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与贾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订阅啊!)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贾母毕竟年岁大了,让这群儿孙们今天你唬一场,明日我吓一遭,折腾的有些经不住了。

  又放心不下凤姐儿,就让她和鸳鸯一道,送她先回荣庆堂歇息。

  不过临走前对在场诸人下了严格封口令,绝不许往外传。

  尽管任谁都知道,此事是封不住口的,但只要别传到贾赦耳中就好。

  至于那位小桃红,自然被捆了起来,明日让人送到人市上,重新发卖……

  “二婶婶,别忘了打发人把平儿姐姐的身契送来……”

  贾蔷眼见凤姐儿和贾母走了,忽然想起此事来,提醒道。

  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他忙道:“不是给我,要么给林妹妹,要么直接拿去换放良文书。我比较喜欢平儿姐姐的善良和性格,但并无亵渎之心。”

  此一出,黛玉最先笑道:“那就拿去换了放良文书来罢。”

  其他姊妹们纷纷点头称是,皆道早该如此。

  湘云又赞贾蔷道:“我就道你不会是色中恶鬼。”

  贾蔷怀疑:“你这果真是在夸我?”

  探春嘻嘻笑道:“蔷哥儿最坦荡,断不是拿身契要挟人的小人。”

  贾蔷冲她点点头,认真道:“我谢谢你。”

  宝钗都忍俊不禁道:“果真存了甚么心思,也不会当着林妹妹的面说了。”

  贾蔷奇道:“我看起来像是惧内的人么?”

  看着贾蔷清明漆黑的眼眸看来,宝钗心中一颤,垂下眼帘避开目光,抿嘴笑了笑。

  黛玉在探春、湘云并迎春、惜春的取笑声中,满面羞红的气恼啐道:“再浑说!羞也不羞?!”

  贾蔷打着哈哈告恼,就听凤姐儿沙哑的应了声“知道了”后,随贾母离去。

  此时虐狗者,毫无人性!

  “你们带着平儿姐姐先回东府,让尤氏与她安置妥当了,我去见见大老爷,稍会儿再回。”

  贾蔷与黛玉等人轻声道。

  黛玉犹豫了下,道:“我们不必去见大舅舅么?”

  贾蔷笑了笑,道:“不必了,我去见见就行。”

  黛玉应下后,迎春却俏脸通红,声音轻的贾蔷险些没听到,道:“蔷哥儿,我也去探望探望罢。”

  贾蔷闻一怔,黛玉忙笑道:“原是应该的。”

  贾蔷点了点头,道:“好,二姑姑随我一道去就是。一会儿再一道去东府,四姑姑那里。”

  ……

  贾赦房。

  迎春虽坚持想来,但来了后,也只是在床榻前屈膝一福。

  然后就站在一旁了,贾赦眼里也没多看她一眼……

  贾赦只顾死死盯着贾蔷,瘦了许多的脸上,一双老眼瞪着贾蔷,问道:“你又来做甚么?”

  贾蔷从一旁拉了把椅子,刚准备坐下,又顿了顿,再拉过一把来,放到迎春身后。

  却没管一旁的邢夫人……

  迎春唬了一跳,俏脸通红,也不知当坐不当坐。

  邢夫人如今许是有些看明白形势了,对她道:“你原是长辈,你不坐,他也不好坐。”

  迎春这才有些怯生生的坐下……

  旁人都道她木讷,给她取诨号“二木头”,连针扎一下都不知道动。

  却哪里知道,她不是不知道动,只是不敢动罢了。

  论出身,她也算世人眼里的金闺花柳质,可迎春自己明白,她这样的庶出女孩子,若非有贾母老太太在,怕是连贾家体面的奴婢都不如。

  若果真木讷蠢笨,又怎下得起围棋?

  当然,她守拙的时日久了,难免变得真有些迷糊起来,反应有些慢也是有的……

  另一边,贾蔷看着贾赦的模样,虽瘦了不少,可精气神居然还不错。

  想来这段时日的卧床,间接的帮他戒了色,反倒有助于他恢复些精力。

  贾蔷淡淡道:“顺道过来看看,另外,想到一事,想和大老爷商议商议。”

  贾赦哼了声,道:“我和你有甚么可商议的?”

  贾赦对贾蔷是恨之入骨,几番算计他,非但没赚到一文钱,反倒赔了不少银子进去。

  先前,贾蔷又抢走了他心爱的扇子,现在想起来,贾赦都觉得心在滴血。

  有些压抑不住怒气,挣的伤口都隐隐作痛……

  听到贾蔷被拒绝,邢夫人和迎春都担忧起来。

  邢夫人担忧得罪了贾蔷,往后会不会苛待东路院。

  她如今算看出来了,连贾母老太太都转了性子,许还有些让着这个东府的重孙辈,太霸道了,若是得罪狠了,说不得就要下黑手。

  东路院的日子已经这样难过了,若是再被人苛勒着,那可怎么活?

  而迎春则担忧,贾蔷和贾赦吵了起来,两边都不得好……

  不想贾蔷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还笑了笑,不疾不徐的对贾赦道:“大老爷,有没有听郎中说过,你这伤口太深,很难愈合。虽勤擦洗勤换药,却也难保,伤口不化脓发臭?东府蓉哥儿就是这样,太惨了。不过蓉哥儿实在没法子,我从扬州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那样了。倒是大老爷这,兴许还有些办法,不至于让外毒深入骨髓,无药可救。”

  邢夫人听了唬了一跳,道:“外毒?外面有人下毒?”眼神骇然恐惧的看着贾蔷。

  贾蔷偏过头去,道:“不是外面人下毒,大太太就没听说过,沙场上的士卒,大部分都不是当场死的,是受了伤口,无药可救才熬死的?咱们这周遭空荡荡的,实际上是有气的,不然人怎么吸气?这气叫空气。可这空气里,就有许多看不见的小东西。正常人是不怕的,因为有皮肤护着。可受伤的人就惨了,那些小东西会从伤口钻进去,吃肉喝血,不断繁衍,那些小东西在里面吃喝拉撒,吃喝不当紧,拉撒就要人亲命了。东府蓉哥儿……唉。”

  邢夫人、迎春闻唬的心惊胆战不说,贾赦自己也面色惨白,因为他知道,贾蔷说的战场上受伤大多是熬死的一事,是确有其事。要不然,当初他怎么死活不敢去戍边?

  不过这会儿还是强撑道:“你少在这乱放……危耸听!东府蓉哥儿,那是被他老子害的!”

  贾蔷呵呵了声,道:“随你的便罢,原看在老太太的份上,我还想将当初在扬州救先生时留下的一点神药拿出来……和你做个交易。不过既然你不信,也就罢了。等大老爷你受尽折磨,永归极乐后,我想要的,一样能得到。”

  “……”

  贾赦闻,差点气炸了,这一动气,身上果真又疼了起来。

  往日里他还能想到是动气的缘故,这会儿满脑子都是空气里的外毒,在往他伤口里钻,在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你……你想要甚么?我告诉你,休想敲诈老夫的银子!一文钱,都不能够!”

  贾赦色厉内荏道。

  贾蔷呵了声,笑道:“我银子多的都没地儿堆了,要你的银子?”

  “那你要甚么?”

  贾赦狐疑道,他都想不出,他还有甚么东西,能值得贾蔷看上。

  贾蔷淡淡道:“大老爷你这个人,说坏吧,也不能说尽坏,还不至于脚底流脓,当然,许是你能为有限,想坏都坏不到哪去,但你蠢是肯定的。自大轻狂,傲慢无知。所以为了不让旁人钻了你这个漏洞,你最好将你的一等将军印交出来……你先别急,原本我最好的选择,是等你自己慢慢熬死,再从贾琏手里得到。可说到底,你是先荣国亲子,也是,二姑姑的亲父。大太太她们也都视你为天,果真坐视你吃尽苦头惨死,我于心也不忍。

  你也别以为,我用这印做甚么,区区一个一等将军的亲贵爵位,能和我一等侯武勋之爵相比?我只是担心,你拿着这个办下甚么蠢事,拖累的整个贾家抄家灭族。

  至于此,到底要不要交易,你自己寻思。我无所谓,时间早晚对我而,真没多大分别。倒是大老爷你……啧啧啧。”

  说罢,摇了摇头,转身要走。

  寻常小事,别说贾赦,就是贾琏写一封亲笔信,甚至写一张条子,都能托人去办。

  可事涉大事,譬如私交平安州节度这种事,只一封信是远远不够的,信上必要有印信。

  贾家一共有两枚分量极重的金印,一枚在贾政手里,是荣府家主印信,一枚在贾赦手里,是他的一等将军印信。

  贾政的且先不提,贾赦这自大的蠢货,他的官印却是要早早收掉为好。

  至于为何留下贾赦……

  贾蔷发现,一个不能为祸的活着的贾赦,比一死干净的贾赦,更有用处。

  另外,只看看王夫人今日那德性,就知道留下一个能制衡二房的人,有多重要。

  “你等等,你果真有好药?”

  ……

  “二姑姑可怪我如此对待大老爷?”

  自西府折返东府的路上,隔着小轿,贾蔷在马上微笑着问道。

  轿子内迎春显然没想到,贾蔷会同她说话,沉默了稍许后,方轻声道:“蔷哥儿原也是为了救老爷性命。”

  贾蔷笑了笑,道:“我就知道,二姑姑围棋下的好,必是胸中有沟壑的,最是黑白分明。”

  迎春在轿子里抿嘴笑了笑,道:“蔷哥儿这些话,还是留着同林妹妹说罢。”

  贾蔷嘿的一笑,道:“同林妹妹说的,和同二姑姑说的,是两回事。二姑姑,你房里的司琪可还懂事?”

  迎春没弄明白,怎么忽然说到司琪身上了,道:“司琪?她很好呀。怎么呢?”

  贾蔷笑了笑,道:“没甚么,只是王善宝一家都被锁拿下狱论罪,司琪是王家外孙女儿,我有些担心她一时糊涂,做出伤害二姑姑的事来。”

  迎春闻唬了一跳,忙道:“这倒不必,司琪先前虽也哭了一场,可她说,那是她外祖父一家自己造的孽,怨不得贾家。不过,她还想着,多攒些钱,等她外祖父一家从牢里出来了,接济接济他们。蔷哥儿,这样做,没害处吧?”

  贾蔷想了想,道:“原也是打听清楚了她的为人,平日里只奉你当主子,处处维护你,才没换了她。既然她能明白这个道理,那就好,没事了。”

  说话间到了东府,贾蔷在惜春院和黛玉等人一起用了些饭菜后,就回到了自己小院。

  李婧已经等在那里,她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围杀城外庄子,放火烧庄的那四拨人马,死绝了!

  ……

  ps:感谢麦克和麦兜盟主,麦公公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