是贾家的媳妇,便是嫁妆,也该归贾家,岂有往娘家贴补的道理?只求你看在婶婶实在不容易的份上,就给个准话罢。”

  对这伏弟魔,贾蔷也没法子,道:“也不是不告诉你,只是这营生有些难以启齿……”

  凤姐儿闻,俏脸一红,凤眸中多了些莫名的色彩,不过还是爽利笑道:“有甚么难以启齿的,你敢做这样的营生,我还不敢听?”

  贾蔷闻,也就没所谓了,道:“我在扬州时认识了一些西洋人,交流后得知,西洋女孩子们很早就要穿上一种胸衣,不止为了美观,也为了身子的健康,防止变形和下垂……”

  “呸呸呸呸呸!!”

  话没说完,素来大方泼辣的凤姐儿一张俏脸早烧成了云霞,丹凤眼里快滴出水来,咬牙一连啐了几声,道:“蔷儿,你好下流!!”说着,双手还护向了胸前。

  “……”

  贾蔷无语稍许,尽量不理空气里的暧昧粉色……无奈道:“我原本不愿说,你非要听,耐不住你的央磨才说了……再说此事悉数交给太平会馆的女孩子们去负责,从裁缝制作,到售卖,也都只经过女孩子的手和眼,我都看不到,如何就成下流了?”

  看着贾蔷目光清明淡然,说起这等事来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凤姐儿急促的呼吸稍稍平缓了些许,防备之心也放下了些,还是质问道:“好端端的,你和西洋番鬼说这些做甚么?”

  贾蔷笑了笑,道:“她们和咱们不同,她们认为自己的身子是上帝所赐,理应受到善待。所以,很早就发明了对身前有益处,维持美感的衣裳。我听了后,觉得对大燕的女人来说,也该受益,所以就想着来做了。”

  “会有人买?还要不要脸了?”

  凤姐儿严重怀疑,她这一千两银子投在这上面,多半要打水漂。

  贾蔷摇头道:“不以美为幌子,而是以女人的身子健康为名。西洋人已经研究出来了,女子一直束胸,不仅对她自己的身子骨有害,甚至还会不利子嗣。即便分娩下子嗣,也会影响子嗣的寿元和根底元气。

  其实二婶婶你自己想想也可以想到,即便是大燕,束胸的多为富贵人家的女子,这些人家的女人,是不是未必比贫贱百姓家里的女人活得长?只一个生产难关,就跟过鬼门关似的。再看看寻常百姓家里的女子,许多在田头干活,生了孩子后,继续干……

  都说人穷命硬,所以活的久,狗屁道理。而那些女人生下的孩子,一个个当苦力吃的连猪都不如,还能活那么久,再看看高门大户家里,一个个精心喂养,可子嗣艰难不说,也容易夭折。即便能长大,也多养成了弱鸡,比如贾琏、宝玉之流。

  将这番道理仔细说给那些贵人听,她们会买的!就凭这一个买卖,二婶婶日后也能成为女中陶朱!”

  凤姐儿闻,瞬间心动了,她对金银,几乎没甚么抵抗力……

  不过,她还是关心更要紧的事:“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假的?”潜意识下,她将手按在身前……

  却见贾蔷摇头道:“自然是真的,假的如何能骗过天下人?这些不必怀疑……不过想将这门营生做大,我还需要一个西路院的总管事,想跟二婶婶你借一个人……”

  凤姐儿闻,一个激灵道:“你要借哪个?!”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