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四百二十三章 凤危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荣府,李纨院。

  贾蔷与一众姊妹到来时,就见贾母面色哀然,王夫人正在闭目念佛,贾政在外间来回踱步,愁眉苦脸。

  看到贾蔷带着一众贾家姊妹到来后,先将差点藏到迎春身后的宝玉瞪了眼,然后对贾蔷道:“蔷哥儿,且去里面看看罢。”

  贾蔷点了点头,进了里间去。

  贾母一见他来,就恼道:“都怨你,非要让兰小子去族学里,这下可好了?”

  贾蔷也没回应,上前看了看面色蜡黄,躺在床榻上昏迷着的李纨,有些挠头,问趴在一旁哭泣的素云道:“怎么突然就到了这个地步?”

  素云泣道:“从哥儿去族学后,奶奶就一直吃不下,夜里也睡不着。昨儿和赵姨娘说了会儿话后,回来愈发难熬,一宿没合眼,早上起来再看,人就......人就不中用了。”说罢,又大哭起来。

  贾蔷回头看向贾母,道:“赵姨娘又说甚么了?”

  贾母恼道:“那个滢妇说,她只说了环儿在族学里见到的事,没说旁的。”又道:“你不是当娘的,不知道当娘的心。你大婶婶就这么个命根子,有半点闪失,那都是要命的,更何况听说还累昏过去了?”

  贾蔷想了想,走到床榻跟前,轻声道:“大婶婶,你要不要去看看兰哥儿?也怪我,没想到你这么揪心。你要是能起来,咱们现在就走。看看他睡的地方,吃的甚么饭,在怎么读书生活。看了,也就放心了......”

  身后王夫人皱眉道:“都到这个地步了,还不接回来?果真要闹出人命来不可?”

  贾蔷恍若未闻,只是看着李纨。

  他也就是尝试一二,但没想到,许是思子之情太深,李纨居然真的缓缓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若非见她气色的确十分孱弱不好,贾蔷都要怀疑她装睡......

  “蔷哥儿,你说,你说可以去看兰儿,是不是?是不是真的......”

  贾蔷点点头,道:“当然,不过大婶婶你这样去看,怕是要把兰哥儿吓一跳。你还是吃点东西,洗漱一番,换身新衣裳,我带你去。看一圈就知道了,他好好着呢。”

  李纨连连点头道:“好好,我听你的,我听你的!”说着,挣扎起身。

  只是到底身上只穿了身中衣,这一挣扎,领口露出**白腻来。

  贾蔷只瞥了眼,就转身离去。

  素云红着脸先一步上前,替李纨遮掩起来,这一幕倒没让其她人看见......

  “哎呀!老太太、太太怎也来了?”

  李纨这才发现贾母、王夫人等人都在。

  见她醒来,贾母才长松一口气,道:“也怨我,没早些想到,兰儿打小和你相依为命,他虽是个有志气的,舍得离了娘去读书,你却未必有这份硬气放心他这样点大就一人出去住。你也该早点同我说,左右让你去远远的见一见,你也放心得下。”

  李纨流下泪来,喉咙哽咽的不知该怎么说。

  贾蔷道:“行了,这是心病,等见了兰哥儿,心病自然也就医好了。”

  李纨又担忧道:“不会坏了蔷哥儿你的规矩罢?”

  贾蔷笑道:“让封闭起来教学,是因为族里歹竹孬笋太多。他们老子本就不是甚么好榜样,见多了影响将那些小子捋直。大婶婶这边自然不成问题,兰哥儿也是个有志气的,不会受到影响。若是换成宝玉和贾环,那肯定就不让见了......”

  此一出,王夫人脸色骤然成了黑锅,探春也有些羞愤,当然,她愤怒的是贾环不争气。

  贾母在一旁气道:“你有一个说一个,少往宝玉身上扯!”

  贾蔷哈哈一笑,道:“行了,大婶婶这边搞定了,等她吃些饭菜养养精气神,看完兰哥儿也就没事了。咱们先去二婶婶那边等着罢,那边,才棘手。”

  说到最后,贾蔷叹息一声。

  贾母脸色也凝重起来,道:“那就去凤丫头那等着罢。”又对李纨道:“你好生用些饭菜,正经换身衣裳,也过来劝一劝。”

  李纨闻一惊,昨晚上东路院的事虽然被贾母下了封口令,但又如何真能封住口?

  下面婆子媳妇丫头间早就传疯了,李纨自然不会不知道。

  老实说,心中看笑话的成分多一些,但也多少起一些同情。

  这会儿听到凤姐儿似乎出了事,想起往日的相处情分,同情心大起,忙问道:“凤丫头出了甚么事了?”

  贾母也没心思给她多解释,只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了声:“都是一群孽障啊!”

  明白的,自然知道她在骂哪些个。

  贾蔷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不过见这老太太看起来着实有些憔悴,也就算了......

  ......

  贾母院后,一条大甬道对面,有三间小抱厦。

  众人重新折返回来,绘金和丰儿还在哭着,见到贾母等人进来,都**起身相迎。

  贾母等人这会儿也怪罪不上,上前看了看,皱眉问道:“太医怎还没来?”

  正说话间,前面传话进来,说王太医来了。

  姊妹们忙去了耳房暂避,贾母、王夫人倒不必,凤姐儿*轻,所以也拉下帷帐来,只将一只手臂放在脉枕上。

  未几,有婆子引了中*太医来,先见过贾母、贾蔷、王夫人三人,然后才开始诊脉。

  听了有一盏茶功夫后,王太医问贾蔷道:“贵府奶奶近来可是动过大怒?肝火烧的忒旺了些,心脉都受了损。原本底子就有些虚,疲劳太甚,耗损的狠了,积劳成疾。两边加一起,也就凶险起来。”

  贾蔷闻面色凝重,贾母并耳房里听着的姊妹们,也或叹息或怜惜或同情,唯王夫人,依旧面色淡淡。

  贾蔷道:“太医,二婶婶这病,可要紧不要紧?”

  王太医摇头道:“先开一副药罢,若是能将高烧退下去,也就不当紧了,好好将养上二三月,总能将元气补回来。”

  他没说若是高烧退不去该怎么办,但大家心里却都明白。

  贾蔷点了点头,等王太医开了药方,到厢房暂歇,他打发人立刻去抓药熬药后,再转过身来,脸色已经极难看了。

  贾母看到他眼中的怒气,就知道要糟,尽管她也十分怜惜凤姐儿,可不愿贾蔷再去折腾贾琏,忙道:“蔷哥儿,眼下不是你给凤丫头出气的时候,等两人都好了,我让琏儿给凤丫头磕头。眼下,你可先缓缓罢!再说都是那滢妇引诱的......”

  贾蔷本来稍稍压下去的怒气,听到最后一句又炸了起来,他想不明白:“怎么出了这种事,一个个都往女人身上推?贾琏那畜生到哪处安稳过,也都是女人的错?好好好,这些都是他的私德,我和他理论不着。可果真日子过不下去了,和离就是了,凭甚么和人商议,一起毒杀了二婶婶?

  这是结发妻!二婶婶在贾家这么些*,对上,她伺候着老太太你,伺候着大老爷二老爷两大家子,是个人都能给她脸子!

  对下,那么多小姑子小叔子,她何曾怠慢过哪一个?一个宝玉,不过是个堂叔子,她都要当大爷一样伺候着!

  还让人怎么样?

  她就是有些过错,至于让贾琏起杀心么?

  贾琏仗着老太太的宠爱,不怕西府的家法,没关系,我一定会让他认识到,贾家的族规是容不得宠妾灭妻的败类的,更何况是通奸父妾这等千刀*剐的大罪!”

  听到“杀心”二字时,贾母脸色就苍白了,待听到“千刀*剐”四字后,连身子都颤了起来,她拄着拐杖道:“蔷哥儿,不能够啊!琏儿我知道,顶多在事头上,让那滢妇挑唆着就多说了两句,那个畜生就胡吣两句!他断不敢果真如此,不然,我也不饶他!”

  贾蔷还待说甚么,就听床帏里,传来凤姐儿虚弱的声音,道:“蔷儿,算了......”

  语尽,已是哽咽。

  “奶奶!”

  绘金和丰儿忙拉开床帷,看到里面凤姐儿红热的脸上满是泪痕,登时大叫了声。

  贾母、贾蔷上前,耳房里的姊妹们也一个个忧心的出来,围上前来。

  凤姐儿先对贾母、王夫人道:“都是我的不是,竟劳老太太、太太来看我......”

  贾母落下泪来,道:“你这孩子,纵发生了那样的混帐事,你想打想骂容易,何苦糟践自己?”

  王夫人也道:“好好休养些时日,将身子养好了再说。”

  凤姐儿勉强笑了笑,眼泪又落了下来,看向贾蔷,道:“我若果真能好,也则罢了,就等好了再理论。若是没那个福气,就劳烦蔷儿,将我送回金陵王家。我原是王家的女儿,无福做你们贾家的媳妇,就送我回王家罢。”

  听她这话,贾母等人自然面色大变,黛玉、探春等人想起素日里凤丫头对她们的好来,纷纷哭出声来。

  贾母大怒道:“胡说八道!你就是我贾家的媳妇!孙子可以**,孙媳妇不能**!阖族上下,哪个不知道我这孙媳妇,竟比孙子强百倍的?凤丫头,你要舍了我走?你要走,连我也一并带上,我和你一同回金陵老家去!”

  凤姐儿眼泪早流淌成河,说不出话来。

  贾蔷看着她,淡淡道:“你也听到了,老太太都发话了,孙子可以**,孙媳妇不能**。你放心,等你养好了,我给你出气就是。原就一直顾及着,若是废了那个畜生,会连累到二婶婶你。如今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能容他,贾家族规也容不得他。”

  他隐约看出来些名堂,昨夜凤姐儿虽是故意设计,想要狠狠拾掇贾琏一通,但她心里多半还抱着再好好过日子的心思。

  哪怕平日里不指望他去赚银子,不指望他能顶起一个家,可只要他能安安分分的当个丈夫,当个父亲,凤姐儿也认了。

  但凤姐儿设局时,肯定没想到,贾琏居然果真想要杀她。

  那决绝的一剑,那狰狞的面容上满是厌恨的眼神,无不让她相信,贾琏是真的想要杀她......

  这对王熙凤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也是对她这些*来,在贾家生活和付出的全部否定......

  凤姐儿何等心高气傲,自视雌凤,世家骄女,结果连一个浪荡子都嫌弃她,宁肯选一个卑贱下流的滢妇,也要杀她,她哪里接受得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便是因为想不开这个结,所以激怒攻心下,才生生将人熬成了这样......

  然而听了贾蔷的话后,凤姐儿却流着泪道:“算了,蔷儿,算了,我真的,连一丁点,都不恨他了......”

  说完这句话,凤姐儿缓缓闭上了眼,头偏了过去......

  “奶奶!!”

  ......__100