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四百一十二章 蛊惑人心(第一章!)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

  梅姨娘被打发出去了,只林如海和贾蔷二人。

  林如海看着贾蔷,素来从容的面上,多了几分肃穆之色,道:“人手都安排妥当了么?蔷儿,你要明白,宫里不起疑则罢,一旦起疑问我,我自道未知。若再问你,你必是要实话实说的。当今天子,不是不能容人,有些许过错,不算甚么。但那位容不得欺君之人,你可明白?”

  贾蔷想了想,道:“先生放心,半年内,这批人手应该不会有大动静,会彻底潜伏下去。小婧的意思,也是要这些带带新人,或者集中特训半年。”

  林如海闻有些皱眉,道:“还带新人?蔷儿,你能养得起这么多人么?”

  贾蔷笑了笑,道:“先生放心,我自然会量力而为。”又叹息一声,面色有些复杂道:“先生,不另辟蹊径不行啊。前日我去忠勤伯府吊孝,那满府的公侯伯,坐了满满一堂,皆手握兵权。正面放对,开国功臣一脉根本不够他们塞牙缝儿的。如今看着我领着五城兵马司的那些孬兵耀武扬威,在人家眼里,怕就是一个沐猴而冠的小丑。

  他们随便拉出一营兵马,就能将五城兵马司碾压成齑粉。即便是丰台大营,换上了开国功臣诸将门去掌军,在人家眼里,也就那样。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别说他们,就是我都知道,王子腾等人掌了丰台大营,丰台大营的战力降低五成不止。比不过啊……先生,朝堂之上,怕也差不多罢?”

  林如海呵呵一笑,淡淡道:“谈甚么朝堂……便是一个户部,大半都在人家掌控中。皇上让我在家办公,原是为了维护我的体面。不然进了户部衙堂,成了傀儡,也不好看。不过,朝堂事非江湖事,终究要讲究一个堂堂正正。江湖上那套刺杀敲诈勒索的法子,放在朝堂上来,却是万万行不得的。你明白这个道理?”

  贾蔷笑了笑,道:“先生原教诲过……刺杀自然不必多说,今儿我刺杀他,回过头来,旁人就能刺杀我。一旦开了这个头,天下也就大乱了,皇上断不会允许,也没人敢这样做。至于寻短处敲诈勒索,或许有用,但这种法子只能小用,不能大用,不然第一个要下辣手的,怕就是宫里。”

  林如海点头道:“不错,你能明白这两点,我就放心了。那你养那么多人,是为了……只为了谋后路?”

  贾蔷道:“为了消息更灵通些。道理很简单,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尤其是军方。文官这边还好说,总还能利用官场规则,一个个定点拔出!哪怕多费些时日,总能熬过去。可武将不同,太平时节,他们虽不直接掌着天下大权,但他们却握着毁掉太平的力量。好在,元平功臣里面,也分了许多派别,远谈不上铁板一块。正是如此,弟子才要多布一些暗手,希望能尽可能平和的,夺回部分兵权。没有兵权,许多事,都不过镜中花,水中月。”

  林如海眉头紧皱,缓缓道:“兵者,凶器也。蔷儿,军中斗争之残酷,你要小心哪。”

  自古以来,乃至未来,军中斗争,都和朝争不同,那是真的会直接肉体毁灭的!

  贾蔷自然明白,前世王子腾不就是突然暴毙而亡的……

  他点了点头,道:“先生放心,我身边明面上跟着二十人,暗中随行的,还有人。另外家里各处,也都有人盯着,从不敢慢怠松懈。”

  林如海“嗯”了声,稍微犹豫了下,却还是叹息了声,道:“罢了,去将成管家叫来。”

  贾蔷虽不解,还是照办了,未几,引着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进来。

  林如海对成管家道:“成席,让夏春雨从今往后跟着蔷儿罢。论本领,他还在商卓之上。再加上……他身有残缺,即便入内宅也无妨。关键时候,能抵大用。”

  成管家闻,登时变了面色,劝道:“老爷,夏春雨是负责保护老爷和内眷的,离不得人啊!”

  贾蔷也忙道:“先生,我手下多的是人手,不必如此的。”

  林如海显然已经拿定主意,摆手道:“你今日不说,我都没往这边深想,如今看来,你那边倒是危险的多。我这里是布政坊,谁敢在这边下手,那才是犯大忌讳。你那边……却不好说了。此事就这样定了,寻日里不必动用他,放他在府上,让他在东府养犬镇宅即可。”

  说罢,林如海让成管家去叫夏春雨。

  贾蔷原以为,起这等名讳的,必是一个清秀之人,且林如海先前也说了,此人身有残缺,多半雄激素分泌不足……

  只是等成管家将人领来后,贾蔷仍禁不住瞪大了眼。

  来人虽然穿了身丫鬟衣裳,却是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偏举止女里女气,也难怪女装……

  林如海见贾蔷懵了,摆手道:“蔷儿,人不可貌相。当初我就犯过这等过错,若非小觑了春雨,当年也不会造成悔恨终身的憾事。春雨没甚么高明的武功,性子也偏软好哭。但他心思善良,又极善调理看家犬。他喂养的看家犬,颇有灵性,尤其对陌生的气味,和有毒害之物的气味,极其敏感。有他在,东府家宅安宁,势必无忧。”

  贾蔷道:“不是以貌取人,只是既然这位……春雨如此了得,先生还是留在府上罢。弟子家里亲兵护卫颇多,连内眷看家的守夜嬷嬷,也有几分拳脚功夫。先生这边……”

  林如海拿定的事却不容贾蔷多,摆摆手道:“此事就这样罢……蔷儿,这几日,你是否打算闹出些大动静来?”

  贾蔷点点头道:“原先东城就有几家钉子一直想拔,背后站着几家王府,还有些是漕帮的产业,之前还有些顾忌,一直在暗中收集罪证,收集的也差不多了。这一次,我已经让人将吃了大亏的消息散了出去,很快就各家皆知了。正好借怒兴兵,一气荡平!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到底是哪几家动的手,但其中一伙落脚地在漕帮的别院内,就跑不了他们!”

  林如海笑了笑,道:“既然有罪证,那就去办罢。不过,不要单独去办,派人告知韩琮,那位铁面判官,简在帝心,不用可惜了。”

  贾蔷哈哈一笑,然后转身要走。

  就见那位夏春雨抹着泪,给林如海磕了三个头后,道了声:“老爷保重!”

  说罢,一扭身飘着泪就往外走去。

  贾蔷又看懵了,还是成管家笑着提醒道:“他去取几个狗崽子,侯爷可在门口处等他。”

  ……

  神京南城,大岳赌坊。

  神京城素来是以东富西贵,南贫北贱来划分的格局。

  东富、西贵两地,富贵或许有所混杂,但南城和北城,却是实打实的多为贫穷百姓和贱籍居住。

  越是这样的地方,越容易滋生出三教九流。

  大岳赌坊,便是各路人马喜爱聚集之地,原是漕帮在南城开设的赌坊,远不止一家。

  散布在南城各街坊,共有二十余家。

  有天下第一大帮漕帮在背后撑腰,大岳赌坊连官府都不惧,更不要说江湖人士。

  藏污纳垢,被通缉的江洋大盗常爱在此落脚,算得上黑白通吃。

  自然,行事也就肆无忌惮的紧。

  左右权贵不会到这里来顽,寻常正经百姓也不会轻易踏足此地。

  既然如此,来这里厮混的人,就活该被坑个家破人亡。

  所以,这些年来栽倒在大岳赌坊沾赌人士,不计其数。

  死的死,疯的疯,家破人亡,妻女被卖上船,供船工花钱取乐的事,都不算甚么新鲜事了。

  长久以来,畏惧于漕帮势大,再加上家里本身出了沾赌之人也理亏,所以没人敢告,告了官府也不理会。

  所以大岳赌坊几十年来,都平安无事。

  却不想,今日五城兵马司突然出动。

  东城加南城,连丁勇带帮闲,统共出动了八百人,以雷霆之势,连扫了四座赌坊。

  赌坊掌柜、伙计一经拿下,即刻押回兵马司大牢。

  但有反抗者,一律杀无赦。

  直到第五座赌坊时,漕帮的人终于出现了……

  “宁侯,我漕帮弟兄和五城兵马司还有宁侯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突然刁难我们漕帮?我漕帮数十万人,都是苦命弟兄,宁侯世代权贵,何苦为难我们?难道,这天下连一条生路都不给咱们穷人留了吗?”

  一个中年大汉,带着浩浩荡荡上千人,将兵马司的人包围起来,对着正中间的贾蔷,大声质问道。

  这话极有煽动性,莫说漕帮的人马,便是周围围观的路人百姓,都有些同仇敌忾起来。

  看着千余漕帮人马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大骂,坐在马上的贾蔷,往旁边看了眼。

  立刻有人拿出了一面大锣,交给了铁牛。

  铁牛咧嘴一笑,待看到贾蔷将两团棉球塞进耳朵里后,才猛然挥动锤子,敲打在铜锣上……

  “铛!!”

  “铛铛铛铛!!”

  等他连敲了七八声,看到那些纷骂声停下来后,贾蔷缓缓取下耳中棉球,看着对面的中年人,道:“今日,兵马司联合顺天府衙,彻查彭三、马六、赵怀、王宁、孙二麻子、李五康等共二十八人特大命案!这位,漕帮的总堂主,你能不能说说,上述这些人,哪个是富贵人?哪个是有钱人?他们都是贫苦百姓,他们靠卖力气养家糊口,可他们死在了大岳赌坊,妻女被你们发卖,连他们的妻女,如今也死伤过半。你漕帮就是这样为民请命的?”

  那中年人听闻这几个名字后,先是一怔,身边上来一人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后,方变了面色,眼神也变得凶狠起来,大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宁侯想以这莫须有的罪名欺负我漕帮兄弟,就要问问我漕帮数十万弟兄,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

  “不答应!”

  “不答应!!”

  “谁让咱们活不下去,咱就拼了他娘老子的!”

  “拼了!”

  “拼了!”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